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总裁大人,限量宠!》-> 第467章 是我见不得人,还是你怕她看见?
第467章 是我见不得人,还是你怕她看见? 作者:江雁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23
  •     不吃甜点。

        这拒绝的让苏茜发愣,想讨好的举动顿时就显得尴尬了,一般人,即便不吃,初次见面都会委婉的收下吧。

        她看着江雁声这张清丽柔美的脸,眼睛里却是冷淡的,心底一时拿不定注意。

        江雁声不等她说话,便转头跟霍修默说了什么。

        苏茜只好把蛋糕拿回来自己吃,桌上除了裴潆先前吃了一块,就没人去动过。

        她方才还不觉得什么,可是江雁声来了后,总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融不进他们圈子的局外人了。

        “对了,徐慕庭你叫上慢慢了吗?”

        江雁声突然出声,让人始料未及。

        徐慕庭沉静的眼神朝她直直望过去,冷冽的意味像没有半点温度般。

        江雁声旁边还坐霍修默,也不怕。

        包厢的气氛有些莫名的僵持了,徐家兄妹这点事,说白了,霍修默几个兄弟都心知肚明的。

        现在来了一个苏湛的表妹,让江雁声挑唇笑的略带讽刺:“女人和妹妹比起来,徐律师是选好了啊。”

        徐慕庭面不改色,良久,对霍修默说:“管好你女人。”

        霍修默护妻,修长分明的大手握住了江雁声的手,薄唇淡漠扯动:“她就是这个性子,你忍忍。”

        “……”徐慕庭。

        又不是他女人,他忍什么?

        江雁声态度没有收敛,漫不经心道:“记得之前有人跟一个变态似的24小时跟踪慢慢,装深情得令人感动呢。”

        裴潆微睁美眸:“谁啊?”

        江雁声冷清一笑,看到苏茜也看过来,红唇轻启:“不知道呢,倘若知道是谁,肯定要好好问他这样疯狂跟踪一个女人,到底居心何在?”

        苏茜听得莫名其妙,只觉得徐慕庭的脸色冷了几分,浑然没了温和淡雅的气势了。

        ……

        ……

        接下来,江雁声就再也没有主动说过什么话,偶尔会和裴潆聊了几句,笑颜款款的,看似好亲近又带着一些冷淡。

        男人聚在一起,聊的生意上事苏茜也听不懂,她不禁暗暗捏紧了筷子,想趁这个机会就把自己身份定了下来。

        吃了差不多时,她主动给徐慕庭的兄弟们敬酒,一袭绯红色的不规则长裙,香肩微露,倒有几分准新娘子的模样。

        她脸上,带着很幸福的笑容,就好像跟徐慕庭已经步入了热恋当中,也俨然将自己当成了他的女人:“我和慕庭是奔着结婚去相处的,他很好,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他的生活,请你们放心。”

        苏茜想融入徐慕庭的圈子,刻意放低姿态,先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她优雅的重新坐了下来,抬眸间,望着徐慕庭目光充满了迷恋。

        男人五官线条沉静无波澜,一身笔挺的西装将他举止间衬得无比淡雅谦逊,足以令人感到臣服。

        一个女人对男人毫无保留爱意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加上徐慕庭又什么话都没说,沉静的不同往日,在场的,几乎要以为两人如今发展到可以结婚的地步了。

        饭局散了后。

        苏茜酒量不行,喝了一杯酒醉了。

        她站起来身姿有点飘,伸手扶住了徐慕庭的手臂,双眸迷离间,脸颊也是红晕一片的。

        这幕,江雁声起身间正好看见了。

        徐慕庭面不改色将西装外套给她披上,大手然后隔着一层衣服布料扶住女人肩头。

        “先走一步。”他语调淡淡,朝霍修默颔首。

        “他对徐慢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江雁声就站在男人的身旁,双眸静静地看着徐慕庭和苏茜离开的身影。

        霍修默长臂将女人搂了过来,低首,亲亲她的脸蛋,带着股浓郁的酒香味低语:“克制,等什么时候再也克制不住就该爆发了。”

        ……

        别墅,灯光微亮。

        徐慕庭将醉意朦胧的女人带回了住处,吩咐佣人去准备解酒汤和过敏退烧的药。

        苏茜在酒局上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脖子间有点过敏,一道道红痕看着很严重,他将女人扶到楼上客房,蓝黑色的西装还包裹着她妙曼的身子。

        佣人敲门进来,拿了一套睡衣是徐慢慢的:“先生。”

        “帮她换上。”徐慕庭低声交代了几句,便迈步离开了客房。

        苏茜半躺在床上,脖子很痒,意识迷离间感觉有人脱她的衣服裙子,唇齿间溢出:“慕庭……”

        佣人将她换好睡衣,又盖上被子出去。

        安静的客房只有苏茜一个人,她醉了会,又感觉有点清醒,发现环境陌生空无人,又步伐踉跄的下床,要去找什么。

        ……

        主卧,门砰一声被推开。

        徐慕庭修长挺拔的身形站在床沿,衬衫解了一半,露出了结实的肌肉线条,长指正在解皮带。

        他看到走进来的女人,脸色微变,动作却慢条斯理地将皮带重新扣上。

        “你把她带回来了?”徐慢慢眼神温凉的,前不久从江雁声口中得知了徐慕庭带苏茜回家,就直接过来了。

        她视线扫了房间一圈,每个角落都没放过。

        徐慕庭系好衬衫最后一颗纽扣,身姿淡然从容,薄唇轻扯:“人在客房。”

        像是应景似的,男人话语刚落,门外就被细微的敲响,苏茜醉酒后的声音很娇媚,清晰地传了进来:“慕庭,我身上好难受。”

        徐慢慢秀丽的脸上很冷,转身要去开门。

        徐慕庭大步上前,伸手攥住了女人的手腕:“慢慢。”

        徐慢慢转头,一双漆黑的眼睛隐隐的泛红,盯着男人儒雅精致的面容,质问他:“你什么意思?是我见不得人,还是你怕她看见?”

        徐慕庭眼底略微浮现出了沉郁又极为复杂的情绪,骨节分明的长指攥着女人的手腕的力道也重了几分。

        “你带苏茜去见斯穆森他们,就是在默认她的身份了对吗?徐慕庭,那我呢?”徐慢慢喉咙就好似堵着什么,酸涩难忍。

        她问着眼前沉默不语的男人,不经意间,有一丝脆弱泄露了出来:“昨晚你还在这张床上对我做出格的事,今晚就想把我推开了?”

        “慢慢,你先冷静。”徐慕庭看到她眼角溢出了泪珠,胸腔内压抑的情感亦是不好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