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逆乱黑色年华》-> 六三二章 无药可救的一群人
六三二章 无药可救的一群人 作者:只爱金泰妍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1-11
  •     当那数百冰锥与那团紫色光球碰撞在一起的刹那,紫色光源球瞬间四散成一个个独立的小圆球,朝着那冰锥攻击而去,所有冰锥在遇到小圆球的时候瞬间被那紫色的光源吞噬殆尽。

        也有那么十多二十个冰锥没有被紫色光源吞噬,而是相持不下了半响后刺穿了紫色光源,朝着季君月所在的位置射了过来……

        月音回那边同样危机惊险,因为两团偌大的紫色光源球攻击而来的时候,一个攻向了碧颜天,一个攻向了他。

        月音回见此也不敢大意,手中玄力凝结而出,动听的声音明明犹如净化心灵的梵音,却透满了无穷无尽的冷血与残酷。

        “焚灵吞天,灭!”

        随着月音回的话音落下,无数白影从他周身争先恐后的飞出,透满了狰狞与嗜血的朝着那团偌大的紫色光球吞噬而去。

        瞬间,整个大厅充斥满了犹如冤魂般的嘶嚎厉叫,让正方空间陷入了犹如地狱般可怕的境界。

        随着那些犹如幽灵般的白影与分散成一团团的紫色光球碰撞抗衡,周围的空间渐渐发生了恐怖的变化,昏暗整洁的大厅慢慢开始流出血一样的鲜红色泽,渐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而后淹没了整个地面。

        众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惊了,一个个瞪大眼珠子溢满惊恐的看着那逐渐在脚下蔓延的血色,不仅地面,甚至墙面,屋顶都在慢慢的流淌出殷红的血液。

        耳边有着阴风在呼啸,有了凄厉狰狞的嚎叫再嘶吼,眼前触目可及都是血色,无不在刺激着普通人的心脏。

        站在大厅外的侍卫们惊悚恐惧了,几乎凭着本能的后退逃跑,而站在大厅里,站在遍地血腥当中的楚云月几人也必不可免的恐惧了。

        这样匪夷所思恐怖之极的画面远远超乎了常人能够承受的范围,哪怕是一国帝王,哪怕是经历过战场的大将,更或者是被季君月训练过的异兵团成员,这一刻,看着这可怕诡异的画面,心口不受控制的停跳后又猛然跳动,整个情绪几乎暴涨的到了几欲崩溃爆炸的边缘。

        所有人都僵硬的站在原地忘了动弹,只能任由那本能的恐惧将自己吞噬。

        楚云月和苏木烨几人明明已经全身僵硬,却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朝着季君月跑去,欲要挡在她的身前。

        然后还不等他们靠近,站在季君月身边的秦澜雪已经随手一挥就将他们所有人全都从大厅中挥了出去。

        碰碰碰……

        一道道重物落地的闷响,楚云月等人被摔得狼狈至极,可一双双眼睛却在落地的第一时间看向了大厅中伫立不动的季君月。

        “君儿!……”

        “季君月!……”

        数道担忧的声音传入季君月耳里,季君月并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周围血腥的画面和射来的零散冰锥。

        “我没事。”

        她知道阿雪出手有分寸,虽然会让他们受伤,却不会要了他们的命,所以才没有在第一时间阻止阿雪的举动。

        至于为什么不出手让他们安然落地,与她来说只要不死都不算什么大事,几人都是男人,磕磕碰碰无所谓,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秦澜雪。

        秦澜雪的思维本就异于常人,他没有直接出手灭了他们就是因为知道她不会让他们死,所以才只是将他们挥出去。

        秦澜雪已经为了她退了一步,若是这个时候她还继续前进奢望几人不受一点伤害的话,才是真正的害了他们。

        一旦她太过保护几人,于秦澜雪来说就是不允许的,他会没有任何余地的弄死这些抢走她关心和注意力的人。

        季君月回答了一句后,唇边斜起一抹冷妄的笑意,挥手撤去保护结界,手中瞬间出现一把通体黑紫约莫一尺多长,呈细长圆柱形的长刺。

        那长刺顶端手柄是一条盘旋威武的细长紫黑长龙,此时龙身正握在季君月的手里,龙的额头一枚漆黑闪烁着暗莹的光芒能源石镶砌其中,诡异霸气,只一眼就给人一众非比寻常的震撼感。

        不远处的碧颜天几人甚至在这长刺出现的时候感觉到了一股浓重强大的威压,那气势震慑的他们都有些心口颤动。

        几人吃惊的转头看起来,就看到远处约莫十**岁的女子手握诡异的犹如一根细长圆柱的东西凌空一划,刹那间磅礴之力无形散开,那几十道朝她射去的冰锥瞬间在空中炸裂消散,毁的一干二净。

        嘶!

