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留与不留 作者:开心很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0-22
  •     瑞安王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绪,我看不出来他此刻在想什么,就连跟了他很多年的部下王熙也看不出来。

        “梁将军,你可知道,在我们齐国,女人是不可以上战场的,军营之中更有规定,女人进入军营,是要受到军法处置的。今日我将瑞安王妃带进军营而没有惩罚她,也是看在她刚刚为我军立下大功的情面上。今日天黑之前,她是一定要离开军营的。而你在此时提出庆祝,你可知你的提议,相当于谋逆?”瑞安王语气不佳的说道。

        梁铭显然没有想那么多,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女人来过军营,即使没有这个规定,大多数的女人也会觉得军营是男人们的天下,不是她们女人该来的地方。

        自从梁铭入伍以来,他就没有仔细看过军营里的各种规章制度,又没有女人进来触犯军法,所以梁铭自然而然的就忽略了这么一个事实。

        梁铭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于是连忙低下头来,请罪道:“末将知错,还请王爷责罚!只是王妃她、、、她确立下大功,理应奖赏。当然了,这奖赏嘛,王爷说了算,王爷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虽然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是这话里话外,还是透露着对我的肯定,这让我感到十分感动,于是笑道:“梁将军客气了,什么奖赏不奖赏的?我闯入军营,又擅自进入战场,我理应受到军法处置的。王爷仁慈,没有责罚于我,我应该感恩戴德,更不敢奢望奖赏。多谢梁将军的美意,我已经休息好了,可以上路了。王熙,你将我的马牵过来,我们这就回泽州了。”

        为了不让瑞安王为难,我必须站出来说话,而这些话也是我的肺腑之言,我已经做错了一次,不能再犯错了。我和瑞安王除了是夫妻以外,还是合作关系,我不能让瑞安王因我而打破底线,以后在军营中难以立足。

        王熙看了一眼瑞安王,瑞安王点头应了,他转身就出去牵马了。

        但是不一会儿他回来以后,不仅没有把马牵来,还笑呵呵的说道:“我看王妃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外面的将士们听说王妃要走,都纷纷让我留住她,他们都说,王妃刚刚立下战功,这个时候怎么能让她走呢?应该出来,让众军士们参拜一番,好好庆祝一下她的汗马功劳啊!王爷,我看王妃回泽州的事情,还是暂缓吧?”

        “什么?外面的人也认可了王妃的行为?”瑞安王有些不敢相信。

        “这件事要分开说,王妃是女人,进入军营确实不合规矩,但是她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一码归一码,进入军营是要受到惩罚,但是战场上立功,也要奖赏。我跟他们说了军营里的规矩,但是他们说,让王妃以后都住在军营外面就行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特事特办,人要学会变通、、、呃、、、”

        瑞安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王熙识相的闭上了嘴。

        “他们的意思,是说本王不会变通?是说我苛待了我的王妃吗?”瑞安王阴沉着脸说道。

        王熙连忙跪下,道:“属下不敢!只是他们都还、、、要不,还是让王妃回去吧,等下次再和敌军正面交锋,我们再请王妃过来?”

        “胡闹!”

        “确实胡闹。”

        我稳了稳心绪,道:“他们既然十分认可我在战场上的表现,那我就出去和他们见个面,打声招呼,然后就回去吧。这事儿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不好一次又一次的打破规矩。规矩立在那里,就是为了让人遵守的,否则每个人都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破坏规矩,那么军营里成什么了?菜市场吗?要是其他女人也有和我一样的本事,也在战场上杀敌立功,是不是他们也可以在军营里出入如常了?王爷,你是我夫君,就和我一起出去,亲自送我出军营吧。”

        这事儿急不来,虽然我很想从军,但是也不能因此而破坏规矩,只有瑞安王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一个公正严明,绝不假公济私的良好形象,我才能在他们的心里立稳脚跟,才能进一步走近他们,实现我的理想。

        没错,从陆丰年在陆府跟我提起两国交战的事情以后,我就有了上战场的想法,以前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厉害的身手,所以只是想去泽州看看而已。但是后来和土匪交锋,自己突破自己的界限以后,我就有了想上战场杀敌的愿望。

        普通人,别说女人了,就连男人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害怕和恶心的感觉。但是我没有,我第一次和土匪交手,虽然没有杀人,只是制敌,但是丝毫都没有异样的感觉,就跟在家削个苹果一样平常。

        今日在战场上杀了第一个人的时候,我只以为是像土匪一样被我制住了,后来杀得多了,又已经见过了抛头颅洒热血的血腥场面,我的心居然是麻木的,并没有觉得生命在我手中流逝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尤其他们还是我的敌人,我的心理负担就更小了。

        我的骨子里就有一种嗜血的癖好,只是没有被发掘出来而已,今日我浴血奋战,就像为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让我兴奋,让我觉得痛快,我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一定要留在军队,一定要上战场,一定要拿下敌军主帅的头颅,为我,为我的夫君立功。

        瑞安王看着我双目如炬的看着他,知道我在想什么,于是说道:“好,那就听王妃的。”

        我们一起走出大帐,很多军士围了上来,为我欢呼,为我庆祝。但是因为有瑞安王在场,我又是个女人,他们不敢用平时自己庆祝的方式来对我,只好束手束脚的看着我,虽然是一番好意,但是我看着就是莫名的想笑。

        瑞安王也觉得想笑,但绝对不是嘲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些大多数人都目不识丁、内心十分单纯耿直的汉子们,是天底下最可爱的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