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纹阴师》->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不死欲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不死欲 作者:啃树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0-19
  •     听着这惊为天人的层层解刨,那贪狼壶里的声音有些惊骇:“你为什么,可以轻易的猜到,这足足一千年,无数次更新换代,至今才成熟,你却能……”

        “不是我聪明,能推测这不断更新代代菜人阴术的原理……而是我能读懂人心,知晓人性,只要按照人的*,不断推理这道阴术,就能还原事件大部分的事情。Ω Δ

        “有时候……人欲,真是可怕。”

        “纵观人类漫长浩瀚历史,使人进步的,皆是*……”

        “人对长生的贪婪*,人对口腹之欲的贪婪*,人对性与繁殖的*,人贪婪懒惰的*……只不过,他们是以人的梦想对*进行美化。”

        程琦站起身,平静的说:“有人说,要长大后当老板,赚很多钱,有人说,我长大后要吃遍天下的美食,有人说,以后要找个漂亮温柔的老婆……那都是少年时代的梦想吗,不——是少年时的*。”

        “长大以后,梦想交替?不,不,那是*改变了,人最无稽的地方,是喜欢用梦想美化*。”

        那壶里彻底沉默,忽然间,她问:那你——有*吗?

        咳咳!

        程琦猛然咳嗽了一口浊血,手帕上一片鲜红,喃喃的说:“有,我也有*……何谈长生?我现在就要死了,我还不想死,不死……是我的*。”

        她忽然沉默在这言简意赅的对话中。

        壶里的魔崇能感觉到,这个八十年代,到处游走各个村落山寨,才十三岁咳嗽的病弱少年,他体内有一个巨大的胸怀与抱负,他是一个极可怕,又复杂的聪明人。

        他的思想逻辑很清晰。

        他仿佛胸怀天下,又仿佛有一只巨龙在他心中蛰伏。

        最足以证明这一点的,是他隐藏得太深,才十三岁,就已经是一名深不见底的阴行大家了。

        “十三岁?”

        我听到这,忍不住心中震撼。

        古代的阴人往往年少就继承家业,十分早熟,如果按照白小雪的这种天才状况,她如果十六岁那年,没有出现意外,应该也是十六岁的阴行大家了。

        但是,十六岁和十三岁,看似只差距了三岁,却是天壤之别。

        贪狼壶继续说当时发生的事情。

        “我们走吧……”

        当时,程琦看着咳嗽出的血液,又看着安庆,站起身,“如果你们要反抗,我可以帮你们,算是我研究你们这些村民的报酬。”

        “我……我……”

        安庆蠕动嘴唇,止不住的震惊。

        他当时,也只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青涩少年,虽然叛逆,嘴上虽然说讨厌被吃掉,却心底,和其他的菜人一样,不断渴望着,憧憬着,像是怀春少女一样,崇拜着强大的邢家人——他们的神祗。

        对于他们而言,他们这个妖村里,生活的这些卑微的青蛙,能成为主人餐盘上的美食,拿起刀叉,大快朵颐,是最大的荣耀。

        而眼前,这一切,对他这个小小的少年,太过震撼了,无数的思想席卷着脑袋,冲击着被奴化的思维。

        我们……

        原来我们不是青蛙,我们是……人,我们也本该有尊严……

        程琦带着安庆离开了,回到村里。

        安庆犹豫了一下,咬紧牙关,还是把看到自己的真相对同伴全部说出,他太不甘心。

        那一日,安庆对大家大声说:”我们是人!我们应该有人的尊严!人人生而平等!我们也一样,我们从不是谁的奴!他们竟然把我们当成食物,这太残忍了!太恶心了!”

