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阻止 作者:凛冬已至1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27
  •     想来正常的人都是忍受不了徐氏这一波操作的。

        宁谦辞到现在还好好活着,没有崩溃,想来还是因为意志比较坚定。

        然而……

        再坚定也露出颓废的样子了。

        “日后想要过安生的日子,就好好观察一下具体的矛盾,不要想着和稀泥,仔细想一下解决的方法。”

        宁宴说完拍了拍宁谦辞的肩膀。

        任谁碰见徐氏这种不着调的娘都会绝望的吧。

        “徐氏,既然喜欢在葛家住着,那就让她在葛家住着了,反正葛三不会缺了她吃穿的。”

        宁宴把能说的又重复一遍。

        就没有继续安抚宁谦辞了。

        都是成年人可不能连这么一点儿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若是这样的话……

        徐氏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宁谦辞也是。

        见宁宴离开,花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宁谦辞无力的靠坐在卡座上。

        抿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水。

        在房间里休息好一会儿。

        才起身往外走去。

        母亲既然这么喜欢宁朝阳,那就跟宁朝阳一起吧。

        丢人……

        那就丢人了

        谁家还没有遇见一些不好处理的事儿呢。

        宁谦辞给自己做好思想工作的之后,就往家里走去。

        俞一兮坐在院落的亭子里,啃着熟透了的葡萄。

        葡萄并不是熟透的,放在嘴里还有一些酸涩的感觉。

        吃的时候也得把外皮给剥开,但是俞一兮依旧吃的很开心。

        白屏站在俞一兮身旁,

        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小姐这是怎么了。

        最近似乎铁别喜欢吃葡萄。

        之前还不是这样的。

        往年夏日,各种水果都会吃,也不挑剔。

        白屏正思考着俞一兮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差距就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回头看去,对上宁谦辞的目光。

        伸手在俞一兮的肩膀推了一下。

        “小姐,姑爷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

        俞一兮板着脸,虽然徐氏跑了出去,但是……相比徐氏,俞一兮觉得自己更委屈。

        徐氏那样的人,简直就是脑袋有问题。

        对于俞一兮来讲,嫁给宁谦辞已经算是下嫁了。

        若是还要被徐氏磋磨。

        那这日子还是早早的散伙吧。

        宁谦辞心累的很。

        瞧见俞一兮,到底没有直接走开,把人娶回家可不是为了欺负的。

        递给俞一兮一只手。

        “累了吧,去休息吧。”

        “……”俞一兮松开宁谦辞的手,转而带着白屏往外走去。

        说道:“我要回去看看我父亲,你……自己待着吧。”

        俞一兮话落,带着白屏走了出去。

        白屏无奈的跟在俞一兮身后。

        按着她的想法,这个时候小姐应该小意温柔的哄一下姑爷。

        这男人啊!

        有时候看着非常的正经成熟,但是内里就是一个孩子。

        幼稚的很。

        宁谦辞眼睁睁的看着俞一兮离开,蹲在地上……

        这人呀都是有短板的,原本宁谦辞还觉得自己很完美,现在,得了吧,完美个鬼。

        家里这点儿小时他都搞定不了。

        这还只是有一个女人。

        若是女人多上几个,宁谦辞几乎都不敢想了。

        有些危险。

        家里肯定是一套乱套的。

        幸好幸好,幸好他家里只有一个女人。

        女人其实用不着太多。

        一个就够了。

        宁谦辞在心里暗自庆幸着。

        至于白屏,跟在俞一兮身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如果可以,她是一点儿也不想回去的。

        大公子最近越发的明目张胆的。

        若是一步不离的跟在大小姐身边,或许日子还好过一些。

        但是……

        瞧着小姐这次是铁了心了回家久住。

        这样的话……

        她也得长时间陪伴在小姐身边。

        这时间一长就容易出意外。

        毕竟,就算俞府伺候小姐人不少,她也不能每时每刻都跟在小姐身边。

        更何况,还有其他伺候的人,回去之后肯定会发生一些意外的。

        想到这些,白屏脸上的不安就更明显了。

        之前因为大公子,她都不敢成婚。

        明明小姐嫁出去的时候,她就可以寻一个人成家。

        但是……

        若是真的跟一个管事成亲了,还不得依旧被管事拿捏着。

        白屏觉得,与其在府里找男人。

        还不如嫁给宁家的牛二。

        虽然那憨货五大三粗,老实巴交的。

        但是,但是给人的感觉还是很靠谱的。

        白屏的异常被俞一兮看在眼里。

        对于俞一兮来讲,虽然最近被徐氏烦的不行,但是该有的细心还存在着。

        见到白屏脸色不好看,立马就知道了原因。

        脚步一顿,回头说道:“你不用跟着了,在宁家伺候着吧。”

        “小姐。”

        “府里没有人看着,万一有哪个小丫头忍不住想要搞事情呢,这些就拜托你了。”

        “……小姐。”

        白屏抿住嘴唇。

        伺候俞一兮这么久。

        她还能不知道自家小姐是怎么想的么。

        不过是想要护着她而已。

        或许,等上一段时间,等大公子心思放淡了。

        就可以了。

        白屏转身,往宁家走去。

        牛二守着大门。

        瞧见回来的只有白屏,脸上还带着一丝疑惑。

        “夫人呢?”

