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第四百七十六章 锦绣大赛
第四百七十六章 锦绣大赛 作者:勾儿姑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14
  •     说着抿了一口酒又接着道:“想当年和他娘成亲那会儿,亲朋戚友都纷纷给她敬酒,我也像你一般为她一一挡下!”

        说起黄夫人,黄老爷就老泪纵横着,眼角泛滥着泪光,黄玥阳伸手安慰着自己的父亲。

        “黄夫人有您这样的夫君也足矣了,黄老爷现在儿女双全挺幸福的!”

        苏小满说着想起自己还未出世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心底默默的心痛起来,陆离看出了她表情里的伤感,连忙开口缓解当前的气氛道:“不知黄老爷可否有涉及成衣生意,我夫人她的成衣坊目前有大量生产各式款式!”

        苏小满诧异的看着陆离,今日他怎么帮着说起生意的事情了,看着他的表面不免觉得好奇,又转头看着黄老爷道:“是啊!我的成衣坊目前规模还算宏大,若是黄老爷也有涉及咱们还可以合作一下!不知黄老爷您有没有涉及?”

        黄老爷笑了笑:“有是有,不过我们都是江南本地制造,很少从外面购置成衣,我们这里各式织锦都有,如果郡主有兴趣,老夫可让阿阳带你们去看看!”

        “那当然是好的,若是能就地取材从而制造出江南风味的成衣也是不错的!”

        陆离又开口说道,今日陆离的举动着实让苏小满诧异,往日从不过问成衣坊的事情,苏小满不解的看着他,一脸疑问的样子甚是可爱,陆离不禁对她笑了笑。

        “说到织锦绣样这些,后日王爷举办了一个锦绣大赛,说是要选出优秀的绣娘为当今圣上制作一副百鸟朝凤图!不知道郡主有没有兴趣试试?”

        黄玥阳突然想起这比赛,又听着自己的父亲说着苏小满的绣功何其厉害,灵机一动想着不如让苏小满以黄府的名义去参赛,故意试探着,若真是绣工了得,赢了大赛说不定还能替黄家打响一个新的旗号。

        说起绣品,苏小满一直以来都是以培养新的能手为主要,自己的绣品反倒很少了,听黄玥阳这样一说反倒来了兴趣。

        “是吗?不知王爷府上是否允许外籍女子参赛,毕竟我现在是沧澜国的郡主,若是贸然前去岂不是让人觉得是来者不善了!”

        苏小满自然是愿意去参加的,难得出来一趟有了空闲,长时间没有绣品心里也有些痒痒,听着黄玥阳说的百鸟朝凤图倒也想试试。

        黄玥阳一听苏小满有想参加的意思,立刻道:“这从未听说过有别国来参加,不过您若是担心,大可以我黄府的名义去参加,这样也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听完他这样一说,苏小满更是跃跃欲试,但陆离却不这样认为,毕竟此次出行纯属是为了让苏小满散心来了,若要绣品那还不如呆在沧澜国的好,但看着苏小满脸上开心的模样又不忍心回绝,故此也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黄公子都这样说了,那还劳烦黄公子替我报个名次,两日之后我便参选!”

        硬是将此应承了下来,自从中毒导致孩子死亡之后从未见她如此开怀大笑,陆离觉还是不虚此行的。

        从黄府用完晚膳之后,陆离带着她一路游玩着,珍珠跟在身后一言不发,苏小满倒是好奇问道:“珍珠,你今日为何一句话都不说?”

        “夫人,您之前在饭桌上答应那个黄公子参加那个锦绣大赛,奴婢怕是觉得黄公子别有所图吧!”

        珍珠歪着脑袋说着,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苏小满不解:“哦?那你说说他想图什么?”

        珍珠解释道:“夫人您看,他说以他黄府的名义参加此次锦绣大赛,若是您赢了这场比赛,那彩头不都归黄府所有了,再说了又没说别国的绣娘不可以参加,这不是摆明了赢了是他的,输了是您的!”

        苏小满不以为然道:“若那黄公子真的只是为了黄府请我去参加比赛,那我也无所谓啊,反正我们出来玩嘛,图个开心就好!”

        “夫......”

        珍珠欲想再次开口辩驳,陆离一个眼神让珍珠将要说出的话硬生生给吞了回去,立刻封住了自己的嘴巴。

        只要苏小满乐意的事情,那便随她开心就好,旁人无需多言。

        ......

        这两日苏小满和陆望舒可谓是玩的不亦乐乎,完全忘记了繁琐的凡心事,陆离小心翼翼的处理着之前来江南路途中遇到黑衣人的事情。

        陆离站着客栈的后院,暗卫恭敬站在他面前说着:“将军,之前那一批水匪乃是别人雇佣来的,据其中一个说是接收到别人的密函,但密函不知是何人所谓!”

