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担忧 作者:徐家小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4
  •     

        “放心,我知道你不是在怪我了,只是被抛弃了心中不舒服而已,这没什么关系,原本就动机不纯的人,你没有必要这么在意,不管如何,你都有哥哥。”邪喏摸着云落的头轻声安慰。

        听到邪喏的话后,不知为什么,云落感觉到眼里酸酸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对于灵芷和小白的异常,朝夕相处两年多了,还几番被算计,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做什么,甚至不断的纵容,归根结底就是心中的那点情节作祟。

        云落独身一人踏入荒古,跟这里所有人都不一样,整个荒古,只有她是孤独的存在。即使七宝这种被规则禁制的生灵,荒古也是他的家。

        而云落,一个异世来客,就这么忽然一人突兀的出现在荒古大陆,跟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她一直都在努力的生活,努力的适应,但是每当她要彻底适应的时候,总会出现什么打破她的平静,一次又一次的颠覆她的认知。

        幸好,这个过程虽然艰辛,但是灵芷和小白一直陪着,不管怎样。她也坚持了下来,所以对于灵芷和小白,即使口中不说,她的心里也极为感激,你是知道他们目的不纯,也故作不知,毫无芥蒂的跟她们继续相处。

        真的没有芥蒂么?云落问自己,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当自己的真心换来他们不纯的目的后,怎么可能还毫无芥蒂的,但是云落什么都没做,甚至一如往常跟他们继续相处,以赤诚之心对待他们。

        她不是愚蠢的以为自己会感化他们,而是眼前的平静、温馨,这一路以来的感动和温暖,云落不舍得打破,所以她不断的原谅,不断的纵容,只想抓住眼前的这点温暖,让自己不那么孤独,不那么可怜。

        原本云落觉得这种日子会继续到有一天这种表象再也无法保持,现在听到邪喏的话后,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云落的心头,然后心中的委屈一阵一阵的袭来,云落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哥哥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云落扑倒了邪喏的怀里,一边流泪一遍哽咽的问。

        邪喏看到云落失控的样子,面色未改,什么都没说,只是不停的拍打云落的后背安慰她,心中却波涛汹涌,恨不得把让云落受委屈的人挫骨扬灰。

        七宝怔怔的看着云落时空的样子,清冷的眼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他跟云落一起两年多了,见到过云落各种各样的模样,有嚣张霸气的,有自信张扬的,有温柔耐心的,有宁静婉约的……但是像今天这么委屈无助,像个寻求安慰的幼兽,他从未曾看到过。

        “果然,还是不够啊!”七宝出神的看着云落喃喃自语,声音很小,并没有被大殿的另外两人察觉到。

        “哥哥,让你见笑了。”片刻后,云落就止住了自己的金豆豆,也感觉不好意思了。

        “没有,是我的错,没有早点遇到你。”邪喏认真的说看着云落。

        他现在真的觉得是自己错了,明明早就感应到了盘古血脉降临的,偏偏为了自己的筹谋,拖到今天才见面,云落说的没错,他来的确实晚了。

        “哥哥,人家刚刚只是随便说说。”

        云落感觉不好意思,心想刚刚那么失态,糗大了。

        “对了,哥哥,你一直都没有吸收精血吧,你快去吸收吧,别再耽搁了,秘境马上坍塌了呢。”云落催促。

        “这个不急,虽然盘古精血蕴含的力量很强大,我还是有些手段的,炼化用不了多久的,你放心吧。”邪喏安慰的说道。

        “既然用不了多久,那哥哥你就快点去炼化吧,这里还有七宝呢,你就放心吧。”云落听到邪喏的话后,反而催促的更加厉害。

        “既然云落一直催你,你就快点炼化吧,这种事宜早不宜晚,迟则生变。”七宝听到后,果断的劝说。

        他一直想笑机会跟云落相处,可惜一直都有邪喏搅和着。现在有这个机会,不抓住就太蠢了,至于云落的安全,这里机关重重,也就云落没注意才没有察觉到。

        “是啊,哥哥,你快点炼化吧,七宝说的很对,宜早不宜晚。”云落认真的说。

        “邪喏,你就别在磨叽了,精血都取出来了,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炼化吧。”千仞山也跟着劝说。