        “回俞家了。”

        “……”白屏说完,深深看了一眼牛二。

        尤其是牛二身上的腱子肉。

        在阳光下似乎闪闪发光。

        白屏喜欢极了。

        这样的男人才有安全感么。

        府里那些管事,那些书童,一个个的都柔弱极了。

        牛二被白屏这种怪异的眼神看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

        。

        俞一兮回到俞家。

        到是没有弄出什么风波。

        毕竟已经是嫁出去的姑娘了。

        也不会有人见天的盯着。

        回到小院里。

        俞一兮感觉有些疲累,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醒之后天都已经黑了。

        外头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守着一个丫鬟。

        “白屏……”

        “小姐,白屏没在。”

        从帘帐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是素色。

        俞一兮揉揉额头问道:“天都已经黑了,竟然睡了这么久?”

        “小姐……”

        素*言又止。

        俞一兮抬眼。

        “怎么了?”

        “小姐,您有了身孕了。”

        素色说这话的时候脸红了一下。

        下午瞧见大小姐在床上睡的晕乎乎的。

        怎么也叫不醒。

        她就把府里的大夫叫了过来。

        诊断出消息之后。

        素色惊呆了。

        “怀孕了?”俞一兮伸手在肚子上摸了一把。

        “嗯。”素色点头。

        府医的水平算不上高,但是若是连这点儿问题都解决不了。

        那就没有必要在府里呆下去了。

        “……”怪不得最近喜欢吃酸的还容易生气。

        甚至…

        有些行为都不像是她能够做出来的。

        俞一兮心情有些复杂。

        她那个婆婆也是大了个肚子呢。

        ……

        “去吧大夫叫过来,我问一下。”

        “诺。”素色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就又走了过来。

        素色身后跟着一个提着药匣子的大夫。

        大夫走到房间,先是对着俞一兮拱拱手,随后说道:“小姐,可是要询问注意的事项。”

        “嗯。”

        第一次怀孕。

        可不是得注意一些。

        她还没有活够呢,可不想一尸两命。

        “这些也简单,平日吃食方面尽量不要吃一些寒凉的,出去走动也得注意着,还有心情得保持愉快。”

        “还有吗?”

        “大小姐,您若是在府里住着,其实不用担心的,府里厨房的婆子都是极为有经验的,只要吩咐一声,事情差不多就解决了。”

        “我知道了,素色看赏。”

        素色带着大夫走了出去。

        俞一兮松了一口气。

        怀孕了……

        这么快。

        在那种事情上,她跟宁谦辞都不是很乐衷的。

        不过,有孩子是好事儿。

        得让家里的人知道。

        ,

        。

        陆府。

        宁晏瞧着陆含章带来的太监服。

        “这是要做什么?”

        “你不是要进宫里吗。”

        “我要扮成太监?”

        “可不是,若是你大咧咧的去冷宫,还不得让有心人注意到。”

        “行吧,太监就太监了。”宁晏现在根本就没有选择。

        将太监服换在身上。

        唇红齿白的,还涂着胭脂,乍一看去俏丽的很。

        宫里一些变

        态可不就喜欢宁晏现在的样子。

        陆含章瞧见,小腹一热。

        到底是估计这青天白日的,白日宣淫不大好。

        就努力控制着自己。

        宁晏似乎看出陆含章的纠结,轻轻笑了一下。

        “走吧,衣服都换好了。”

        “去了宫里,你随机应变,我都没有跟皇上说这事儿。”

        “我明白。”

        陆含章的意思就是不能被抓住。

        她若是想要隐藏,身边又没有累赘的时候,谁又能抓得住呢。

        宁晏回头,大概只有陆含章一个人吧。

        两人坐上马车,从一个角门走入皇宫里。

        红墙黄瓦。

        每次到了这个地方,心里的感触就很深厚。

        不仅是因为这个皇宫跟她所生活的故宫构造除了多了一个高塔之外一模一样,还有就是皇宫所承载的历史韵味。

        “就在这里分开吧,皇宫的地图你应该已经熟悉了。”

        “是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我先走了。”

        陆含章话落,往养心殿走去。

        宁晏则是按着记忆里苏公公走路的样子,在皇宫里游荡。

        前朝。

        陆含章走到养心殿。

        苏公公伸手把人给拦住了。

        “……”陆含章眼里闪过疑惑,以往来这里可不会被阻止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