        碧颜天几人心中一震,若说刚才他们没有感觉到这女子有多强,那么现在她这一一出手,那一瞬之间爆发出的威压和气势,让他们微微有些呼吸不顺,足以确定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

        季君月的实力竟然在他们之上!

        这……这怎么可能?!……

        一直坐在旁边看戏的云煌也惊了,他知道这女人的实力强,因为当初就是他自己对上也只有一半赢的把握,可没想到她回到自己的身体后实力居然会增强这么多,不但能与碧颜天和月音回对打,甚至隐隐超过他们!

        殇玄和殇魈两人也震惊,不过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多想,因为那几个跟鬼似的缠人的东西一直在纠缠着他们,让他们渐渐陷入了狼狈的境地……

        碧颜天看着自己的攻击被对方一招就轻松化解了,冰雪般美丽剔透的眼睛第一次出现了除漠然无情冰冷之外的情绪,震惊,难以掩饰的震惊。

        尽管只是一瞬,却是实质存在的。

        不过碧颜天并没能惊楞多久,因为有十多个紫色光源球已经突破了他的围剿,朝着他所在的位置极速飞射而来。

        碧颜天没有忘记月音回的衣袖是怎么被吞噬殆尽的,自然也不敢大意的让那些光源球接近自己,在它们靠近时,手中幻化出无数白雾飞雪形成一张偌大的网朝着那十多个光球包围而去。

        白雾般的大网铺洒包裹住十多个光源球时,两股强大的力量碰撞瞬间爆发出可怕的飓风,四散开来时地动山摇,整个房屋都在距离的颤抖,飞沙走石间灰尘蔓延,无数装饰基石噼里啪啦的坠落摧毁。

        明明地动山摇犹如遇到最强级地震般,可是站在飞沙走石中的季君月几人却没有丝毫的摇摆或者站立不稳,这个时候只要有人仔细看,甚至会发现一个可怕的想象。

        那就是季君月几人虽然站在那快速倒塌摇晃的房屋之中,可是她们的脚却在脚下裂开崩塌时凌空伫立着,就仿似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托住他们的身躯一般。

        “君儿!快出来!……”

        “阿姐……”

        “季君月!……”

        ……

        一道道焦急恐慌的声音响起,不过楚云月等人虽然没有在房屋之中,但是房屋中碰撞的强大力量也让整个院落开始颤动分裂,几人几乎站不稳的开始摇晃起来。

        季君月直接挥出一道光源,那紫色的光源淡淡的带着几分迷离感,从房屋中飞出去后就将院子里的一众人团团笼罩起来。

        紧接着所有人都惊恐的发现他们竟然被那偌大的一团紫光托起,犹如被包围在一个圆形大球中一般,快速的朝着府外飘去。

        “去外面等着,我不会有事。”

        在远走时,楚云月等人听到了这么一句冷静却让他们莫名安心的话。

        安全将众人送离后,季君月看向月音回那边,那些白影竟然在遇到她的源力时没有尽数被吞噬,大部分只是缩小了形态仍旧在狰狞的与各个光源球抗争。

        季君月若有所思的看了月音回一眼,这人美的犹如谪仙,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透满了仙气,哪怕一只衣袖被吞噬干净也没有让他显出半分狼狈,反而给他染上了三分真实的美感,不再如之前那般缥缈。

        她有种莫名的直觉,这人的实力应当要比碧颜天还高一些……只是……

        只是什么,季君月也说不明白,就是感觉不对劲……

        不过想不通的事,季君月只会记着,不会浪费过多的时间去思考,而且她也没有太多时间与这些人耗下去!

        顿时,季君月手中的九凰墨渊剑凌空而起,随着她的一声冷酷厉喝:“刺龙裂天,灭!”

        凌空旋转的九凰墨渊剑顿时分散出数百道分身,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铺天盖地的朝着碧颜天和月音回刺去。

        周围空气瞬间因为这磅礴骇人的力量出现了扭曲,罡风阵阵,犹如刀刀风刃似要撕毁一切。

        碧颜天和月音回瞬间感觉到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朝着自己砸过来,将他们笼罩的刹那竟让他们胸口一窒,顿时气血上涌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好强悍的力量!