        但是,他们这些菜人,还没有敢立刻谋反。

        因为他们太恐惧了,那无数年以来的敬畏早已扎根,根深蒂固,他们也太弱了,他们只是一群食用的菜人。

        他们只能默默积累实力,打熬内脏,偷偷修炼道家内功,在这里,他们没法修炼阴术,只能练起武行大家的手段。

        这些菜人,本身就是最接近神仙的一群人,在太岁的盆腔孕育出生的一批族人,自然厉害无比。

        而其中,安庆也是一个阴阳人。

        阴阳守恒,是菜人中的极品美味,这种人,其实更符合道家阴阳理论,拥有极快的内家功修炼速度。

        就像安清正这个阴阳人,在我们店里,修炼内家功的速度,除了我这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之外,是第二快速。

        并且,那些村里的菜人还有个谋划,在自己即将被食用之前,开始服用一种慢性毒药草,以自杀式的办法,给邢家人下毒。

        “呆了一年,程琦离开了,但是那些菜人的反抗,仍旧在酝酿,又过了两年,终于有一天深夜,安庆在村里大院,终于成为了武行大家,他仰头长啸,要把一身的积郁全部发泄,他们要开始了……这些代代被人食用的家畜,开始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我仿佛在其中,听到了壮烈。

        那贪狼壶里的声音,幽幽然的对我们几个人说:“那场战争,实在太惨烈了,他们修炼武艺,用自杀式给邢家人下毒,猛烈的突然反击,彻底把对方打蒙了……邢家,被投毒,并且这群阴人,本身害怕武行大家,很快就败北了下来,那些愤怒的菜人,开始屠杀邢家人。”

        那是一场惨烈的斗争,一群被饲养的羔羊,猛然间露出獠牙,开始反抗。

        那天,整片山村都染满了鲜血。

        两族人在整片山地里尸横遍野,开始了撕心裂肺的屠杀,这是生死之斗,是食物链上的种族之争。

        这是肉猪对人类的不公反击。

        获胜了的安庆,带着剩余的十几个族人,匍匐在墓碑前抽泣,“赢了……我们终于赢了,历经千辛万苦,我们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成为一个人了!”

        安庆带着贪狼壶,仅存的族人,离开了。

        我听到这,说道:“但是剩下来的安庆,当年的大英雄,后来,怎么会变得那么残忍呢?”

        “这个世界,本就是残忍的,却还能变得更加残忍一些,菜人也是如此,因为安庆当时,还没有沉浸在喜悦与解脱多久,就发现了一个更加残忍的真相,这在他的心中埋下了一根刺。”

        那水壶里压低了声音。

        我沉默了一下,忍不住问:还有更加残忍的事情?怎么会?那菜人,这个世界已经对他们够残忍了,现在已经解放了,怎么可能还有……

        “他杀死邢家人、折磨他们的尸体时候,发现他们的身体,有一种病变,男性不谈,她们的女性都有一种共同的疾病,子宫癌。”

        我猛然浑身一震,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不可思议的说:邢家人,也是多心家族的人?其实,也是菜人?

        “是。”

        贪狼壶里的魔崇压低了声音,确认了我难以置信的猜测,“那时,安庆最后一个当年的疑惑,也彻底清楚了,他们被人食用,根本没有生下后代的时间,那么,投放在水池里,源源不断的受精卵蝌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我沉默,从邢家人的身上来。

        他们这些菜人,其实都是邢家人的子嗣,他们杀掉的,都是他们的亲生父母……

        我的冷汗,彻底冒了出来。

        真相,竟然如此的恐怖和残酷……

        “其实,我亲眼目睹了所有,一场悲剧,一场漫长的魔咒。”

        那魔崇说:“我在这片壶里呆了千年,看过最初的一代代菜人的改进,其实,在很久以前,真正的邢家人就已经死了,因为菜人的反抗,并不是第一代,当时的菜人,也开始反抗,也突袭了真正创造他们的邢家人,只不过,那些菜人……他们后来,又成为了新的邢家人,继续圈养菜人。”

        “我仍旧想起了上一代,三百年前,那一位邢家创始人,他和安庆一样,强壮而有领导性,他当时获胜之后,过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那惊人的贪婪食欲,也开始大快朵颐。”

        贪狼壶里的魔崇,继续缅怀:

        “他当时是那么说的,既然我们成人了,那么,就应该奖励自己,我们也应该享受人的权利,我们像人一样,也应该开始养猪,大口吃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