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作者:莫问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29
  •     齐枞汶晚宴上用了酒,宴后不能直行,韩兴劝着不要再动,好生躺着等酒醒,齐枞汶嘴里喃喃着云儿,韩兴说,“小的这就去把贵妃娘娘请来。”

        秦云颐听闻陛下喝醉了要找她,让宫女仔细着点八皇子,自己坐了步辇匆匆去了陛下的寝宫。陛下喝醉了酒,变成了小孩性子,黏着秦云颐撒娇,秦云颐怕别人见了这模样,有损陛下威严,就让人都下去,只她陪着就成。

        “酒有什么好喝的?”秦云颐小声嘟嚷着,但是还是很有耐心的照顾着陛下,折腾到半夜才睡,齐枞汶神清气爽的醒来后,秦云颐目下青黑,肉眼可见的疲惫。

        “你这是怎么了?”齐枞汶大惊问。

        “陛下无事,我先回去补觉了。”秦云颐说。

        “回去干什么,就在这睡。”齐枞汶说,“等会让人把八皇子抱来就是。”他态度坚决,秦云颐拗不过他,就在他在外和大臣共商国事时,她在龙床上呼呼大睡。

        京城内,因为多数权贵都出了京,显得冷清了不少,怀平郡王府里,羽姨娘揽镜自怜,“早就听闻行宫好风景,偏我没这个福气,还不曾见过。”

        往前数两年,当时王妃怀了身子,她也才到郡王府,郡王辞了没去行宫,之后一年是宫里不曾去,今年好不容易陛下又去行宫,郡王妃身子不好,肯定是不去的,正好是她能陪着郡王去行宫,好生打扮惊艳四方,多多结交夫人,为自己将来的孩子铺路。

        但是因着禁苑的那些人,郡王又辞了去行宫,要留守京中。还记得她满腔热情被浇熄的愕然,不合规矩的说出,“横竖禁苑也是专人守着的,郡王也不能多做些什么,何必”

        话还没说完就被郡王爷阴霾的脸色给吓了回去,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唉,这家也当不下去了。”羽姨娘不去想不愉快的事,又叹气说,当初郡王爷把家事给她管,她还想着是个美差,但是现在府上多了个花钱如流水的地方,她揩不到油水不说,常常还有捉襟见拙的感觉,往常听话的下人渐渐也使唤不动了。

        “郡王妃身子好些了吗。”羽姨娘问,“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往后一躲,把我这个小妾往前推算怎么回事?”

        “走,去郡王妃那。”

        说是去,但其实并不能见到郡王妃的面,只是站在院子里把来意说了,丫头进去后又来通传,“郡王妃说了,羽姨娘自管家起就管的挺好的,郡王妃身子不济,还请羽姨娘继续管着,等到姨娘有孕,郡王妃必定上报宗正令,给羽姨娘请个侧妃当当。”

        羽姨娘压下心中暗喜,面上还是为难,“妾身愚钝,管家一事实在是捉襟见拙,连累郡王也脸面无光,还请郡王妃多多怜惜郡王。”

        丫头被她这话恶心的厉害,真是给三分颜色还开起染房来了,你什么身份,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也敢开口让正妻多照顾老爷。但是姑娘说了,她说任她说,不要和她发生冲突,于是再恶心也只能忍下,说她要回去伺候郡王妃了,还请姨娘自便。

        羽姨娘人都见不到,更不用说能达成心愿,回去不由心焦,真不能再管家了,这再管下去,郡王给她的那些,又都得吐出来,她可是要留给自己孩子的。

        门外通传说郡王来了,羽姨娘忙站起去迎,其实郡王也有好几日不曾来后院了,怀平进来,

        羽姨娘忙说没有,之前她去王妃那都要带个巴掌印回来,再跟郡王佯装坚强的说,不关王妃的事,都是我不好,规矩学的不好,王妃,王妃是教我呢。

        但那时是要离间郡王和王妃的感情,如今她还想着王妃出来接受烂摊子,可不能再乱说。

        “妾身瞧着王妃身子好了许多,不如这管家权还是还给王妃吧,妾身拿着这个,委实良心不安。”

