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我们重新开始吧 作者:安若夏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05
  •     全本 .,最快更新爆宠骄妻,老婆你放肆狂!最新章节!

        柯安晏一走,房间立即就陷入了一种令人尴尬的寂静。

        范范低垂着眼睑。

        想着她一路跟着上来找慕一笙的原因,她的面颊有些发烫。

        慕一笙则是眼神炙热的看着她,目不转睛,目光越看越炽热,如同他看着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座红红的火山。

        什么都不需要说,也什么都不用做,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就会被滚烫的温度烘烤着皮肤,这种滚烫的反常的温度,似要把他身体里的水分全部都吸走。

        一心以为这是因为看到了心爱的姑娘,所以才本能的激发出了这种反应,全然不知,这种反常的发热发烫,有很大部分原因都是喝了药酒的缘故。

        只是因为喝酒的时候,只是浅浅的喝了几口,不似徐静琪,把杯子里所有的酒都喝光了,所以慕一笙药效发作的时间才会比徐静琪缓慢一些。

        “你……”

        慕一笙笑看着范范,忽然间腼腆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连话都说不利落了,他笑了起来,恢复了平常,问道。

        “你怎么来了?”

        “我……”

        范范有点心慌,一脸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模样。

        慕一笙不想为难她。

        便走向沙发:“不想说,就不要说,这边坐。”

        “哦。”

        范范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向沙发。

        彼时。

        出了房间的柯安晏,进入了慕一笙对面的房间,也就是徐静琪误以为慕一笙在里面的那个房间。

        “什么情况?”

        柯安晏一脸懵逼的看着沙发上的徐静琪,白皙的脸庞和欣长的颈项上,挂着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儿,每一颗汗珠儿在灯光的折射下,都闪耀着晶莹剔透的光,宛如水晶。

        柯安晏还是个雏。

        他不是第一次瞧见这种性感美好的身材曲线,却是第一次喉结滚动,露出了渴望的表情。

        因为药效发作而进入了睡眠模式的徐静琪,此时只觉得浑身热的难受,礼服的领口被她解开了扣子,一双修长的美腿在黑色轻纱材质的裙摆下若隐若现。

        那白皙如玉的光泽,散发着一种要命的诱惑,让小柯这个纯情三好青年,抑制不住的内心的欲望,轻舔了一下自己的唇。

        热……

        倏然间,徐静琪红润的唇间溢出一道呓语,眼睛半睁半眯,似有要转醒过来的迹象,这迷离朦胧的眼神,月发生的要人命。

        柯安晏紧拧着眉头,双手下意识的攥成拳头,指甲用力的嵌入掌心,仿佛只有疼痛的感觉,才会让他保持清醒。

        他这方看着徐静琪曼妙的身材曲线,心慌意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慕一笙那方,亦越发的觉得身子热得难受。

        “一笙……”四目相对着沉吟了半晌,范范还是决定勇敢的面对现实,她开口同慕一笙说:“我们重新开始吧。”

        慕一笙听闻此话,原就高兴的眼眸闪耀出来的光,登时越发的闪闪发光,他忍不住欣喜地向范范求证:“你说什么?”

        这副又惊又喜的患得患失模样,深怕自己刚才听岔了,产生了幻听,范范目不斜视的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吧。”

        是真的。

        慕一笙急急起身坐到范范这边来,双手紧抓住她一只手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重新开始了吗?”

        天知道他有多害怕这只是一场梦,一场醒来就会回到原谅的虚幻之梦。

        “是真的。”

        慕一笙欣喜若狂的反应在意料之中,可他的体温却让范范一秒进入了高度警惕状态,她隽秀的眉峰一拧,忙问。

        “你怎么了?”

        “高兴啊。”慕一笙以为范范问他的眼睛为什么泛起了泪花,“从我认出了你的那天开始,我就每天都在期盼着今天的到来。

        那年,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尸体在我的怀中冷却僵硬,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把毕生所学全部用尽了,都救不回你。

        如果当时不是还有病床上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的苏澜要照顾,我怕没有人帮你办身后事,会让你横尸荒野,我当时就想跟着你一块去了。”

        慕一笙说的都是真话,那年那天,他抱着舒岚的身世,真的很想和她,还有她腹中的孩子,一起去阴曹地府团聚。

        慕一笙的眼泪和话语,让范范失神了一阵,她从未想到,前世的自己在离开人世的那一天,给慕一笙带去的伤痛竟是那样的痛彻心腑。

        不过……

        “我说的不是这个。”她迅速回过神来,抬手捂着慕一笙的额头,道,“我说的是你的体温,好烫,你在发烧吗?”

