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奈何皇叔看上我》-> 第二百五十二章 看透不说
第二百五十二章 看透不说 作者:仪惜流殇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7-04
  •     此刻,旋有怒火的金碧琦自是不清楚,厉敩扬为何要拦着她先上!

        卿灼灼唯站台上等候,有一男子这般守护,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可惜,她就是不明白!

        南风盏到底有什么好!竟是让一小姑娘如此惦记!

        寻思片刻,待回神,已见厉敩扬站在了对面。

        “季谨烛!出招吧!”

        她跟厉敩扬不熟,自是没什么多余的话好说,遂旋动琴身,同他一较高下!

        此间,北月溟又一阵无聊的横了长臂于桌上蹭了蹭,本是想再叨叨两句,可瞥眼瞧瞧,深知自己这闷葫芦师弟,是不会搭理他的!

        不论问几句,都是同样的答案!

        遂只得抬起手臂,攥拳撑额。

        良久,感觉嘴巴干涩!

        “哎!师弟!弄点吃的出来!这干坐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无奈,唯将眉头拧紧,“师兄想吃什么?”

        “糕点!上回你给我的那种就不错!”提吃立马就来了精神,当即将手臂横放桌面,似不想挡住他俩的视线。难得师弟瞥头瞅瞅他,跟他说几句话,“还有!可以再来点花生米!鸡腿?”

        “……”

        所思之深,入神之深!遂根本没有瞧到对面师弟,已是变了脸色!

        转而又侧歪脑袋的将高挑的发辫搭落在了桌面,自显一副得意忘形,“若是再来壶美酒就更好了!”

        “……想都别想!”

        “师弟!”

        “从今往后,不要再于我面前喝酒!”话毕,扭头继续瞧看圆台之上。

        忽又觉自己太过不讲情,遂摆袖施仙法,招来了一盘点心。

        满满一盘,够他吃一阵了!

        转而又落一青花瓷壶。

        北月溟自是瞪大了眼睛,表现的极其期待!

        “别想!只是一壶温水!”

        “……”唯失望的抿抿唇。

        “师兄可还要花生米?”

        “哎,不要了!不要了!”当即摆手,伸手倒水!

        这没有酒!要什么花生米啊!扫兴!真扫兴!

        一杯贴唇,刚饮进小口,就猛地撅唇吐了出来。

        南风盏唯拧眉看之,“这水不热啊!”

        “不是!”摆摆手,直视前方,“赢了!赢了!”

        南风盏闻声揪眉,自随师兄目光移去,瞬见厉敩扬被季谨烛打下了台。

        这次,是用了一招『御风行』将其直接击下的!厉敩扬当场旋身坠地,得后方邹广寒,风烬帆出手扶起。

        “唉!怎么那么狠呢!这招太重了!太重了!我回去得说说她!嗯!好好说说她!”

        南风盏抿唇不语,仅做余光微扫,甚想对其说上一句:得了吧!师兄这是演给谁看呢!

        良久,谢航笙终上台应战。

        南风盏和北月溟自是都很清楚,然却皆只做静看,不出声说破。

        谢航笙的上场,无疑是算准了时间,来给季谨烛一刻缓歇的。

        说真的!纵然是只有十个谛伶参与比试,他都为她悬着一颗心!

        次次提醒自己,她不是卿灼灼!可还是无法,对她视而不见!

        不由得落下一声叹息,就当是替侄儿护着她吧!

        谢航笙旋身下台以后,踉跄着扶了地。瞬时,就被贾晟轩拽了起来,还故作说情的仰头喊了句,“谨烛!我知你嫌航笙笨!想借此多教训一下他!可你也不能不给他面啊!下次,轻点下手啊!别看他五大三粗的!其实就一傻大个!”

        “你说什么呢!”还未站稳,就用小拳拳锤起身。

        卿灼灼唯抿唇浅笑,这确是她给起的绰号!

        弧度未收回,就瞧邹广寒上了圆台。

        “谨烛!”

        那温润之声,再次绕耳。瞬又瞧他礼貌的俯了俯身子,对她一拜。

        她则抱琴低头,以此举回礼。

        “呦!师弟!这家伙是不是你这一届最得力的徒弟?哎呦!我家谨烛可得注意一下喽!不好对付!”

        “……”吃个点心都堵不住他的嘴!咬的碎渣到处喷!

        “邹兄开始吧!”旋琴飞升,转而至半空。

        邹广寒一跃随行,于众人顶上施法比试。

        “谨烛!其实我并不想跟你打!我只是……”

        “既然应战!就好好比试一番!”

        “谨烛!我真的只是想像航笙一样,让你稍缓一阵!你这样打下去是不行的!”

        “……”

        “谨烛!我不会对你使力!你也不要真的跟我打!我们就做做样子便好!我们……”

        “邹兄!还是好好比试吧!”

        “你知道我很关心你!你知道我……”

        邹广寒靠近其身,于交手时,细语情切。

        然都被卿灼灼以功法回击,致使他总也将心中的话道不完。

        “这傻小子!以为到了上面聊悄悄话!我们就听不见了!我耳力可好了!别的不行!一飞之法,一耳之力,足能治这帮初出茅庐的小谛伶!”

        “……”

        无疑!南风盏亦是能听清楚!更听得到师兄的叨叨怪调!

        “师弟啊!你得管着点你这徒儿!没事瞎招惹我家谨烛!”

        “季谨烛自是跟他相处的不错!不然又怎会……”

        “你没听说过单相思啊!你看我徒儿理他么?”

        “……”

        “之前总来我月璃门找我徒儿!皆被我赶走了!我要不挡,这姓邹的还不知要做什么呢!”

        “……平日,谢航笙和贾晟轩也去月璃门,也不见你挡着!”

        “那能一样么!他俩是真心把谨烛当朋友!这邹广寒是吗?”

        “……”

        “师弟你是真糊涂啊!”

        南风盏闻声紧唇,当即深提一口长气,“这华阳宫确是不准有人谈情说爱!就因如此,才禁止女人入内!”

        “那你倒是管啊!”

        “我……”

        “这事儿可就交给你了!你别装看不见!好好盯着你门中谛伶!”话毕,继续捏糕点入口。

        亦是在师弟不注意之时,偷偷瞄上。

        最终,邹广寒被卿灼灼打下了台去。没有对谢航笙和贾晟轩的留情,只因从未将他当做朋友!

        也没有对他太过狠辣,因从前受过他的恩!但卿灼灼也清楚的知道,邹广寒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既然,他有心让她!那她就顺他的意了!

        经多人上台比试,十个名额所剩无几!金碧琦终在下方忍不住,横臂而起,飞升至了她的面前。

        “季谨烛!我要跟你比试!”

        “……好!”知她是带着怨气来的!

        卿灼灼自也不会留情!

        “你可站好了!可千万别被我甩下去!”

        抿唇不语,只做一瞬垂眸。然仅是刹那,就见其甩鞭袭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