第489章 善罢甘休 作者:红豆相思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2-02
  •     “卿安在,你无权将我交予大理寺!”朱老板神情激动地说道。

        这一刻,卿安在可算在朱老板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上找到了一丝恐惧。

        她嘴角上扬:“朱老板,你对贡品下手,乃是触犯了当朝立法,自然应当交给大理寺来审理。”

        卿安在没有继续跟朱老板废话下去,直接命人将朱老板给捆着,送去了大理寺。

        沈从燕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不久之前,卿安在就已经给出了书信,希望沈从燕能够帮自己这个忙。

        对于这样的事情,单凭沈从燕的性格,他断然是不会退步的。

        朱老板被扔到了公堂上,四处点燃了灯火,可整个公堂看上去却格外的渗人。

        卿安在走到了公堂的旁边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朱老板,眼睛眯了起来。

        “你就是朱伍能?”沈从燕拍了下惊堂木。

        朱老板跪在地上,高昂着头:“我是,可你们凭什么抓我!”

        事到如今,他依旧是不承认。

        “姬夫人状告你要毁坏宫中的贡品,可有此事?”沈从燕严肃地说道。

        朱老板瞥了眼卿安在,他的心里愤怒不已。想他自己这么小心翼翼,没料到最后居然是这个贱女人给自己设下的陷阱,这口气他真的咽不下去。

        “我没有!”朱老板头一扬,依旧不承认。

        卿安在听了,冷笑了起来:“死到临头,他还嘴硬。”

        “沈大人,我看直接用刑吧。”卿安在懒得废话。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朱老板是在拖延时间。一旦贵妇知晓,她定然会保下朱老板,以防他将自己给暴露出来。

        沈从燕一点都不手软,拍了下惊堂木,当堂用刑。

        夹板将是朱老板的手给夹住,他神情惊慌,大喊大叫起来:“你居然敢对我动手,我告诉你,你会后悔的……”奈何话都没有说完,随着衙役的用力,公堂上便是一阵惨烈的叫声。

        卿安在冷眼看着,沈从燕看时间差不多,吩咐衙役松手:“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朱老板重重地喘着气吁:“我……我是不会说的!”

        “那干脆就大刑伺候吧。”卿安在直接就下重头菜。

        她倒要看看是大理寺的刑具厉害,还是他的嘴巴够牢固。

        一声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朱老板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实在是疼啊!这么大以来,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疼过。

        卿安在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从高台上走了下去,站在了朱老板的跟前,神情蔑视:“朱老板,现在你应该可以说了吧!要是做不说,你可就被活活打死了。”

        “我是不会说的,我才不会让你这个贱人得逞!”朱老板吐出了一口鲜血,依旧在咬牙死撑着。

        这个时候,卿安在嘴角的笑意就冷了下去。

        她眯着眼,注视着朱老板,嘴巴还真是够硬的。

        “朱老板,不如我们两个谈个条件吧?”她笑着,“只要你将贵妃给供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哼!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朱老板满是不屑。

        卿安在眉眼弯起:“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老实说了吧,就算是你出去了,我依旧有办法弄死你。只要我稍稍放出一点消息,透露你和贵妃之间的关系,你说贵妃她觉得是你还是我呢?”

        好狠!

        朱老板瞪着卿安在,双目赤红。

        他压根没有料到,一个女人居然可以做到如此的歹毒。

        “话,我已经说了,至于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卿安在高傲地说道,“你真不会以为我要利用你来让掰倒贵妃吧?错了!其实我的目的就是要弄死你!只不过对于有利用价值的东西,我会重新考虑。”

        “我劝你还是仔细想想清楚,不然等到明日上朝的时候,有关你要毁坏朝廷贡品的消息就会传出去。而你帮了我,我就可以将贵妃拉下马。等到时候,贵妃根本就无法对你动手。更何况如今你今非昔比,已经家财万贯,何须贵妃呢?”

        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道理。

        不知是不是痛得他的意识开始模糊的原因,卿安在的话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让朱老板越听越是那么一回事。

        “你赌一把或许还能够活下去,可你不赌,那么只有死路一条。到时候,你朱家的一切便是我苏家的了,我卿安在不会亏的。”她邪魅一笑。

        其实卿安在看出来了,朱老板的内心开始动摇。

        在生死关头,没有谁会选择死,更何况朱老板这种贪生怕死之人。

        “好,我答应你!”朱老板一口应下。

        有了他的这句话,卿安在就放心了:“我就知道,朱老板是一个聪明的人。”她站起身来,“可以停下了。”

        对于朱老板的用刑,随着卿安在这一声令下而停下。

        之后卿安在根据朱老板所言,在他家中的秘阁中找到了有利的证据。于天不亮的时候,卿安在回了宰相府。

        当日早朝结束后,卿安在和卿炎就出现了皇上的御书房内。

        “岂有此理!”

        盛怒之下,皇上重重地拍了桌案,雷霆大怒。

        “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皇上问。

        书信上清楚的写明着贵妃让别人所作的事情,每一桩每一件无不是伤天害理!

        卿安在迈着步子上前,眉眼微垂:“回皇上,这些东西乃是从富商朱伍能的家中搜出,这些都是他和贵妃暗中来往的书信。其中还包括了他和贵妃密谋要毁坏贡品,将此事栽赃到苏家。”多余的话,她没有说。

        皇上的拳头攥紧了起来,愤怒之极。

        平日贵妃在宫中总是会惹出些事情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眼。如今将手都给伸到了宫外,那一天怕是要伸到了朝廷上,或许是已经伸到了。

        “来人,将贵妃带过来!”

        这次是带过来,而不是将人叫过来,估摸之后有的是贵妃受得。

        卿安在心中冷笑,在一边观望。

        两个时辰后,卿安在和卿炎结伴从宫内出来,关于朱家的事情,看来就此翻过去了。

        “安安,你可一定要小心,皇上到底是不愿意处置贵妃。贵妃被打入冷宫,无论是她还是贵妃的母家,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