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恭喜殿下:王妃一统天下》-> 第三百四十七章:幕后主使究竟是
第三百四十七章:幕后主使究竟是 作者:灼尽云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11
  •     庄明月内心嗤笑着,有些

        唯一庆幸的是,此刻正值晚夏初秋季时分,她落水时穿的是有些厚重的衣物了。

        倘若是夏季时分,进了一趟河水,一未出阁的姑娘除了嫁给他怕是不会再有人敢提亲了。即便庄明月从不曾在意古代人的这些虚无之礼,可同样的,她如今已经身在其中,难免别人回利用这一点来强压她。

        毕竟,她可没有忘记,她那正在往闺房赶的便宜娘亲。

        再比如龙政宁此刻毫无顾忌的闯进女子的闺房,哪怕对方身份是她定了亲的未婚夫也不应当,更何况两个人还是仇敌?幸亏此番是她落了水,否则让庄明星裸落水的话,再龙政宁这番有着好皮囊的攻势之下,指不准芳心暗许,以后就被他给利用还不自知了。

        这般无耻的方式,让庄明月眼底的凉意更盛了,“大皇子谬赞了,此番倒是幸运,并非是小女的妹妹,否则这被人给暗算了。“

        没听懂庄明月这话中意思的庄明星,神色有些茫然的抬头看了过去,“阿姊?怎的是遭人暗算可这般?”

        还没有等庄明星进一步询问,众人就听到了来自于沈月娥的声音,“大皇子殿下!您这番前来,怎的不同我们说一声,当真是大家远临啊!”

        听着沈月娥那奉承的话语,庄明月脸色也是彻底的沉了下去。

        她犹记得,之前就已经同沈月娥警告过,以后莫要同龙政宁有过的接触。

        可如今,沈月娥不仅没有听见她半句的劝告,甚至还这般阿谀奉承到让她觉得恶心的地步。

        “呵,母亲还真的是消息灵通,我这方落水的消息不曾听闻,倒是先听闻了大皇子前来的消息?”

        正走进来的沈月娥,没想到庄明月会突然发难,那刚准备踏进来的脚不由得就是一顿,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然而很快这沈月娥透过床幔,再看到庄明月半靠在床上不能够移动的模样,面上那僵住的脸色也缓和了些,将悬空在半空之中的脚给稳稳当的踏进去以后。

        沈月娥也只是象征性的瞟了眼床上的庄明月,“既然已经能够说话了,想来明月你也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此番该好好向大殿下道谢才是。”

        “大……大殿下?”听闻到沈月娥对于龙政宁称呼的庄明星,有些吃惊的看向庄明月,声音小且有些不可思议。

        本身对于这两个让她极其厌烦的人,这般聚在了一起的行为,庄明月是十分厌烦的,所以此刻她的脸色是当真说不上有多好。

        而庄明星这般有些傻愣愣的行为,反而还是让庄明月那紧蹙的眉头松了几分,随后眼中也不由的流露出几分轻松之意来,“女儿已经谢过大殿下了,余下的礼女儿身子也不方便,便由母亲代为道谢了罢。”

        虽说庄明月

        的心情好了一些,可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愿意继续看着这两个人,在她的面前这般假惺惺的做着这种让她厌恶的行为举止。

        尤其是她一想到,这次她先是中了****,随后又被带往那看起来摆明了就是没人住的西院,心情就差到了一定的程度。

        并且在庄明月看来,虽然当时的她因为中了秘药的缘故,再加上已经沉入池塘之中了,所以根本没有看清那个救她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可偏偏庄明月就是打心底里认为着,这个人绝对不可能会是龙政宁。

        即便她落水了,按理来说龙政宁的确是会救她出来,可那个身影庄明月却是可以笃定并非是龙政宁的身影。

        那人宽肩窄腰,将她给拉扯进怀中的胸肩是极其有力度的,所以在庄明月看来,这绝对不会是龙政宁这个人。

        即便龙政宁也同样身材颇为高大,可他毕竟因为皇后护着的缘故,是当真不曾出门历练过,更莫要说是上沙场了。

        而那个救她出去的人,除了给她的感觉与龙政宁完全不同以外,更多还是因为那份莫名的触动。

        但虽说庄明月已经在心底深处确认了,那个真正救了她的人并非是龙政宁,可既然所有人都说,她是由龙政宁从龙政宁的怀中被救下来的,而当时的龙政宁为了救她更是将准备上朝的朝服给泡了。

