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瓷界无痕》-> 第292章 汪之中的婚礼(三)
第292章 汪之中的婚礼(三) 作者:乌羽草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7
  •     邓琳琳在人群中寻找着李羽新的身影,叶薇也不时的东张西望。欧婷婷坐在不显眼的地方,她的身边原本空着的位置被冯凯抢了过去,魏涛与他们坐在一桌,而李羽新则在另一张桌子的边缘与程晨紧挨着。

        程晨眼神里蔓生喜悦,她没想到李羽新会和自己坐在一起,多日的思念顿时演化成万千柔情,她看着他,心也随他飞驰。

        吴世强在婚礼中充当着月老的身份,他坐在首席亲友团里,与他同座的还有刘志康。

        只听得吴世强对刘志康说:“刘总,你觉得汪之中这个人怎么样?”

        “不错,工作还算认真。”刘志康笑盈盈的说。

        “我准备将卢枫调回一车间,这二车间的位置我看汪之中坐再合适不过啦。”吴世强趁着这个机会想把这事给敲定下来。

        “你在管理,你自己看着办就行啦。”刘志康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是老大,我当然得向你汇报汇报。”吴世强固然霸气,但刚刚拿到那张支票,总不好随便的没了分寸。

        “行。你自己做主吧。我的原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刘志康大度的说。

        “那就这样定了吧,明天就通告下去。”吴世强看看末座的李羽新,他想尽快敲定这事,以免夜长梦多。

        “行啊。对了,你读书的时间定下来没有?”刘志康如有所思的问道。

        “定了,三号我就去上海。”吴世强盘算着自己离开的日子,他必须在离开前布好局面。

        “那就借着这里的喜酒祝你一路顺风。”刘志康端起酒杯与之祝饮。

        “谢谢,刘总。”吴世强迎合着刘志康的祝福一饮而尽。

        “对了,你走的这些日子里,我想让邓琳琳来担任助理的职位,她对各个环节比较熟悉,可以代你管理公司。”刘志康也趁机提出了他的行进策略。

        “好啊。这丫头聪明伶俐,做个助理还是绰绰有余的。”吴世强以为他要下一步将军的棋子,没想到刘志康提出的却是邓琳琳,一个他以为是刘志康相好的女人。

        “这么说,你也是认可她的能力,那我就放心了。”刘志康大智若愚的将邓琳琳放在这个位置,他要的就是迷惑吴世强的效果。

        “我明天将管理的权限移交给她,我看这道命令干脆和汪之中的任命一道下了吧。”吴世强毫不在意的说。打心眼里说,他根本瞧不上这个攀龙附凤的丫头,更谈不上怕与不怕,他原本担心李羽新会重新进驻公司,但没想到刘志康会下这步臭棋,此时吴世强的内心不禁沸起无尽的喜悦,还暗自嘲笑刘志康的无能与天真。

        刘志康看见垂钓的鱼儿已经上钩,他的脸上也禁不住的露出一丝灿烂的笑靥。

        李羽新瞧着这场婚礼的新人,他的眼睛不免瞥向了远远就坐的欧婷婷,当他发觉冯凯那份殷勤而卖力的举动时,他的心不免有些弥乱,虽然他尽力地掩饰与克制,可是内心里依旧是不爽的症结。

        “你没事吧?”程晨忍不住问李羽新。

        “没事。人生在世不称意,何苦强留一抹红。来我今天陪你喝几杯。”李羽新端起酒杯想一醉方休。

        程晨浅浅的一笑,摇了摇头,附在他耳边轻声地说:“我有了,不能陪你喝酒。”

        “真的?啥时候的事?”李羽新惊异地望着她。

        “你说呢?”程晨呵呵一笑。

        “你这话说的,好像是我的是的。”李羽新拿着酒杯玩味一番,挑目说道。

        “就是你的。”程晨几乎是爬在他的耳边像蚊虫一样的说。

        “啊?”李羽新惊诧的看着她,他的表情有些变了形。

        “怕啦?”程晨瞟他一眼,有意戏谑一番。

        “怕啥,反正也是假的。”李羽新神经大条,他哪会怕这八杆子打不着的故事。

        “你忘了那天晚上喝酒的事?”程晨故意提起与李羽新单独宴饮的事。

        李羽新突然想起了那天睡在果州酒店的经历,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他的确一丝不挂的裸睡在房里。想到这,李羽新不由地有些后怕,难不成真的与她交合过?李羽新头上渗出一头冷汗。

        “现在怕了吧?”程晨不动声色的说道。

        李羽新没有说话,他端起酒杯猛然饮下,他一言不发的盯着酒杯,心想,这酒真不是好东西,虽可解忧但也添愁。

        程晨呵呵一笑,伏耳再言:“骗你的。”

        李羽新又是一惊,这女人的心还真是海底的针,估摸着诸葛亮在世恐怕也算不出她们下一句要说的话语。

        李羽新心有余悸的看着她,即便她在开玩笑,李羽新还是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尽力的回忆,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喝醉酒之后的事情。他看得出来,程晨想帮他抹去那天的记忆,不愿提及那夜的事情。

        “生气啦?”程晨娇笑一声,胸前一阵乱颠。

        “生气又能怎样?总不能抱着你飞上天去。”李羽新话一出口,顿时觉得不妥,他偷偷地瞄上一眼,程晨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仿佛还很期待他能带着自己再飞一次。

        “愣着干嘛?新郎新娘过来敬酒啦。”程晨推了他一下,李羽新赶紧从梦靥中醒来。

        “各位兄弟姐妹,谢谢大家来捧场啊。”汪之中春风得意马蹄疾,奔走于四方角落,此时他领着小统计正向李羽新这桌走来。

        “不好意思呀,程晨、李羽新今天招待不周,还请谅解。”汪之中人未到桌声先行。

        “汪翻译,客气了。”李羽新笑脸迎人,先行站了起来。程晨及在座的各位也纷纷起立,各自端着自己的酒杯等待着信任的敬酒。

        “酒得满上,李羽新你的酒得倒满哦。”说着示意身边的酒童给给为添满酒杯。

        “我李羽新不会少你的酒,你汪翻译的酒可得换上一换啊。”李羽新一眼瞥见酒童给汪之中倒酒时换了个酒瓶。

        “这酒有什么问题吗?”汪之中故作惊疑的问。

        “汪翻译,你跟别人喝我不管你,你要是和我们这帮弟兄喝,那就换一换吧。”李羽新对众人使了个眼色,于是众人跟着起哄。

        “好好好,我换我换。”汪之中亲自给自己换上一杯,继续说:“来吧,兄弟们,一醉方休!”

        “白头到老,和美幸福。”程晨首先祝词。

        “来来来,喝完这杯酒,你们小两口慢慢的回去数核桃吧。”李羽新哈哈大笑,众人也是举杯齐笑。

        “干杯!”

        “干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