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仅有你令我痴狂》-> 第71章 第一次的擦身
第71章 第一次的擦身 作者:闻香可人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09
  •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秦牧依依以后再不会轻易交心, 职场或许更适合淡如水的君子交往吧,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她不够圆滑。

        “麻烦把这些交给乔总。”许娉婷将几个文件夹放到秦牧依依的桌上。

        “为什么不亲自交给他?”秦牧依依望向许娉婷,不知道是不是没休息好,她看上去一脸倦色。

        奇怪了,之前她可从来都是目不斜视的直奔乔其天的办公桌,今天怎么转了方向?自己没招她呀。

        “等下我会很忙。”许娉婷直直的盯着秦牧依依的脸,昨晚暧昧的画面又浮现在脑子里,最后的那一刻乔其天喊的是依依,从始至终他都当她是秦牧依依的。

        “许小姐,我有什么不对吗?”见许娉婷一直这样眼神怪异的盯着她,秦牧依依甚是奇怪,虽然她们互不讨喜,却也没发生过正面冲突。

        “我在想,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这样。”扔下这句话,许娉婷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往门口走,鞋跟撞击着地板,刺激着耳膜。

        什么什么本事?这人是哪根筋不对了,没头没脑的扔下这么一句,秦牧依依无奈的摇摇头,算了,懒得跟她理论,不过,怎么都觉得今天的许娉婷感觉怪怪的,难道是她想多了?

        乔其天来的时候,秦牧依依正对着电脑不停的敲击着键盘,原本身姿英挺的他瞬间不知道该迈哪条腿才好,心也跟着加快了速度,

        经过了昨晚,第一句该说什么呢?

        嗨,你好?这样是不是太没责任了,或许该说,昨晚的事很抱歉,但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不不不,想到那不属于秦牧依依的香气,乔其天又觉得这样太唐突了。

        自己还真是笨到家,明明觉得那个人就是秦牧依依他才情不自禁,可早上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对那个人竟有点吃不准了。

        “没想到乔总也有迟到的时候。”乔其天正兀自的纠结着该怎么开口,恰好抬头的的秦牧依依便笑着招呼。

        “偶尔放纵了一下自己。”乔其天干干的一笑,昨晚确实是放纵了,酒这东西还真是罪孽之首。

        “乔总,昨晚谢谢你帮我挡了那么多酒。”他为自己挺身而出,她到好,招呼也不打一下就溜走了。

        “说的什么话,我可是男人,呵呵,有危险必须往前冲的男人,”此时秦牧依依的小脸正沐浴在阳光里,娇俏温润,让乔其天想到一个词:岁月静好。

        是啊,有她便岁月静好,如此想着望向秦牧依依的眸光便愈发的痴了些,依依,昨晚那个人是你吗?

        想是她,又怕是她,纠结的很呢。

        “乔总......”看着盯着自己的眸光,秦牧依依红了脸,这眸光太烧人。

        “噢噢噢。”乔其天忙收会自己贪恋的眸光,这种事该怎么启齿?

        他探头望向秦牧依依的颈后,奈何,如瀑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脖颈,根本就看不到他想要看的东西。

        “乔总,这是许小姐让我交给你的。”秦牧依依将许娉婷放下的那几个文件夹交给乔其天。

        “好的,嗯,那个,依依,你平时喜欢用什么牌子的香水?”乔其天接过那几个文件夹,状似随意的问道,那残留的香水味,让他记忆深刻,他相信那香水的主人便是昨晚的那个人。

        “香水我很少用呢。”秦牧依依道,家里香水到是不少,但大多数都是摆在橱柜里做装饰品,而且多数都是果小西送的,用他的话说,香水是女人的第二件衣服,必须是要有的。

        但果小西这个嘴里的必须对秦牧依依来说却没有多大的诱惑,她更多时候都不用香。

        “这样啊。”乔其天若有所思的看了秦牧依依不一样,不用香,可香味并非是酒店特有的,而且也绝非是廉价的那种,那种残留让人联想到知性优雅。

        “乔总,有什么问题吗?”见乔其天一脸的疑惑,秦牧依依问道,难道是她的错觉?刚刚觉得许娉婷怪怪的,为何现在又觉得乔其天也怪怪的。

        “没,没问题。”乔其天摇摇头,以秦牧依依的反应,并不像昨晚有什么事发生一样,可若不是她,又会是谁?

        甚是不解的乔其天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眼角的余光瞄过去,秦牧依依正低头写着什么,只能看见她光洁的额头,该怎样才能知道答案?