        “此时一定和下毒的始作俑者逃不了干系,继续查,不要惊动夫人!”

        陆离皱着眉头,看中透露出来的威严,让身边的人感觉阵阵寒凉,心中仇恨让他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杀气。

        暗卫拱手道:“是,下属这就去!”

        陆离颔首,暗卫轻轻一跃消失在眼前,当即陆离又变成很和善的面容走回客栈,见苏小满趣意盎然的准备着要参加锦绣大赛用的东西,上前道:“为夫看着夫人此去参加锦绣大赛可不是别人想的有趣儿那么简单吧!”

        苏小满转身坐在凳子上,抬眸看着他道:“还是你毕竟了解我,这次去一是为了了解江南的绣艺,二是为了发掘有才有能之人,这江南的织锦可谓是天下一绝了,若是能找到几个随我们回沧澜,那我们的成衣店说不定又会多很多倾慕的顾客了!”

        “那夫人今晚还是早些歇息吧,明日一早为夫与你一同前往,顺便也看看这江南的绣工!”

        陆离双手将苏小满横抱起来,缓缓的走到床榻边上,将她放下,为她脱去鞋袜,两人相拥而睡,中途陆离还醒来好几次为她掖好被子,像照顾孩子一般精心的照顾着苏小满。

        翌日

        咚咚咚......

        “夫人,黄府的黄公子已经安排马车来接您了!”

        珍珠端着洗脸水站在门口轻声的唤着。

        苏小满起来打了个哈欠,眼神朦胧的将门打开:“速速洗漱吧!”

        半刻时间苏小满穿着成衣店最新制的衣裳《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衣》,为了想这件成衣的名字可是让她煞费了些苦心。

        穿上衣服,苏小满秀雅绝俗的模样,自有一股轻灵之气,双目犹如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夫人,你真好看!”

        珍珠突如其来的赞美让苏小满不禁红了红脸。

        “都是黄脸婆子了,哪里还美不美,别耽搁了,咱们走吧!”

        说着看了一眼正在床榻上熟睡的陆离,本该陆离亲自送她去赛场,见他睡的如此深沉也就没有再叫醒他。

        黄玥阳在客栈门口等候多时,见苏小满从客栈中缓缓到来,感叹道:“郡主这身儿衣裳可真是妙哉啊!莫非是出自您之手?难道郡主今日是去夺人光彩去了?”

        苏小满摇了摇头:“这只不过是我平常的衣服罢了!”

        说完珍珠差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哪是寻常的衣服,这根本就是成衣店的镇店之宝,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苏小满为了去拉拢生意而穿的。

        小厮将矮凳房于车前,珍珠扶着苏小满上了马车,黄玥阳也上了另一辆马车,去王爷府差不多要一个时辰,沿途一路观赏着风景。

        初夏未至,苏小满坐在马车上仍然感觉到一丝凉意,掀开车帘就是一幅幅的山水画出现在眼前,沿途经过一片荷塘,曲桥亭阁之下,莲叶田田,荷花飘香,突然,晨风骤起,乱荷翻舞,韵味别致。荷塘之美,历来为文人赞颂,但这清雅的荷叶,高洁的荷花,在樟林的壮美之中,显得是那么地局促,那样的羞涩,似乎失却了与樟树媲美的勇气。

        蜿蜒曲折的小路畅行着来往的商客,渐渐马车到达王爷府,还未至门口,就看见一众人聚集在此。

        王爷府见马车乃黄府的,积极走上前为马车开路,驱使着众人让出一条道路让马车经过,直至门口才停下。

        众人纷纷议论着,也有不少名门家的绣娘前来参加,场景可谓是比之前苏小满举办的绣娘大赛还要壮观,可谓是人山人海,有些来看热闹,有些则是为了一卿芳泽来看那位英俊的王爷魏渊来了。

        小厮搬好矮凳,珍珠现行下了马车,双手扶着苏小满相继下了马车。

        顷刻之间苏小满成为了众人眼中最绚烂的景色,纷纷议论着。

        “这黄府今日来的莫不是黄府的大小姐?”

        “怎么可能,黄府大小姐早已嫁人了!”

        “那今日来的这位又是谁?黄府不就一位小姐吗?”

        众人看着苏小满身上华丽的穿着,再看着珍珠对苏小满如此恭敬,还以为苏小满是黄府的小姐,可是让苏小满抿嘴笑了一回,小厮恭敬的将三人迎进了门。

        踏进王爷府的那一刻,瞬间苏小满觉得自己的见识实在是太少了,眼前的一幕堪比天上的戏台一般宏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