        邪喏看到大殿所有人都在劝说自己,转念想到自己早点炼化早点恢复也可以早点给云落撑腰,免得再有不长眼的东西冒犯云落,稍作思虑后就答应了。

        “我进去闭关,大概三五天,你好好呆在大殿里,刚刚已经喂给你很多补充血气的天材地宝,你体内的药力还没有完全炼化,趁着这几天好好炼化,等我闭关结束你的伤就能好大半了。”邪喏临走之前,不放心的嘱咐云落,然后踏入了大殿深处。

        “别说,邪喏这小子一直放荡不羁的,没想到做哥哥还是合格的!”千仞山感叹。

        “确实,我也没想到,会见到邪喏这样的一面。”七宝也感觉很惊讶。

        “七宝,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跟太古生灵认识?”云落直直的看着七宝。

        七宝跟邪喏只见的猫腻,真是太明显了,云落想忽略都不成,现在又听到七宝这样说,忍不住问道。

        “这个,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七宝头疼的看着云,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知道从哪说起。

        “切,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肯定也是太古生灵,哥哥是太古前三的强者,你跟他那么熟,肯定也是太古强者了,只是作为太古你怎么躲避天道的,这么久晃荡在天道眼皮子底下,居然没有被发现?”云落探究的看着七宝。

        说到这里,云落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个个都不简单,小白和灵芷不说,没想到七宝也隐藏了大秘密。

        “云落,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没想过隐瞒什么,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已,至于天道的事情,只是用了一些手段而已。”七宝无奈的摊了摊手。

        “算了,懒得理会你这些秘密,反正你也不会对我怎不利,有秘密就有秘密吧!”云落最终决定不再深究。

        “云落,你快炼化体内的药力吧,你现在太虚弱了,只能躺在暖玉上,我看着都心急。”千仞山看道云落一直关心别的事情,忍不住开口。

        “现在懒洋洋的,什么都不想做。”云落对千仞山撒娇。

        自家孩子自己心疼,对于盘古族的幼崽,千仞山宝贝的不得了,听到云落这样说,立马心疼的说:“道衔小子,你闲着也没事,快点过来帮云落炼化一下药力,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一点眼力劲儿。”

        七宝听到千仞山的话后,觉得自己很无辜,不过他也想帮云落做些什么,因此没有反驳就直接大手放在云落丹田帮她炼化了。

        或许是因为吸收药力后身体慢慢在恢复,也或许可能因为七宝给云落带来了足够的安全感,刚醒没多久的云落,在七宝帮忙炼化药力之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唉,盘古族的孩子,总是这么多灾多难的,这是盘古族的宿命啊!”看到云落沉沉的睡过去,千仞山忍不住叹息。

        上天给了盘古族妖孽的天资,也给了盘古族沉重的枷锁,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两天后,大殿中,云落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精神。

        “七宝,你能感受到灵芷他们几人的位置么,这秘境危机重重的,我不太放心他们。”云落问。

        “不知道,这个秘境里,植物的灵智早已被侵蚀,我没办法交流,神念有限,并不知道他们的位置。”

        “这下为难了,不知道这两天他们三个怎么样,秘境里处处都是危机,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抗住。”

        虽然灵芷三个做的事让云落心寒,但是在一起那么久了,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云落也不一样灵芷三个出什么事,现在几人不见了,还是会忍不住担忧。

        “不会有事的,灵芷和小白天赋不俗,不比青狐族的那群人差,你别担心。”七宝安慰。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还是忍不住担心,从化形后,灵芷就没有跟我们分开过,这突然分开了一时不适应,再说了。灵芷和小白,一个聪慧有余应变不足,另外一个不说也罢,怎么能让人不担心。”云落说。

        “不会的,这秘境咱们差不多也探过一遍了,他们应该心里有数,不会乱闯的。”七宝不以为意。

        在太古都算得上珍贵的阵符,足够保几人平安了,他到希望灵芷几人出点什么事好暴露更多的底牌,可以邪喏已经不在了。

        “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出来,他是这里的主人,肯定知道这些。”云落望向大殿深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