        “你拿着。”郡王说,“你既管的好好的,她要在小院里自成一统,就由她去。”

        “不行的。”羽姨娘急道,迎着郡王怀疑的眼神,硬着头皮嘤嘤道,“妾身之前不懂事,郡王说要妾身管事,妾身想着能替郡王分忧,便接了,但是如今妾身才知道,任哪里都没有小妾管家的道理,妾身管家,不是帮郡王,而是害郡王呢。”

        她哭的梨花带雨,惹得郡王十二分的怜惜,搂她入怀,细声劝慰,羽姨娘扯着他的衣襟水,“郡王去看看王妃好不好?王妃只是不喜欢我,她一直等着郡王去呢。”

        郡王应允。

        等到了王妃小院,怀平才惊觉,竟然已经有小半年不曾来过王妃这了,是因为什么事才不来的?他想不起,但是两人结发夫妻,也是有过琴瑟和鸣的时候,为什么会落到这个田地。

        王妃院里的人见着他来也不热切,低头行个礼就避走一边,是了,王妃出嫁时从娘家带来许多仆人后来,后来他因为王妃的下人倨傲顶撞羽姨娘,被他发卖了一二,后来王妃就把仆人遣还回家,只留下贴身照顾和一二跑腿的,把小院门一关,就托病不出了。

        进到屋里,王妃正在逗弄个大胖小子,小胖子咿咿呀呀的,捉着手颤颤巍巍的就要站起来。

        “留儿都这么大了?”怀平见王妃不理他,自个儿清清嗓子说。

        “留儿已经七个月了。”王妃说,“下次郡王来,他应当可以下地跑了。”

        怀平有些赫然,毕竟是自己的亲子,这么久不管不顾,实在说不过去,“我最近忙的脚不沾地,连后院都不曾进来。”

        “郡王是在为禁苑奔波劳碌吗?”王妃让人把孩子抱走后直接问,“这话本不该我说,但总要提醒一句,陛下让他们回府圈禁,可不尽然是好心。”

        怀平沉默,他何尝不知,但是祖母留下的人在推着他走,他不得不走,他偏过头看王妃,小半年的将养,气色果然好了许多,他说,“你身体既然好了,就出来管家吧。”

        王妃嘲讽似的一笑,“郡王让我管,我就管吧,只是到末了,王爷不要又来责怪我伤了你的心头肉。”

        怀平皱眉,“你管家就管家,何必和羽儿过不去,她不过一个弱女子,你怎么就容不得她?”

        “因为我是大恶人啊,恶毒正室,不收拾小妾,怎么体现出我的威风。”王妃冷笑说。

        “你不要与她为难,她动不了你的王妃位。”

        等郡王走后,丫头来给王妃换茶,“娘娘想哭就哭吧,不要忍着。”

        “哭?”王妃摇头,“我不哭了,我为他哭的已经够多了。”整个月子期间都是以泪洗面,人哪里有那么多的心可以伤,伤透了也就没有心了。

        “肯定是管家出了钱财纰漏,她说才忙不迭的想要扔掉烫手山芋,明个儿就去查账,查出她贪银万两,就直接发卖。”王妃说,“若她胆子小,不曾贪墨那么多,那我就给郡王一个面子,留着她。”

        “王妃要发卖羽姨娘,只怕郡王会不肯,那女人口灿莲花,颠倒黑白,怕到时候郡王还会觉得是王妃故意陷害。”丫头担心的说。

        “那就大闹一场。”王妃面容坚定的说,“我在这里受着窝囊气,是给爹爹丢脸呢。”

        “王妃已经想好了?”丫头说,侯爷让人带话,郡王府眼看要风雨莫测,王妃还是离开的好,但是王妃一直没有回话,如今像是做了决定。

        “等我的命令,等发生冲突,你就直接去西山找我爹,动静闹得越大越好,之后我爹就知道怎么做了。”

        她曾经是愿意跟郡王同生共死的,毕竟孩子都生了两个,若说没感情那是骗自己,但是现在是郡王不和她同心,那么她总要为自己的一双儿子考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