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谋爱成婚:总裁大人饶了我》-> 第三百八十五章 女人的身份
第三百八十五章 女人的身份 作者:叮当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12
  •     安恬羽早起时,祁天辰已经去公司了。

        她简单洗漱一下,然后吃了点东西,顺便给赵宣城打个电话过去。

        虽然两个人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是,她还是有点担心他,一个人在医院会不会很不方便,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可是奇怪的是,电话打过去,却没有人接听,直到自动挂断。

        安恬羽心里纳闷,难不成老人出院了?或者是,病情加重了?

        她于是再次拨通了电话号码,可是结果是一样的。

        安恬羽迅速的消灭掉面前的一盘火腿煎蛋,然后起身,简单的换了件衣服,就直接出了别墅的门。

        她必须要去医院一趟才行。

        安恬羽赶到赵宣城病房之外,先是轻轻敲了两下房门,里面就传出来男人的声音:“请进!”

        她小心翼翼推开房门,病房里已经物是人非,赵宣城并不在。

        安恬羽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正在给病人做例行检查的护士之前见过她:“安小姐是吧,你是来看赵先生的吗,他已经出院了。”

        安恬羽皱起来眉头:“可是医生之前不是说,他需要住院休养一段时间么,怎么还提前出院了?”

        护士摇了摇头:“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本来老爷子也没有要出院的意思,可是那天来了个男人,和他聊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吧,然后等到那个男人离开,他就张罗着出院了。”

        安恬羽更加费解,追问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你还记得吗?”

        护士想了想:“一身黑色西装,很高的个子,五官很深刻,很帅很帅的样子……”

        另外一个护士笑道:“长得很像是汇宇的那个祁天辰,我就是不确定是不是本人。”

        安恬羽满脸的不可思议,祁天辰怎么会认识赵宣城的?

        护士这时候又道:“我记得赵先生住院都是您送过来的,你们难道不是朋友么,为什么他出院都没有通知你一声?”

        安恬羽苦笑着摇头:“我们只是认识而已,也算不上是朋友吧。”

        安恬羽满心失落的出了医院的大门,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祁天辰怎么可能过来医院呢?

        可是听那护士的描述,那个男人分明就是祁天辰没错了。

        她于是拨通了祁天辰的电话,打算确认一下这件事。

        祁天辰应该是在公司:“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安恬羽直入主题:“你昨天有来过医院,看过那位赵先生么?”

        祁天辰答道:“没有,你说的是哪个赵先生,我认识他吗?”

        安恬羽脸色有些难看:“就是赵宣城啊,医院的护士说你来过的,而且在你来过之后,他就出院了。”

        祁天辰似乎是笑了笑:“开的什么玩笑啊,我根本都没有去过好吧,我想应该是护士认错人了吧。”

        祁天辰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撒谎的。

        所以听他这么一说,安恬羽心里又难免困惑。

        她于是质疑道:“你没有骗我?”

        祁天辰有些不耐烦的语气:“这种事情,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的话,就挂电话吧,我这边很忙的。”

        安恬羽知道,自己在他这里问不出来什么了的,只得把电话挂断。

        她并没有急着回去,身子靠在路边的栏杆上,望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发呆。

        她在想,赵宣城会去哪里?他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他是打算永远在自己面前消失,还是只是选择暂时离开?

        安恬羽正在胡思乱想,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祁思思打过来的。

        祁思思开门见山:“小羽,我朋友已经把那个女人的身份查出来了,是不是很给力?”

        安恬羽答道:“的确很给力。”

        祁思思笑道:“我就和你说嘛,不出三天结果一定出来,现在才两天而已。”

        安恬羽笑了笑:“好了我的大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卖关子,你是想要把我急死?”

        祁思思呵呵的笑:“那个女人可不是一般人,你猜猜看她是什么来头。”

        安恬羽不耐烦起来:“你明知道我猜不到的好不好,她到底是谁?”

