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5章 作者:笑寒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16
  •     尤妈被赶去哪个庄子了?”段旭霆沉声问道。

        “老奴不清楚,新夫人那边没漏出一点风,老奴曾派人去调查,也没能调查出来。”

        段旭霆闻言,脸色就更沉了。

        苏怀宁握着他的手,道,“别着急,明日一早,我们这就直接去问艾晴儿。”

        尤妈被人诬陷,赶出段家,她和段旭霆若不当面过问一句,还以为她们的人好欺负呢?

        哼……

        敢赶走她的人,那么,接下来,艾晴儿,你就要做好护着自己人的准备了。

        李婆子说了这么多,口渴了,端起宁欢倒的茶水,大口喝下半杯,又提起段旭城和段旭津事情。

        “大少爷的婚事,是皇上赐婚,娶的是安乐侯的亲妹妹,洪家原先的七姑娘,今年六月份成的亲。”

        洪家,是指安乐侯府洪家。

        上次,三皇子谋逆,洪家也参与其中,事后,洪家人都死了,当初立了一个大功的洪智孝逃过一劫。

        皇上论功行赏时,免了洪智孝的罪,还免了洪智孝一母同胞亲妹妹的罪。

        如今,洪家也就剩下洪智孝兄妹两人。

        今年年初,有人上奏折江南一地方知府,贪污百万雪花银,洪智孝主动请命前去江南调查。

        三个月后,洪智孝就查出知府私藏的百万雪花银,和五个私库满满的金银珠宝,玉器首饰,绫罗绸缎,字画古董等财宝。

        并且,还平反了上百个老百姓的冤案,把知府贪污的一些田地,房产,铺子等不动产,当即还给了百姓,赢得了百姓们的称颂。

        而洪智孝并未将这份功劳揽在自身上,而是推送在了皇上的头上,使得江南百姓对皇上崇敬有加,纷纷称颂皇上是一名贤君。

        白得了一国库的财宝和百万雪花银,还得了一个贤君的头衔,皇上十分高兴,当即就赏了洪智孝一千两白银,还恢复了洪家的爵位,封洪智孝为安乐侯,把侯府还给了洪家。

        并且,将洪智孝的妹妹,赐婚给了段旭城。

        “二少夫人是新夫人的表妹。”李婆子吧啦吧啦,把大少夫人的事说了,又提起了段旭津上个月新娶的媳妇。

        “说是艾老爷亲姑姑家的孙媳妇的娘家表妹,哎,说是表妹,这亲戚关系就远了,但二少夫人进门后,和新夫人关系特别好,两人处的就跟亲姐妹似的,呸呸呸……老奴说错了。”

        这婆媳之间差着辈分呢,她怎么能说人家是姐妹。

        “那就跟亲娘倆儿般,亲的不得了。”李婆子撇了撇嘴,改口道,但表情却是满脸不屑。

        

        “少爷,少夫人,饭菜做好了。”这时,一直在小厨房里做饭的邢娘走了进来,行礼道。

        她见到苏怀宁时,眼眶就红了。

        苏怀宁对她笑道,“这段时间,裴妈那边,幸苦你了。”

        裴妈卧床不起几个月,都是邢娘侍候,李婆子和两个小丫鬟也会帮着搭把手,但还多亏了邢娘,不然,裴妈早没命了。

        邢娘眼红红,当即跪下,道,“老奴不幸苦,老奴还得跟少夫人请罪。”

        “你快起来,邢娘,有事坐着说。”苏怀宁吩咐宁丹搀扶邢娘起身,还拿了一个小杌子给邢娘坐。

        邢娘就道,“这事说来,就长了。”

        “自从新夫人进门后,这水萫苑的嚼用就被新夫人停了,说是各房的陪嫁丫鬟婆子,由各房自己养着,公中不给出这份银钱,还说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别人家都这样,没理由段家不这样做。”

        以前,段家就剩段旭霆一个嫡子,多多少少,都是段旭霆一个人的,所以苏怀宁嫁进段家后,就没去计较那么多,不管是陪嫁下人,还是段家下人,所有府里的嚼用,都是从她自己的私房出。

        而段家明面上的那点收益,都被苏怀宁存放在另一处。

        苏怀宁懊恼道,“我倒是忘记了,要给你们留点银钱。”

        当时离开京城太急了,她只给段武峰留下了一笔银钱傍身,还把段家的财产都还回去了,却忘记了要给李婆子等人留下银钱。

        这都是她想的不周到。

        邢娘继续道,“不给饭食,连老奴们的月钱都停了,裴妈气不过,就去找新夫人理论。”

        “裴妈说厨房里的食材,都是少夫人的人自己种的送来的,段家根本没付银子给少夫人,少夫人自己的食材,凭什么少夫人的人没的吃?”

        “新夫人心里恨着裴妈跟她做对,才会被她诬陷。”邢娘吸了吸鼻子,哽咽到,“当时,那大板子打下来,是一点儿也没省力,肉都打烂了,出了好多血,都见骨头了。”

        “裴妈伤的那么重,新夫人只派人把裴妈抬着往水萫苑里扔,就那么扔地上,也不派人去请大夫来,连一文钱药钱也不给,呜呜,老奴没办法,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裴妈死,就擅作主张偷偷去求了二少爷。”

        “是二少爷指点老奴,让老奴主动请调回水萫苑,这才逃过一劫,没得落个跟裴妈一样的下场。”

        邢娘说到这,脸上满是对苏暮修的感激。

        还不是他提点了她,那她的下场,比裴妈好不到哪里去。

        “还是二少爷聪明,得知新夫人克扣水萫苑里的人的吃食后,就没再让人送食材来段家,而且,每个月还给奴婢们五两银子的嚼用,裴妈的药,也都是二少爷买了送来的。”

        “这阵子,多亏了二少爷,不然,少夫人回来,早就见不到老奴几人了。”

        邢娘呜呜哭出声。

        李婆子也眼泪汪汪。

        还是木香道,“好了,李婆子,邢娘,你们都别哭了,你们放心,少夫人回来了,就不会让你们白受了这委屈去。”

        哼,敢欺负水萫苑的人,自然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木香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苏怀宁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警告道,“不许乱来,艾晴儿再不好,名义上也是我的婆婆,是长辈,我表面上若是对她有一丁点的不敬,传出去,那就是大不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