        乔其天真心觉得自己有点不男人,连这样一件事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曾经热闹的三人帮再没了秦牧依依的加入,喜欢结伴而行的两个人也形同陌路,别人虽然好奇,却也懒得探问一二。

        “你和洛美吵架了?”午饭因为没有秦牧依依的加入,安友宝直接冲了上来。

        “她对于我来说是不相干的人,谁会和不相干的人吵架。”秦牧依依淡淡的回应,关系至此,不想过多的解说。

        “看来你们之间是真的有问题了,能和我说说吗?看我能不能解开。”安友宝举着兰花指看着秦牧依依。

        “我的亲姐,你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有些话一旦说出来就变了味,这么说吧,我和她的友情再无可能,谁对谁错也不是我关心的了。”想到沈洛美的那番话,秦牧依依就觉得戳心。

        秦牧依依可以不介意别人看她的眼神,也可以不介意那些怎么编排她和乔其天的关系,但现在往她身上扔屎盆子的是沈洛美,她不能理解,也无法接受,她们之间再无调和的可能。

        看她不顺眼对她有意见可以明着说,至于暗地里放黑箭吗?关键还是子虚乌有的。

        “既然你这么说,我便无话可说,虽然我先认识洛美,但对你们的感情是一样,我来除了这事,还准备告诉你,我跳槽了,以后我们三个相聚也难了。”安友宝望着秦牧依依。

        “你要走了吗?”听安友宝说要走,秦牧依依竟有些失落,虽然安友宝娘气了些,却是值得交往的人,她相信这次自己肯定没看错。

        “舍不得我吗?”安友宝扯了扯秦牧依依的头发。

        “如果我说舍不得,你会留下吗?”秦牧依依挑眉看着他,原来有情并非是好事,在面对分离时你会有悲凉上心,无心就无感。

        有时候真想做个无心的人,这样或许会更开心。

        “当然不会,缺心眼儿才会择低而选,即便我也很爱你。”安友宝对秦牧依依抛了个媚眼。

        “所以呀,不舍得又能怎样,你终究是要走,我终究会是孤独一人。” 秦牧依依耸耸肩,分离在所难免,要学会适应。

        “不要说的这么伤感,搞得好像我抛弃了你一样,同在一座城市,还是可以经常见面的,你一个电话我就会飞来。”安友宝拍了拍秦牧依依的肩。

        “事实就是你抛弃了我呀,友情真的很不靠谱。”秦牧依依一脸委屈的看着安友宝。

        “好了,乖,姐姐抱抱,要开心噢。”安友宝伸开双臂环住秦牧依依的肩膀,并用了用力,这样一个拥抱胜过更多语言。

        送走了安友宝,秦牧依依给果小西打电话,吴女士都交代了,她总要找个人同她共度晚上的时光,除了果小西她实在没有可约的人。

        其实她不是没考虑过乔其天,可是因为秦炎离,她缺失了勇气。

        “怎么了美人,我刚刚在忙。”果小西的电话响了很久才接听。

        “就是想告诉你,想你了。”秦牧依依嘻嘻的笑着,也只有对果小西她才心无城府,无所顾忌,也许只有从小建立的友情才夯实吧。

        “我也想美人,可惜今天的事实在多,估计又要熬夜了,好了,先不说了,去忙了,等改天送你一套情趣内衣。”

        “我要情趣内衣有什么用,我现在急需一个陪我度过天黑的人。”秦牧依依正在这叽里呱啦,听筒里却早已传来了忙音。

        “坏人,竟然这样就把我的电话挂了,晚上我一个人要怎么过吗?”秦牧依依对着听筒恨恨的撇嘴,却也没有再打过去,果小西说忙定是真的很忙,不然绝对不会就这样挂了电话。

        乔其天有业务应酬早早的就离座了,秦牧依依脸幻想一下的希望也破灭了,看来真的只能孤家寡人了

        没有人相陪,秦牧依依只好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街道,为了谨防秦炎离那小子骚扰,她将手机调成了免打扰模式。

        雨没有征兆的飘落下来,淅淅沥沥,淅淅沥沥,秦牧依依兀自的撑起一把伞,很多时候她喜欢在这样的雨雾中穿行。

        远景近影,在迷黄的路灯和灰色的雨雾下,结成朦胧一片,像一张网低低的压下来,齐齐整整挺立的楼宇也似乎堆叠在了一起,雨滴顺着伞沿儿,滴答滴答的滚落到地面,浓浓的雨味儿。

        因着这薄雨,路人的脚步变得急促起来,唯有秦牧依依依旧保持着闲散的姿态,她并不急着去做什么,只是消磨这无奈的时光罢了。

        随意的逛了一会儿,秦牧依依便决定去找个地方慰籍一下自己的肚子,于是边走边抬头看路边的门脸,不知道是自己没留意,还是对方脚步匆匆,总之就在下一秒,秦牧依依便和擦身而过的人撞了个满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