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种田重生->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第五百三十九章情之一字
第五百三十九章情之一字 作者:念风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3
  •     天上还飘着小雪,此时该来的不该来的人都已经到了。

        沈子生到来之后,第一件做的事就是直接给沈忠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岳父大人,是小胥对不起您。”

        沈忠被身边的小斯搀着,早已经气的说不话来,看着跑过来跪在沈子生身边的沈小春,把头转了过去。

        一摆手。

        “以后我都不是你的岳父了,我没有她那样的女儿。”

        “爹……”

        沈小春不敢置信又惊恐的抬起头,看着已经把头转到一边的父亲,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也不想这样的,都是沈小夏逼她这样做的。

        “您听我……”

        “不必说了,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女儿。”

        沈忠撂下话,由小斯扶着走向一边,看着被架在柴火里的沈小夏老泪众横。

        明明都是他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什么偏偏左手要割右手的肉?

        跪在地上的沈子生抬头看着天上飘下来的白雪,听着耳边伤心欲绝的哭声,淡淡的问自己的妻子。

        “你为什么这样做?是谁指使你的?”

        沈小春打了一个寒颤,身体一僵,制住了哭声,抹掉了眼泪,故作坚强,尽量让自己能平静的回道。

        “没有人指使我,我说的都是事实。”

        “你在怨我?”沈子生终于把目光放在自己的妻子身上,看着她瘦弱的身体,极尽疯狂的眼神中已经隐藏不住的恨意,别开了眼睛。

        对于沈小春他心中一直是愧疚的,这么多年了,偶尔对上她与沈小夏相似的大眼睛,里面流露出的都是悲伤和爱意,他也在试着敞开心扉。

        沈小春被问的一愣。

        怨吗?应该是怨的,但是最多的还是爱,可是那些日日夜夜积攒下来的怨恨哪里去了?

        刺鼻的气味伴着雪花的清凉之气,传进鼻尖,转头看去。法场上,两个壮汉正在泼着火油。

        是火油的气味,所以才如此的刺鼻。

        看着被绑在架子上的沈小夏,闭着眼睛显得那样的安宁,沈小春终于再次失声痛哭。

        她把所有的恨意全都转稼到了小夏的身上,无论是对自己的还是对沈子生的。对自己不能得到相公的爱的无能为力,不能像二妹那样才智双全的嫉妒和不甘。对沈子生冷落自己的怨,对沈子生爱着别人的恨。统统的转稼到了沈小夏身上。

        但是这些却都不应该是沈小夏的承担的,只是这些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所以她只能把这些转变成对沈小夏的恨意,每日每夜的想着,要是沈小夏不存在就好了,她所有的痛苦可能就都不存在了。

        沈子生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同样痛苦不堪的沈小春,深深的叹口气。

        “我原想着我们可以的。”

        “是我的错。”

        轻轻的留下两句话,沈子生走出了已经模糊掉的视线里。他一身的白衣就像是这个已经被浸染了世界里的一柱光,照亮了人的眼睛,洗涤了人的灵魂。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成为她生命里的全部,越是得不到越不甘心,越是爱的死去活来,越是刻骨铭心,越是难舍难安,越是不顾一切,直到最后不可回头。

        渐渐的止住了哭声,沈小春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可能回头了,已经造成的伤害,即便是挽回也无法让人忘怀,这一点她深有体会。

        既然不能回头,就继续往前走,这就是她的选择,她认,认命了。

        一个人的到来终于让沈小夏睁开了眼睛,看着远处站在古老的街道中间一身玄衣的男子,清冷的眼神,卓立的身影,被飞吹散的墨发,不知道为何,沈小夏再次笑了。

        闭上眼睛的时候,她想的都是为什么大姐要这样的对自己,想了很久之后,她终于想明白了。

        这世间最复杂的感情便是爱情,每一段唯美的爱情的结局都是以遗憾收场。如果两个人要是轻易的都能在一起,下一个剧情肯定就是背叛。她其实早就知道大姐嫁给沈子生或许并不会开心,但是这个时代的女子不都是以夫为天吗?既然嫁给谁都不一定会幸福,那么不如就嫁给一个她喜欢的人好了。

        是自己没有想到人心的不足,当你死心塌地的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忘了初衷,想要的就会越来越多,哪儿个女人能忍受每天面对着自己的爱人爱的不是自己?

        这是大姐的选择,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会不会也是这样,为了爱不顾一切。

        她以前只想能在这个孤单的世界里追寻到爱情,此时觉得倒也无所谓了,就像此时已经填满了她眼睛的男子,不管他有什么苦衷,有什么计划,她似乎都为此而觉得伤心了。

        当一个女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不管她有没有能力自救,男人不都是应该表现出紧张的态度吗?

        不然,着爱情要来还有什么意义?

        看着二人毫无顾忌的对视,站在高台上的百里清香狠狠的握紧了拳头,之后又冷声一笑。

        “沈小夏,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见沈小夏还是一直盯着远处的身影在看,也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百里清香一拍桌案。

        “点火。”

        “慢着……”

        肖左郎终于忍不住出声了,不管沈小夏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这交了火油的柴火可是一点便是冲天的火焰,那可真是神仙难救了。

        “公主殿下,这件事下官还需要启奏皇上,毕竟这件事不是小事,一条人命啊!下官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哼!放心,有本公主在,这个责任本宫担着,与你无关。”

        “点火。”

        “慢着!”

        “怎么?肖大人这是想和本宫做对,和天下百姓做对吗?”

        肖左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平静的沈小夏,他急的不行却也无法啊!难道她真的有什么后手不成,不然为何到了此时还如此的安静?

        见肖左郎终于站一边去了,百里清香得意一笑。

        “公主殿下,本官以性命担保沈小夏绝对不是什么妖女。”

        沈子生能占出来替沈小夏说话,百里清香半点都不会怀疑,要是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她也就不会利用沈大姑娘了。

        “沈大人拿命保证?你一人的性命有千万百姓的命重要吗?请你不要为了一己之私,害了百姓。”

        说到这里,百里清香淡淡一笑,同样看向远处人群中身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