        对于一个朝廷命官来说,这朝服的意义自然是与众不同的,更何况龙政宁还是皇子。

        所以众人皆到龙政宁是她庄明月的贵人。

        独独只有庄明月在听闻到这话的时候,止不住的自眼底深出流露出来种种抵触之意。

        “阿姊?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因为龙政宁的身份而吃惊的盯着庄明月看的庄明星,在突然看到庄明月露出那种让她都觉得害怕神色来。

        正深陷在这等情绪之中的庄明月,没有想到她的神色被庄明星给全然看见了。

        被庄明星的疑问给从深深的厌恶情绪之中拉出来的庄明月,将眼中的戾气给压制下去后。

        这才重新抬眸往庄明星的方向看了过去,一手抬起轻揉了揉她的长发,“姐姐无事,只是刚醒过来还有些不舒服而已,很快就会好了,所以明星不用担心,”

        虽然庄明星生性单纯,却是十分依赖于自己的这个姐姐,所以等到庄明月将这些话给说完以后,她虽然心中还是决定庄明月有些奇怪。

        却也是知晓,既然庄明月都已经说没事了,那么即便她觉得有些奇怪,当着这个大皇子和母亲的面,她也是不该再多问些什么了。

        一时间,这屋内四人,便在无形之中生成了一种极其怪异的氛围来。

        屋中内侧的庄明月庄明星两人,在低声细语的说着些什么。外侧的龙政宁和沈月娥,则是没有丝毫避讳的说着关于要向龙政宁道谢救了庄明月的事情。

        偏偏他们两个人所说的事情,同庄明月也是有关系的,然而此事此刻的庄明月,却仿若他们两个人所说的事情,同她没有半点关系一般,依旧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同庄明星说着话。

        而也正是因为庄明月这突如其来的落水,让她整个人的声音也变得有些虚弱起来。

        所以每每当沈月娥想要强迫庄明月,同龙政宁多说两句的时候,所得到的却不仅不是回应,甚至还因为庄明月的那种冷漠,让众人之间原本还算得上尚可的气氛,给冷冻室极其彻底。

        索性在这样尝试了两三次以后,沈月娥最终只得在眼底深处怀恨着庄明月这个不听话的闺女,面上看向龙政宁的时候,却还是那副满脸的讨好之意。

        即便这屋中是内外侧,且如今庄明月还被那床幔给遮挡着的,偏偏庄明月就是自觉可以从这层层的帐幔之后,看清楚龙政宁那张虚伪至极的画面。

        尤其是当她看到,外侧的龙政宁,每每再说完话以后,就回不自觉的将目光给转移到她的方向的时候,脸色就止不住的回冷上一份。

        “阿姊,今日你恢复怎的会去西院?还有你刚刚……”将话给说道这里的庄明星,微微抬眸往外侧的方向看了看,随后再次将目光给转了回来,悄悄的附在庄明月的耳边,“还有姐姐刚刚说的中了计谋是什么意思?”

        在庄明月的心里面,她这个妹妹虽然不敢过份反抗沈月娥这个母亲的命令,却也是个有着自己心思的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所以此刻看到她这般机灵的,还知晓能够躲避着外侧的两个人,偷偷的问她,神色不免再度柔了几分。

        但是她并不想让这般单纯的庄明月,知晓在今日这件事情之下的肮脏手段与谎言,即便庄明月知道,若是尽早让庄明星心里明白知道这些事情,早晚也是可以让庄明星提个醒。

        至少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多多少少也可以警惕一些,但偏偏在这种和龙政宁牵扯上关系的事情,却是庄明月断然不愿意让她接触的。

        不为其他,单单是因为龙政宁这个人同她一般,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

        这点庄明月也知晓龙政宁是不会泄露出的,她所担心的事情,不过是龙政宁这个人太过于深不可测,连她都无法摸透,就更没有必要将这件事情给提及出来,让这般简单乖巧的庄明星去知晓了。

        尤其是如今的龙政宁已经得势了,且还并非是简单的得势,而是这种情况让人颇为忌惮。

        光是从她离开的这半年多里面,龙政宁此人竟是联手了沈月娥,将她在京城之中的产业给吞并,甚至是连赐封给她的郡主府邸,也可以在没有任何准许的情况下,就直接将庄家人给全部接过来,里里外外都安排上人也是花费了大手笔的事情。

        从今日所发生的事情来看,庄明月还当真是极其的不敢笃定,这个郡主府邸里面,究竟是被龙政宁给安插了多少的人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