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唐门毒宗》-> 第五十一章 毒变阵
第五十一章 毒变阵 作者:粉笔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9-19
  •     琳琳怒气冲冲地冲入主厅后,奔到桌案前,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气鼓鼓地瞪着唐九儿。Δ』

        唐九儿却一脸淡然地瞥了她一眼,合上了桌案上的书:“说。”

        “我明明都告诉了师父你子画是怎么欺负花柔的,您为何还要罚她?明明是子画昨晚……”

        “放肆!为师需要你来教我?”唐九儿不悦地瞪她一眼,琳琳怒不可遏的气势立时锐减,结巴起来:“可是……可是……”

        “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唐九儿眼皮一耷拉:“出去!”

        琳琳闻言咬唇不语,人倒也不走,就站在桌案前。

        唐九儿再抬眼时,表情都带着阴冷劲儿:“想我把你扔出去?”

        琳琳退后一步:“你不公道!”

        “公道?我是她的公道吗?”

        琳琳想要张嘴说话,但被唐九儿阴冷的表情镇住,不敢再出声。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唐九儿起身走到琳琳面前:“我要教的,可不仅仅是毒功。她得知道,世道是什么模样,人心又是什么颜色,而活着只能靠她自己。”

        唐九儿说完不管琳琳的反应一指厅门。

        琳琳缩了脖子,转身自觉地默默朝外走,刚迈出厅门没两步,就看到回到院里的花柔,一瘸一拐地冲进了西厢房。

        琳琳回头看向唐九儿,可厅门却“咣叽”一声关上了。

        琳琳尴尬又无奈地咬着唇,低头快步往东厢房回,才走到院中,就听到了西厢房里压制不住的哭声。

        与此同时,一串得意的笑声也毫不掩饰的从东厢房里飘了出来。

        琳琳皱眉,有些忧心地看向了西厢房。

        但见花柔将蒙头的被子掀起,一脸怒火的从屋里冲出来,手里还抓着不知从哪儿弄得一根棍子。

        琳琳心里咯噔一下,心道不好,而就在此时院门却砰砰砰地响了。

        “来了!”

        琳琳大声应着,仗着自己背对东厢房而对花柔偷偷地摆手。

        花柔挂着眼泪气呼呼地拎着棍子站在西厢房门前,双眼直勾勾地瞪着对面窗前的子画。

        她忍不住了,她想不管不顾地去揍她一顿,先把这份委屈撒出来再说。

        但是,这突然的叩门声,还有琳琳的摆手却让她的理智回来了些许,没有不计一切地冲上去。

        “机主?”

        琳琳的惊讶之声响起,花柔下意识地看向了院门处,她不仅看到了唐贺之,还看到了慕君吾。

        花柔心里一慌,连忙后退,将房门掩上了。

        “告诉毒主,我有要事与她相商。”唐贺之很客气,并没有直接进院。

        “好的,您这里稍等。”

        琳琳没有闭门,立刻返身回跑,向主厅奔去。

        花柔藏在虚掩的门后,她心跳得很快,脸上发烫。

        她羞愧,她觉得丢脸,她庆幸自己没有出去打架让慕君吾看到她野蛮不堪的一面,但她也羞愧自己为什么活得像是泥沼里的杂草,而对方却耀眼如星辰。

        就在花柔嫌弃自己的时候,东厢房里一直埋头看书的子琪懒洋洋地开了口:“谁呀?”

        毒房可是个清冷院,上门来的绝对是稀客。

        子画脸贴着窗棂:“机关房的人。”

        子琪立时抬起头:“哪个?”

        “机主,还有新来的那个,叫慕……”子画话都没说完,子琪竟一把丢下书册冲到窗前张望,还把子画给挤开了。

        子画有些惊讶地打量着她姐:“姐,你不至于吧……”

        子琪似乎没有听到子画的声音,她脸颊飞红,整个人兴奋又紧张地开始摸发辫,而她的双眼始终盯着站在院门口的慕君吾。

        子画看着子琪如此,眼珠一转笑着拿胳膊肘杵了子琪一下:“我说姐,你该不是喜欢上这个慕……”

        “胡说!”子琪白了一眼子画,昂着下巴奔去镜前整理妆容。

        此时,琳琳的声音在外响起:“二位请随我来,师父在主厅。”

        子画立时笑嘻嘻地看着子琪:“好好好,我胡说行了吧!可是姐,你再不出去,人就进去了。”

        子琪倒是不着急地换着头上的珠花:“怕什么?他总还是要出来的!过来,帮我看看哪个好看?”

        就在子琪忙着打扮的时候,琳琳已把唐贺之与慕君吾引进了主厅。

        “去弄些点心来。”唐九儿将琳琳支出厅后,扫了一眼唐贺之和慕君吾,冷声道:“什么事?”

        “姥姥要我们修复阵法,这事儿需要毒房配合。”唐贺之挺客气,但唐九儿表情冰冷,没有一点热度地看着唐贺之,一声不吭。

        唐贺之见状,尴尬地清咳了一下,解释道:“是这样的,君吾破了五方阵后,门主要我修复并提升五方阵的威力,我本想换些高级阵法,但设了两次都被君吾轻松破解,若再遇上他这样的,破阵不过是迟早的事!所以……”

        “要什么毒?”唐九儿依然冷冰冰的。

        唐贺之立刻转头看向慕君吾,等他开口,但他万万没想到慕君吾一声不吭,根本不接茬。

        大爷的!

        唐贺之心里骂了一句,无奈继续,没办法,谁让这俩都是高冷无比呢!

        “按照现在的设想,五方阵内有十五个小阵,需要至少十五种不同程度并能相互发生反应的毒。”

        唐九儿听到此处,眉一蹙:“知道了,待我弄出来会叫人送过去的。”

        “毒主,请恕弟子冒昧。”慕君吾此时不但开口,还上前一步:“这十五种毒……恐须由我亲自筛选。”

        唐九儿眼神瞬间变得凌冽:“你?”

        “九姑娘勿恼!”唐贺之一看唐九儿那眼神顿感不妙,赶忙上前圆场:“君吾他所言并非有意冒犯,你不妨先听听他的道理。”

        唐九儿盯着慕君吾将他从头到脚的打量了几个来回,而慕君吾始终平静淡定地站在那里,眼神更是无波无澜。

        “好,且说说你的道理。”

        “阵法乱的是眼,迷的是心,但心思清明者并不受困;毒,伤体乱脉制约纵横,畏者退,医者解,也是有所不达之处。”

        慕君吾不急不躁不卑不亢,徐徐说道:“但若在阵中正解之径沾了不察之毒,潜伏体内,到了局中即便想退,怕也是晚了。”

        唐九儿冷哼一声:“说了半天还不就是阵中置毒而已,你要什么我给便是,何须由你来选?”

        “毒主可能误会了。”慕君吾看着唐九儿,眼里透着傲色:“我在阵中并非置毒,而是,想要用毒摆出五个毒阵,并配合五方阵演变,终成十五局毒变阵。”

        唐九儿睁大了双眼。

        慕君吾昂着脑袋,略略欠身道:“因为我是布阵者,所以唯有亲自挑选,才能找到最适合的“阵眼”,创造最妥帖的毒变阵。若是如此冒犯了毒主,还请见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