        两人瞳孔一缩,脸上除了微微有些苍白外并没有任何的惊变,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足以应付着骇人的一击,唯独透过他们轻微波动的眼神能够看出那被掩盖的慎重和沉重。

        “冰封万里!”

        “万变魔域!”

        两道声音响起时,无数玄力从碧颜天和月音回两人身上爆体而出,无数寒冰以碧颜天回中心四散开来,那快速蔓延的速度快的根本让人看不清楚。

        那层层扩散的寒冰每一寸都带着能够令人粉身碎骨的力量,每一寸都有着无数密集的锋利精锐的犹如针尖一般可怕的利器。

        不仅如此,这寸寸蔓延的寒冰甚至在半空凝结成数百道冰剑,朝着那铺天盖地以吞天灭地之力射来的长刺攻击而去。

        月音回声音溢出之际,他的周身同样玄力爆发,那白灰带着点浑浊的玄力瞬间化为无数亡灵狰狞咆哮的朝着那些长刺吞噬而去。

        不仅如此,季君月几人还发现四周的景象在月音回出手的那一刻全都改变了,不再是摇摇欲坠残破不堪的房屋,而是漆黑无比的深渊,什么也看不到。

        入眼全是黑暗,周围阴风阵阵寒凉刺骨,犹如一把把无形的刀刃,刮在身上竟然能够以无形成利器,伤人性命。

        季君月感觉到那森凉的气息吹来,连忙闪身避开,就在她往左边避开时,又有无数如寒风般无形的森寒之气吹拂而来。

        季君月及时化出源力防御,那些森冷的寒风竟然在触碰到护体光源的时候,发出了犹如利器碰撞的蹡蹡刺耳之音。

        果然,那些寒风能够伤人!

        季君月眼底浮现一抹冷笑,以为这样就能困住她?

        “源化潮量!”

        一道璀璨的紫光瞬间自季君月体内透体而出,化为一个偌大的巨人身形凌空飞跃,一拳当空砸去时,整个黑暗瞬间震动。

        下一刻便被那吞天噬地的力量彻底撕裂,光线一寸寸浮现,转眼,黑暗退去,周围狼藉摇摇欲坠的房屋景象再次出现,就连那遍地的血色也不见了。

        秦澜雪仍旧站在她身侧,在黑暗退去的时候第一时间将视线落在了季君月的身上,确定她没受伤后,无数黑气自他体内透体而出,朝着月音回所在的地方袭去。

        而此时的月音回却因为玄力化为的亡灵被那些长刺连连穿透,又在季君月撕裂了他幻化出的魔幻世界受到了反噬,顿时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随手化出一道结界,惊险的挡住了那些破空而来的长刺。

        呲呲!

        当长刺撞击在那护体结界时发出了阵阵撕裂般的刺耳声响,站在保护圈中的月音回双手成掌抵挡着那强大的攻击力量,脸色越来越白,无数细密的汗珠从他光洁的额头冒出,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而出沾染了那透着盈盈光泽的白衣,晕染出无数凄美的形状。

        就在这时,月音回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阴寒刺骨的冷铺天盖地的袭来,连忙抽出一只手看了也不看的朝后一掌拍出,无数玄力喷涌而出,与那阴寒的黑雾碰撞开来。

        “噗……”

        刹那,月音回只觉五脏六腑一阵撕裂般的剧痛,鲜血涌出,与此同时,结界破裂,那无数把长刺在朝他的身躯刺来的时候居然合成一把,狠狠的刺在了他的肩头。

        那强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震飞出去,撞在了后方的墙面,直接穿墙而过落在了这处院落背后的一处花园之中。

        而那攻击向他的黑雾也将他整个人笼罩,瞬间让他犹如被万千毒虫噬咬般疼痛不已。

        月音回心中杀气弥漫,一股骇人的力量在他体内聚集,可却在出手的时候削弱了近乎一半,所以当那灰白的玄力透体爆发时,虽然震散了周身的黑雾,却也让一缕黑雾犹如灵蛇般钻入了他的体内。