        祁思思答道:“她竟然是赵宣城的夫人哎,不过我听说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一直不好,所以很少公开露面……”

        她接下来的话,安恬羽已经听不进去了。

        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联系到一起,就不奇怪那个女人为什么会特特找到自己,对自己那么嚣张了。

        原来她是怀疑上了自己和赵宣城的关系。

        祁思思得不到回应:“小羽,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我觉得那个女人简直是蠢到家了,就她那个老公,已经老成那个样子了……我已经叫我朋友去查她的住处了,要不要我给你出出气。”

        安恬羽愣了那么一下子,然后马上拒绝:“还是算了吧,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可千万别再给我找麻烦了。”

        祁思思不忿:“你倒是大量,我可是一直耿耿于怀呢。”

        安恬羽叹气:“不是我大量,我只是觉得不值得和她一般见识,而且你那天也把她修理得够惨,何必再耿耿于怀呢?”

        祁思思叹气:“好了我知道了,都听你的好了。”

        ……

        祁老爷子靠在沙发上面,看手里的DNA化验报告,脸上不自知的挂上笑意:“我就说嘛,那个孩子一定是我们祁家的骨血,果然没错吧。”

        祁天辰坐在他的对面,面色有些凝重:“爷爷,虽然现在证明那个孩子就是祁东的亲生骨肉,但是,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必要去过多干涉。”

        祁老爷子把手里的那份报告放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孩子是祁家的,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他流落在外面?”

        祁天辰笑着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先来分析一下现在的形势。祁东摆明了是不会承认这个孩子的,因为那样的话会直接影响到他的前途。那么,孩子的监护人就只能是他的母亲,我们是无论如何争取不到的。”

        祁老爷子瞪着眼睛:“争取不到也要争取,祁家的孩子,我不允许他流落到外面,实在不行的话,就让祁东出面。”

        祁天辰脸色难看:“爷爷,我敢保证祁东是无论如何不会出这个面的,而且我们做这份化验报告,并没有征求他和孩子的主意,所以,他也许还会反咬我们一口。”

        老爷子似有所思:“那我们就在苏沫沫身上想法子,她是一个明星,很看重自己的名声,如果她有私生子的事情传出去,她也许下半辈子就毁了,我就不信,她敢不对孩子放手。”

        祁天辰依旧皱着眉头:“爷爷,苏沫沫那个人,很难搞定的,而且我们到现在为止,也不能证明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弄不好,只会逼得她狗急跳墙,把孩子转移的远远的,我们就更加难见孩子了。”

        祁老爷子显然很不满意他的说辞:“你是不是就打算听任那个孩子在外面,不加理会了。”

        祁天辰垂头想了想:“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慢慢来,我先查到那个孩子的下落,盯紧了他,然后再去找苏沫沫谈判……”

        祁老爷子很不耐烦的语气:“你想要让我等多久?我这一把老骨头能挺到哪天也说不准,我是一刻也不想等下去的。不过你既然不想插手,我也不想难为你,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处理就好。”

        祁天辰叹气:“爷爷,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而且关键是您现在的身体不好,不适合操这份心,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祁老爷子冷哼一声:“我还不至于那么不堪一击。”

        祁天辰知道这个节骨眼儿上,自己根本劝不动老爷子,只得道:“如果爷爷执意如此的话,要怎么做您交代我一下就好,我去处理。”

        老爷子却摇头:“还是算了吧,你除了敷衍我还能做什么,你就不要管了,我自有我的打算。”

        祁天辰叹气:“爷爷,我怎么可能会敷衍你呢……”

        老爷子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他:“不要再说了,总之这件事你不用干涉就是了。”

        祁天辰迟疑一下:“那,我让白助理和你一起处理这件事吧,他办事很得力的。”

        老爷子依旧拒绝:“公司那么多的事情也离不开他,我这边他又帮不上什么忙,没必要的。”

        祁天辰知道自己多说无益:“那么,爷爷打算明天就去找苏沫沫么?我听说她好像是住在皇天酒店,那边保安都很到位,一般人想要进去不大容易。”

        祁老爷子冷笑:“难道你觉得你爷爷我是一般人吗?只要是我想去的地方,就没有进不去的。”

        祁天辰笑了笑,一面把桌子上那份DNA报告收起来,一面道:“那倒是的。”

        祁老爷子皱眉头:“这份报告还是我来保管吧。”

        祁天辰摇摇头:“爷爷,我是打算把这份报告毁掉的,留下来没有任何必要,只会横生枝节。”

        老爷子迟疑了一下,才点头:“那也好,对了你最好再加派些人手,去找那孩子的下落,只要能找到孩子,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