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接望舒 作者:勾儿姑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21
  •     汪幼荷点头如捣蒜,“知道知道,我肯定会好好养伤,保证不拖你们的后腿。小满姐,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等大夫说你没问题之后,咱们就去启程去沧澜。”小满揉揉对方的头,笑道。

        说着,小满侧身看了看正在收拾行李的两个小丫头,扬起唇角,低声道:“此去沧澜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我见这两个小姑娘对你也不错,不如你直接将她们都带了去,到了沧澜也好有人伺候你,你说呢?”

        之前听到两个小丫头和汪幼荷对话,她早就这么说了,而今找到了机会,自然要劝着汪幼荷将她们带去。

        再怎么说,汪幼荷也是个千金小姐,突然之间让她自食其力,她恐怕也没办法适应,所以还不如直接将这两个小丫鬟带了去。

        “真的可以吗?”汪幼荷有些惊讶,她眼巴巴的看着小满,眼中闪烁着期盼的光,“小满姐,这样不会太麻烦吧?万一到了沧澜......”

        “放心,没关系的。”小满温柔地笑着,“我们去沧澜是去帮忙,又不是服苦役,没事的。”

        汪幼荷感动十分,愈发坚定了追随小满的决心,而那两个小丫头听了自然也是万分感激,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给小满磕头,有个年纪稍小些的,连眼泪都出来了。

        小满见状忙将人扶起来,“好了,先好好收拾行李,这几天早些跟家中亲人告别,到时候好一起上路。”

        说完,她又嘱咐了主仆三人一番,这才出了别院,径直往正厅的方向走去。

        比赛的事情交代完了,望舒也启程去了双城镇,华立要的那三百件棉衣全部做好,所有人的行李也早就收拾好了,只等着汪幼荷的伤彻底好了之后,他们就要启程去往沧澜了。

        一想到就要离开上京,小满心里还真有些舍不得。

        趁着汪幼荷养伤的这几天,小满在自己的几个店铺中都转了转。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从沧澜回来,故而对这些伙计十分放心不下,即便她心里清楚,就算自己不在上京,他们也能将店铺经营好。

        转了转店铺,又去跟江启明告别,几天下来,汪幼荷的伤势也已经大好,小满也将这些琐碎的事情全都办完了。

        等到出发的那一天,皇上为表重视,特地亲自送行。故而陆家的队伍虽小,但却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再加上汪家的大大小小也来送行,使得小满等人耽搁了将近小半天才能真正出发,离开上京。

        所有人的行李、给沧澜的几百件棉衣,光是这些东西都装了三辆马车,再加上汪家给背下的、皇上赏赐的、店里伙计塞给小满和陆离棉衣裳,这些又装了好几箱,装了一辆马车。

        待这些马车驶出上京城门的那一刻,汪幼荷长长的舒了口气,半个身子都瘫在了马车的软垫上。

        伺候她的两个小丫头见了都掩着嘴笑,其中一个叫思竹的调皮问道:“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是开心呀,还是失落呀?”

        “当然是开心咯。”汪幼荷扬起个大大的笑,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说道:“脱离了我爹我娘的控制,能够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的事,你们说,能不开心吗?”

        说完,她斜着眼看着两个小丫头,发自内心的喜悦。

        另一个叫思梅的皱着眉说道:“可小姐还是得听陆夫人的话呀,这有什么区别吗?而且这一次离开家乡,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小姐不会想家吗?”

        “我才不想呢!”汪幼荷自信满满。

        旁人也许不知道,但汪幼荷心里却清楚的很,苏小满和她的爹娘根本不是一种人,汪幼荷十分笃定和坚信,苏小满绝对不会让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更不会强迫自己去做什么。

        去了一个新环境,她就能重新开始了,至于上京发生的这一切,就让它在自己走出城门的这一刻消失吧。

        不过,自己去沧澜那是兴奋至极,期待满满,就是不知道这两个小丫头是怎么想的了。

        汪幼荷收起笑,端正了姿势,一边整理衣裳一边问:“你们两个会想家吗?若现在后悔了,即可下马车,我绝对不会怪罪你们的。毕竟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的父母又没有逼你们。”

        一听这话,思梅思竹立刻严肃起来,尤其是那个思竹的,脱口而出:“奴才哪里都不去,奴才要跟着小姐一辈子!”

