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同姑姑达成共识 作者:安若夏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11-07
  •     一秒记住【旗 .】,热门免费阅读!

        此时苏澜正在前去和薄卿云见面的途中。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厉水瑶反咬了一口,甚至连前些天才传出被白良平罚在家中闭门思过的白夜白也紧跟着白良平来了蓉城。

        同往常一样,今天陪薄卿云出门的还是樊玉。

        “苏小姐,这边。”

        樊玉像个门童似的在包厢门外站岗,一见到苏澜,就笑容满面的同她招手。

        苏澜摘了墨镜走向她。

        眼瞅着整个偌大的咖啡馆,除了少许工作人员和樊玉外,一个陌生的客人都没有。

        不禁笑说道。

        “早晓得你们把整个咖啡屋都给包了下来,我就不用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了。”

        临近春节的蓉城,寒风刺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宫外孕流过一次产的关系,苏澜现在的身体很怕冷。

        今儿个出门时。

        瞧见窗外的天空飘着雪,她又找了条围巾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除了墨镜,还戴着口罩和帽子。

        一件宽大的羽绒服更是把她衬来像个粽子似的。

        “苏小姐颜值永远在线身材好,即使穿的这么臃肿,依然是最时尚惹眼的一道风景线,不会让人觉得你胖,反而还很有个性呢。”

        樊玉此番彩虹屁才刚拍完。

        紧接着苏澜就听到薄卿云在屋子里接话道:“这才是对冬天最起码的尊重,我就不信那些在零下十几度还光着膀子露胸走红毯的女明星们,是真的一点都不冷。”

        屋子里看着暖气,苏澜一边把自己身上厚重的外套和帽子围巾摘下来,一边笑着走向薄卿云道:“姑姑说的是。

        她们啊,一点都不尊重冬天,居然想用自己渺小的肉体,去抗衡零下十几度的寒冷,纯属自不量力,活该找罪受。”

        “来,快坐下喝点热饮暖暖身子,你往后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为了美,只要温度,不要风度,万一冻坏了身子骨,连孩子都不好生。”

        薄卿云亲自给苏澜斟茶倒水,樊玉轻笑着把包厢的门轻轻的掩上,姑侄媳你一言我一语,看似寻常聊天,其实是关系融洽和亲密的象征。

        尤其是苏澜接话时唤薄卿云姑姑,薄卿云并没有再像第一次见面时,郑重其事的纠正她,说自己是薄卿云,不是厉珒的亲姑姑厉芃芃。

        这就说明,薄卿云现在对厉家的怨念已经没有那么深了,甚至极有可能和厉老爷子的父女关系都已经得到了修复。

        苏澜笑着接过薄卿云递来的热饮,浅浅的喝了一口后,得体又不失精明的笑问道:“姑姑今儿个一大早就约我见面,应该不止是为了叮嘱我天冷了要多穿衣服,不然冻坏了身子会不好生产吧?”

        “我听说昨儿个晚上你大舅陆温纶死在了紫霞山庄。”薄卿云接了苏澜的话头,为自己个儿也倒了一杯温热的咖啡。

        “的确死了,而且还是副总统白良平亲自手刃他的。”

        薄卿云听闻此言,喝咖啡的动作一顿,连忙就问:“副总统?你说是白良平杀了他?”

        “对啊。”

        苏澜看着薄卿云吃惊的面庞,笑了起来:“很意外吧?毕竟这两人相识多年,而且好的要命,即便是天底下所有人要杀陆温纶,白良平也是最不可能会对陆温纶痛下杀手的那个人吧?”

        薄卿云的确是万万没想到树敌众多的陆温纶,居然会死在好朋友手里,人性之丑陋,果然是看得越清楚,越让人毛骨茸然。

        “的确有点意外。”

        她神色恍惚的再一次端起了咖啡杯,仿佛只有触摸着从咖啡杯子上传递出来的热量,她才会觉得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冰冷。

        偶尔而也还有一丝温暖可言……

        “姑姑,还有更意外的呢。”苏澜看着薄卿云,一想到薄卿云利用她来揭开慕一笙的身世之谜,她心里就有口怨气难消。

        “什么更意外的?”薄卿云看着苏澜眼中的若有若无的笑,心间翻滚起了复杂的情绪,霎时间捧咖啡杯的手越发的用力了。

        她显然开始紧张了。

        该不会……

        真如自己原来猜想的那样,当年趁她醉的不省人事之际,抹黑占有了她并让她怀上了慕一笙的男人,真的是当今副总统白良平?

