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第一百四十九章 污蔑皇后
第一百四十九章 污蔑皇后 作者:勾儿姑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14
  •     之前小满的确因为意外而摔歪了胎位,但现在居然又莫名其妙的摔好了,虽是上天保佑,但这样的事情未免太过奇怪,夏婉柔总觉得是对方再骗自己。

        “魏夫人,方才御医已经诊断过了,您千万不要再担心了。”珍珠劝道:“夫人这是因祸得福,大概是老天爷都不忍心看夫人受欺负吧。”

        “婉柔姐,别担心了,我好好的。”小满也附和着劝道。

        夏婉柔好歹揉了揉眼睛,扬唇露出个笑,“好,既然是御医诊断,想必不会出错的。”

        不知何时,窗外忽然又刮起了风雪,鹅毛大雪随着寒风呼呼飘落,将整个皇宫都覆上了一层厚厚的莹白,天色渐暗,皇宫到了掌灯的时刻。

        躬身的太监端着大大小小的食盒分散到各个宫中,小满所在的宫殿乃是外戚的,距离皇后的宜****最近,夏婉柔当初满心着急,跑过来的时候也没注意。

        直到皇后带着一队宫女、太监前来探望,夏婉柔才慌忙从小满的床榻前起身,恭敬地给皇后行礼。

        “不必了。”皇后抬手,随即做到小满身边,满面和善:“陆夫人可觉得好些了?要不要在命御医进来诊脉?”

        小满连连摆手,“多谢皇后娘娘美意,臣妾无事,劳您担心了。”

        之前小满刚刚苏醒的时候,在场的有皇上和各路妃嫔,皇后和贵妃虽也出言询问,但碍于皇上在场,她们也没能多加追问,许多事情都没有说明白。

        想必,皇后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

        在梅园中,那路毕竟是早早就清理出来的,纵然后来又落了雪花,但小满当时有珍珠搀扶,无论如何也不会平底摔跤。

        正如小满猜测的那样,皇后略问了几个问题后,便话锋一转:“陆夫人,此次前来,本宫是想问你,当时你摔倒的时候,可曾发现有什么异样?”

        夏婉柔皱眉,皇后此举到底是要帮小满查清真相,还是借此要对付贵妃?

        她担心小满会被牵扯进这场斗争中,故而忙上前想要出言劝阻,但却被小满一个手势打断。

        紧接着,小满眨巴着眼睛,似是在回忆当时的情况,她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这期间皇后一直紧盯着小满,那双凤眸中满是等待的焦急,倒看不出别的情绪。

        夏婉柔垂眸,暗想:难道皇后真的和此事无关?

        “对了!”小满忽的抬头,晶亮的眸子对上凤眸,十分恳切道:“我记得当时有人绊了我!我想起来了,当时的路上很干净,至少在我们去暖阁的路上,平平整整的什么都没有,但就在婉柔姐叫我小心的时候,我刚一抬头,就突然觉得脚下多了什么东西,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已经被绊倒。”

        这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曲折,小满更是担心自己会误入皇后与她人的纷争,所以也假借回忆而犹豫了片刻。

        直到她看见皇后的确焦急的很,这才决定将当时的情况一字不落的说出来,小满心想:既然皇后如此焦急事情的真相,想必这应该不是她的人做的吧?

        “果真如此?!”皇后猛地起身,更添几分迫切,“那你可看清那个绊倒你的人是谁?!”

        小满愣了下,旋即无奈的摇摇头,“当时我正抬头看着婉柔姐,再看向地面时已经腹痛难忍,只隐约瞧见了一双粉缎子的宫鞋躲开,并未瞧见其他的。”

        宫中的嫔妃穿粉鞋的何其多,只凭一双鞋来判断凶手,未免太过草率。

        小满以为事情陷入僵局,但皇后却不这么想,她方才还满是焦急的眼中此时满是怒火,皇后看向小满,不容拒绝的说道:“还烦请陆夫人帮我指正,借此来证明我的清白!”

        “啊?”小满和夏婉柔齐齐惊讶。

        夏婉柔见状忙道:“皇后娘娘,小满既已平安无事,那...那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并非她不关心小满的安全,也并非她对那个凶手毫无恨意,只是夏婉柔实在不想让小满参与到这种毫无结局的斗争中去,后宫的争斗,本不应该牵扯到别人。

        小满她心思纯净,万一因此而被有心之人利用或者记恨,那后果不堪设想。

        “魏夫人!”皇后忽的沉声喝道,不怒自威:“本宫知晓你和陆夫人关系匪浅,你不想让她参与宫斗无可是非,但眼下陆夫人已然被人利用,难道你就不想为她报仇吗?!”