        “对,奴才也是,奴才也要跟着小姐!”思梅附和道。

        “我们从小就被卖到汪府做奴才,家里人好几年都不来看奴才们一次,连我们自己都忘了他们长什么样子了,这个时候回去做什么?从今天开始,奴才们只有小姐一个亲人!”

        见状,汪幼荷连忙摆手示意,“好了好了,既然不想回家那就不回,以后跟着我混,保证你们穿金戴银、吃香喝辣!”

        思梅思竹二人相视一笑,胆子略大些的思梅吐槽:“小姐,您说的这番话跟强盗似的,好奇怪啊。”

        “你懂什么?我这叫好豪气!”汪幼荷白了她一眼,重新恢复了之前的不羁姿势。

        汪家的马车内欢声笑语一片,陆家的马车内却显得有些过于安静。

        小满斜靠在陆离的身上,感受马车行驶过不平的地面而摇摇晃晃,胸膛中的一颗心也跟着不断摇晃、上下起伏,颇为不平静。

        “陆离,你去过沧澜吗?”小满忽然开口问道。

        陆离在隐世于碧水村的时候,一直在外带兵打仗,沧澜虽距离东岚不算近,但男人去过那么多地方,他应该对沧澜略有耳闻吧?

        男人沉吟片刻,而后摇摇头,“没有去过沧澜境内,但却听人提起过,之前行军打仗的时候,也在沧澜附近游走,但却从没有经过沧澜的境内。怎么,害怕了?”

        “倒也不是害怕,就是不知道我们即将要去的这个地方如何,心里有些担忧。”小满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悠悠的叹了口气。

        陆离闻言微微垂首,单手覆上女人巴掌大的小脸,轻轻揉捏两下,“那我把我对沧澜了解,一一告诉你,如何?”

        一听这话,小满咕噜一下从男人身上挺起来,坐直了身子,兴致盎然:“好好好,那你慢慢将,我洗耳恭听。”

        “不过提前说好,这也都是我听说来的,届时若对不上,你可别说我骗你。”陆离点了下小满的鼻子,宠溺道。

        “那是自然,肯定不会怪你。”

        说之前,陆离先喝了口茶润嗓子,又将一旁叠着的毛毯子展开盖到小满身上,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才压低嗓子,缓缓开口:“沧澜地处极北之地,周围有高山环绕,一年当中都十分寒冷,四季并不鲜明。”

        小满的头枕在男人的腿上,身上盖着厚却轻的毛毯子,鼻尖萦绕着熟悉的味道,听着陆离用低沉的声音讲述沧澜的故事,她听着听着居然困了,眼睛半眯半睁,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昏睡了过去,压根没听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马车辘辘往前走,陆离调整了下小满的睡姿,看着外面越来越陌生的环境,困意来袭,也眯着眼睛睡了过去。

        长长的队伍出了上京,一路往北边驶去。因为携带的物资足够丰富,再加上随性的众人当中个个身怀手艺,所以队伍即便在天黑前没找到落脚的地方,他们也不着急,而是直接就地扎营,夜晚则宿在马车当中。

        小满本以为汪幼荷会因此而叫苦,没想到对方却对此感到十分新鲜,反而兴奋不已,没有半点不满。

        因要尽快赶上沧澜王上的队伍,所以他们这些日子经常一大早就起来赶路,天完全黑了才扎营休息,故而这些日子一直十分辛苦。但幸运的是,这些日子虽天气还算不错,路上也没有遇到突发情况。

        他们就这样一路向北,终于在一个大晴天赶到了岐山附近。

        估算着日子,老爷子的考察之旅也将至结束,小满和汪幼荷等人原地修整,陆离则带着一小队侍卫前去接应望舒,终于在天黑之前将孩子带了回来。

        将近半个多月没见,望舒随陆离回来,上了马车来到小满面前的时候,她顿觉望舒又长高了不少,肤色好像也黑了些。

        “见过娘亲。”望舒恭恭敬敬的行礼,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沉稳。

        小满一把将人抱紧怀里,心中的激动难以言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抱着孩子,看个不停,好似从未见过似的。

        陆离见状不由笑了,“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相处,现在先放开望舒,让他好好休息吧。”

        “对,以后有的是时间。”小满侧身抹去眼角的泪珠,笑道。

        “距离沧澜王给我们赶上大队伍的期限只剩下不到十天了。”陆离忽的将话题引到了别处,且声音低沉,“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们要加快路程了,否则很有可能会追不上大队伍。”

        也不知道沧澜王上的队伍如今走到哪儿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