        “一笙哥的父亲是副总统。”苏澜用肯定的语气告诉她道。

        薄卿云:“……”

        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薄卿云的表情瞬间凝结成雕塑,显然,她内心对这个最终结果并不是很想要的。

        “苏澜,这种玩笑开不得,对方可是副总统!!!”

        薄卿云还在心存着最后一丝侥幸。

        她不喜欢白良平。

        早在她十八九岁第一次认识白良平的时候,就晓得他是个十分阴险狡诈的人。

        更何况如今的白良平已经混到了副总统的位置。

        凭借她对白良平的了解,慕一笙绝不会因为是他的儿子,就更加飞黄腾达。

        反过来,白良平为了保住他现在的名利和地位,极有可能会给她和慕一笙带来毁灭性的危险。

        陆温纶的死,就是一个特大型危险讯号。

        他天能为了自保杀了陆温纶,今天就可以为了自保杀了她们母子。

        利欲熏心的白良平,早就变成了一具无情的冷血杀人机器。

        “我有证据。”

        苏澜拍拍薄卿云微微颤栗的手,让她别害怕:“别担心,我不仅有白良平亲口承认自己是一笙哥亲生父亲的录音。

        还有他和外交部部长柴玉山的女儿柴今歌乱搞男女关系的音频,一会儿我就把录音文件拷贝一份给你,如果他胆敢对你和一笙哥不利,我们就曝光他。

        他那么想当下一任总统,把钱财名利这些身外之物看的这么重,量他也不会拿自己的仕途来和我们同归于尽的。”

        “你倒是看的通透。”薄卿云和苏澜四目相对,只觉得年华易老,芳华已逝,现在都是苏澜这些年轻人的天下。

        她老了。

        也该退出舞台了。

        “我不是看的通透,只是吃过的苦,面临过的危险,比好些人都要多上几倍,为了更好的活着,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得不比敌人先算计上一步。”

        只有话心思去想对方要走什么路,再想办法把对方的路给使劲堵死,这样她的处境才不会变的比今天更加糟糕。

        薄卿云点头附和着道:“是啊,在我还没有被你厉爷爷逐出家门那些年里,我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未吃过苦,不知道人间疾苦的温室公主。

        可自从未婚怀孕被你厉爷爷逐出家门,我一气之下又远走他乡,然后在路上不停的被人追杀,慢慢的,我也就变成了现在的你。

        工于算计,心狠手辣,虽然活的很累,却也不后悔,毕竟,同任人宰割糊里糊涂的活着,我更愿意清醒着冷若冰霜。”

        “那姑姑利用我去揭开一笙哥身世这笔账又当如何算?既然你我现在都是心狠手辣之人,那姑姑就应该了解,我们这种人,胃口大的什么都敢吃,唯独吃亏这件事,却是半口都不想咬的。”苏澜咬着吸管,轻轻的摇晃着杯子里的热饮。

        薄卿云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她一点都不担心苏澜是真的要和她算账,勾唇笑道:“这件事,的确是姑姑算计了你。

        姑姑这厢给你赔不是了。”举起杯子同苏澜示意之后,又同苏澜说,“另外,我打算把你厉爷爷即将划给我让我继承的家产,全都给一笙和范范,并尽快给他们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还差不多。”苏澜笑了起来,如今她事业有成,同厉珒夫妻关系琴瑟和谐,什么都不缺,大仇人陆温纶也死了。

        显现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身边的每个人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获得幸福,她和薄卿云达成了要给慕一笙范范尽快举行婚礼的共识后,便离开了咖啡馆。

        殊不知,白夜白的人早已埋伏在她车上,待她一上车,还没把驾驶座那边的车门关上,一支冰冷的枪口就抵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靠!

        这特么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她,不知道以前做过这种事的人全都死了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