        夏婉柔倔强的咬牙跪下,垂头坚定道:“小满心思单纯,臣妾不想因为此事而让她树敌。”

        皇后倏的瞪大眼睛,手指直直的指向夏婉柔,“本宫的命令你也敢违抗不从?!”

        “臣妾并非不从,只是在诉说臣妾自己的意思罢了。”小满的倔劲儿似乎传染给了夏婉柔,她此时虽然低着头,但却咬紧了牙,一副抗争到底的模样,着实惹怒了皇后。

        床上的小满愣愣的看着两人的无声对峙,心尖也不由得颤起来。

        听皇后的意思,好像是有人借此事来污蔑皇后,虽说这后宫争斗和她毫无关系,但小满这个人又怎么能看着他人平白无故的受委屈。

        是以,在皇后和夏婉柔对峙的愈发紧张时,屋内忽的响起一道怯生生的女声:“要不然,我就去帮皇后娘娘澄清一下?”

        跪在地上的夏婉柔猛地抬头看向小满,眸子中满是震惊和不解,“小满。你......”

        “如此甚好!”皇后先她一步,她此时勾起唇角,方才的怒容早已不复存在,“来人,马上给陆夫人更衣。”

        皇后转过身来,居高临下俯视夏婉柔,脸上带着几丝意味不明的笑,“魏夫人,想要在这上京生存下去,抱着息事宁人的心态可不行。本宫知道你是为了陆夫人好,但你要知道,若此时不趁机一举击灭,那敌人只会休养生息,待身强体壮之时再次行动。”

        “多谢皇后娘娘教导。”夏婉柔说的不情不愿。

        皇后自然也知道,不过眼下还是证明清白重要,她也不多说,只等小满穿好了衣裳,便带着众人直直往贵妃的溢香阁赶去。

        此时,所以参与赏梅宴的嫔妃都聚在了溢香阁,皇上也在,贵妃陪伴在侧,看起来热热闹闹,却不知这只是海面上的平静罢了,在海底藏着怎样的波涛汹涌,没人得知。

        “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太监的尖利的声音落下,溢香阁正殿的门帘被打开,气度雍容的皇后带着淡淡的笑走了进去,她先是给皇上行了礼,旋即又接受了众妃的叩拜,这才上前坐到皇上身侧。

        原本占在那个位置的贵妃知趣的下来,不仅没生气,反而还带着几丝好戏开场前的兴奋。

        主位上的皇上轻咳几声,看向贵妃,“贵妃,现在人都到了,你总可以开始说了吧。”

        “回禀皇上,嫔妾要说的事情,关乎于陆夫人。”贵妃起身,难得端正的行了个礼,说道:“陆夫人这次之所以会摔倒,绝非意外,而是人为!”

        说完,贵妃故意将目光毫不忌讳的落在皇后身上,其意味众人皆知。

        皇上皱了下眉,“继续说。”

        “大家都知道,皇后娘娘要举办赏梅宴的事情是早先三个月之前就说定了的,虽说前些日子日日风雪,但早在昨日就彻底放晴,梅园的下人为了皇后娘娘的赏梅宴,更是早早的就将梅园的道路打扫出来。”

        “梅园的路上干干净净,根本不会致人摔倒,我们一行人走过去的时候也毫无问题,但就在陆夫人往回走的时候,却突然摔倒了,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且陆夫人怀着身孕,这一摔,若是个身子虚弱的,恐怕会直接将孩子给摔没了。不过还好陆夫人身子强健,但做出此事者,却也决不能姑息。”

        话音刚落,堂下的良妃轻哼一声,“当时起风,梅花上的雪都落下来了,陆夫人不小心踩了上去才滑倒,也为可知。贵妃怎么就一口咬定此事是人为呢?”

        闻言,贵妃不由扬起一个得意的笑,这良妃对皇后还真是衷心,眼看着事情发展对皇后不利,立刻站出来说话。殊不知,这样却只会更容易让皇后陷入不利的境地。

        皇后又岂会不知道,故而忙开口喝止:“良妃,等贵妃说完。”

        良妃没好气的低声哼哼两下,却总算是不在说话。

        默默围观几人斗嘴的皇上低咳一声,“贵妃,你既说此事是人为,那你能否拿出证据,证明这件事到底是谁而为?”

        “就是皇后!”贵妃直直看向皇后,步步紧逼:“皇后的琉璃摆件被人摔碎,皇后怀疑是陆夫人和魏夫人所为,但当时碍于众人在场不好发作,便借着赏梅的时候来陷害陆夫人!”

        面对这样的指控,皇上、众嫔妃,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皇后身上,但她却依旧如往日一般很捉镇定,甚至于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

        她神情淡淡,声音平静如水,“贵妃,污蔑国母是何等罪名,你可知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