        那是蛊宗秘典的第七层术法,黑气入体变化幻化成蛊虫,而这蛊虫已经并非一般的蛊虫,而是由术法炼制而成的灵蛊,除非是抵达神阶的人,否则就要日日受这灵蛊噬咬灵魂。

        那是一种比千刀万剐还要惨烈痛苦的感觉,不会立即死去,却会让人生不如死,除了自杀,就是直到灵魂被吞噬干净后,彻底消失在这六道轮回之中。

        碧颜天那边也一样,纵使他使出全力也无法抵挡那强悍的力量,那数把冰剑在与长刺碰撞时竟然寸寸断裂消失于无形,很快那些长刺就穿透他的攻击朝着他直逼而来。

        碧颜天同样凝结出结界挡在身前,可是那些长刺的力量太过强大,根本不是他的实力能够抵挡的。

        只僵持了片刻,他周身的结界就慢慢碎裂,那些长刺如同对付月音回一样,在朝他刺来的时候竟然尽数合并,直接刺入了他的肩甲。

        那强悍的力量直接将他整个人震飞了出去,穿透了左边的墙面飞到了一处林荫小道。

        碰!噗……

        重物坠落的声音以及吐血的声音一同响起,也就在这时,本就有些狼狈抵挡的双生子因为受到了两方人打斗的力量波及,一个不备被鬼骨魔兵长长的白骨骨节直接刺穿了男人最重要的部位。

        “啊!……”

        “嗯!……”

        两道略显凄厉的痛吟听起来隐忍而惨烈。

        殇魈和殇玄瞬间捂住了受伤的地方,那动作看起来极为**而滑稽,面色也红紫青黑一片,额头青筋并茂看起来狰狞至极,憋了半天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退去血色的唇角只是不断的溢出阴沉又痛苦的沉吟声。

        周围原本就破碎的房屋也因为刚才那数道强大的力量而彻底毁于一旦,以几人为中心的方圆百米全都被夷为了平地。

        这还是因为季君月在镇国公府之外布下了一层防护结界,否则就凭刚才她和碧颜天、月音回对打爆发出来的力量,足以将方圆十里的地方夷为平地。

        唯一一个置身事外的云煌和他身侧的**、苦短,虽然没有被打,可是三人处于战斗点,而且双方打斗的太过突然,他们根本来不及避让就被月音回的魔法吸了进去,也被里面的风刃割的狼狈不已。

        三人的衣服上至少有十多道被划开的裂口,而且就算用结界护体,也仍旧被季君月爆发出来的骇人力量煞的气血翻涌脸色煞白,整个气息也都跟着紊乱起来。

        虽然不算受了重伤,却也算受了轻微的内伤,被那强大的力量震伤的。

        不过饶是受了点波及,三人的注意力却不在自己的内伤上,而是带着点震惊的看了看左边和后方百米出摔在地上狼狈至极的两个尊者。

        **和苦短再回头看向那伫立在废墟中勾着一抹冷笑的女子时,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脚底瞬间爬起了一层寒意。

        这……这女子太……太可怕了!……

        她竟然将渊海冰宫和葬月殿的掌权者打成了重伤,弄得如此狼狈,要知道两位尊者可是巅峰虚神的最高境界,只差一点就能踏入神阶了!……

        云煌也罕见的惊讶了起来,他之前看到季君月出手只觉得她强,但最多也就是跟碧颜天和月音回打成平手或者高出那么一点点而已,可在她最后出手那一击时,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

        季君月这个女人的实力比碧颜天和月音回还要强大许多,似乎已经到达了神阶……

        云煌不知道季君月并非这个世界的人,而且她的实力是按照真正的修真界的实力来定论的,修真者的实力本来就比这里的修行者高,同为一个实力层次的人,修真者还要比修行者强了那么两个小层级。

        本来修行者之间的实力就存在了极大的分化,哪怕只是高了那么一个小层级,也只有一半的还手之力,也就是说有一半的可能是被压着打。

        季君月同样算是修真者中的返虚境界,虽说返虚境界相当于这里的巅峰虚神,可实则力量要强大那么两个层级,所以季君月现在的实力相当于这里的至尊神人中期。

        碧颜天和月音回只是巅峰虚神的高阶实力,并未突破神阶,自然不可能是实力相当于神阶的至尊神人中期的季君月的对手。

        几乎可以说两人遇上季君月,只能被压着打。

        季君月看了一眼抱着受伤的地方疼的说不出话来的殇魈和殇玄,又看了看远处狼狈的坐躺在地上的月音回,她可记得刚才阿雪对月音回出手了。

        “你给他下了蛊?”

        ------题外话------

        没有二更了喔~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            </div>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