        慕一笙并不觉得自己的体温有什么诡异之处,他深邃的眼眸里泛着喜悦的泪光,对范范说:“是啊,在发烧,就像以前一样。

        不管是天天见面,还是久别重逢,我看到你,都会身子发热发烫,然后把你立即揉进我的身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治愈我的发烧。”

        “……”

        范范倏然间很想一巴掌拍死他,秀眉拧得越发的紧了,她猛地推了他一把:“别闹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是正经的。

        你的体温,现在烫的很不正常。”

        不知是受了药物的影响,还是慕一笙自己选择了遵从欲望,他猛地一个身子前倾,双手就撑在了范范的身子两侧。

        “你要干嘛?”眼看着他的俊脸一寸一寸的从上方覆盖下来,范范在他的压迫下,慢慢的躺了下去,但脖子还高昂着。

        手肘撑着沙发,依旧保持着正常防御的神态,现在的慕一笙让她觉得极为不正常,“我还没有做好进行这一步的心理准备,你最好不要乱来。”

        慕一笙急急的喘着气说:“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范范屈膝抵住他的胸膛,不让他压下来,然后冷静的凝视着他的双目道:“所以我才说你的体温烫的有些不正常。”

        身为慕一笙前世的妻子,她们同居了将近半年,她对慕一笙的身体十分熟悉,亲热的时候,的确会体温升高。但却从来没有哪一次,是在还没有运动之前,就烫到了这种程度的。

        慕一笙似有些不耐烦了,他扯开领带,强行把范范抵着他胸膛的膝盖压了下去,嗓音粗重地道:“你死后,我就没有碰过女人。

        今天好不容易可以开荤了,能正常才怪。”他说罢,便俯首吻住了范范的唇。

        “唔——”

        范范双手使劲的推他:“我不是这个意思,一笙,唔……”所以的声音都湮没在了慕一笙激烈的吻中,这个男人就如同他自己说的那般。

        他饿极了,现在只想饱饱的美餐一顿,其他的任何人和事都不想分心去关注,谁也抵挡不住他的攻击,他要娶范范。

        这一次,谁都阻止不了他。

        “不可以……”

        一吻结束,慕一笙便开始解开束缚,范范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抓住慕一笙的手道,“不可以,我只是答应和你重新开始。

        可没说重新开始就是直接滚床单!”

        楼下的梁盼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派了个人前来观察情况,此时前来观察的人,正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室内的动静。

        她不认识范范的声音,而慕一笙对范范的占有欲,在药效的催化下,抵达了忍耐的巅峰,为了释放的他,变成了一头蛮横的兽。

        “啊——”

        范范优美的颈项被他重力的啃了一口,她发出一道痛叫,外面梁盼兰听到女子的叫声,面色一喜,立即就蹬蹬蹬的跑下楼同梁盼兰禀报。

        “夫人……”她先是气喘吁吁的唤了一声梁盼兰,梁盼兰此时正在和检察院院长徐振邦还有陆芷柔温荷一起闲聊。

        陆芷柔之所以会和她们待在一起,是因为和徐振邦是熟识,而徐振邦又一直以老友的身份缠着她说话,尽管年轻的时候,关系并不是很铁,却也不好不理人。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梁盼兰凛冽的目光扫向那名女佣,佯装一副被人打断了聊天,很不高兴的模样。

        “出……出事了。”小女佣则装作一副事情很严重的样子,梁盼兰眉头一挑,露出发现此事不简单的表情,同小女佣道。

        “旁边说。”然后便故意往旁边走了两步,小女佣立即护耳在她耳畔细语了一阵:“事儿成了,现在正是激烈的时候,动静可大了。”

        因为她手捂着嘴唇的关系,陆芷柔和徐振邦等人都看不到小女佣的唇语,温荷盯着梁盼兰越来越严峻的脸色,紧跟着推动剧情的发展。

        微眯着眼,说:“看盼兰这脸色,只怕是出了大事了。”

        听着她这话,陆芷柔的眉头微拧了下,然后就下意识的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心想,该不会是范范和慕一笙在楼上出事了吧。

        “不好了。”听完小女佣的话,梁盼兰迅速回到陆芷柔徐振邦温荷三人跟前,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们道,“小丫头说,徐小姐好像在楼上的房间里被一笙欺负了。”

        她说的很隐晦,徐振邦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猛地睁大眼睛,高声问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去拉架啊!!”

        他带女儿来,是来相亲挑女婿的,可不是被人欺负的,而且他膝下就只有徐静琪一个女儿,平时可宝贝了,甭说是打,连骂都舍不得,如今听说徐静琪被欺负,哪里还淡定得了。

        “嘘……”

        梁盼兰竖起食指,示意徐振邦不要大肆宣扬,然后同徐振邦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欺负,是另外一种欺负。”

        大家都是年近半百的中年人,立即明了梁盼兰话里的意思,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的表情,陆芷柔则是立即转身就开始往楼上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