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作者:空中两条鱼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11
  •     感谢小天使们的订阅, 请支持正版,作者码文不易, 所以请大家谅解  英子连忙向护士道了谢,就向二楼奔上去。『→お

        看到英子来了,何春风连忙迎了过来,拉着英子, 问:“你咋来了?怎么过来的, 孩子们呢?”问完, 还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英子, 看是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英子连忙说:“我没事儿,借书记家的自行车过来的,我是来给你们送钱的, 你们走的匆忙,我估计是没带钱, 听说是没带钱是不给看病的!”

        听到英子没事儿,何春风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村长过来了, 说:“还好,我跟他们医生说, 我们是大湾村的, 我是村长, 所以他们就先去救孩子了, 钱的话,过会再交也行!”

        听到孩子正在抢救,英子也松了口气,一路上英子就怕没钱交费而耽误孩子的救治。

        现在听到村长说,孩子已经在抢救了,英子整个人就瘫在椅子上,累的没有力气说话。

        这时候英子无比感激,这个时代的医院人们都挺朴实的,以人名命为重,没有像现代医院那样又那么多的制度条框。

        一想到那么小的孩子,竟然会遭受这种事情,英子简直无法想象,如果他们没有经过那条路上,那么小的孩子,是不是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夜,就失去那条年幼而又鲜活的生命!

        英子他们和村长三人,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着,何春风也把事情的经过给村长说清楚。

        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村长也是怒不可揭,直骂那些人,是黑了心肝,简直不配做人。边骂边焦急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护士从里面出来,看到英子他们三个,绷着脸说:“谁是这孩子的家长,现在孩子正在抢救,先去把费用交了。再有,医生说孩子的身体极度营养不良,身上有长期虐打的痕迹,又被严重冻伤,所以我们医院已经报了警,希望你们给警察说清楚,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说完了,还极其愤怒地看着英子他们三个,以为他们就是****孩子的人!

        听到要交费,英子连忙把钱给了何春风,让他去交钱去。接着就向护士解释了,这孩子受伤的原因。

        听到英子的解释,护士的脸色好了许多,并且向英子和村长道了歉,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刚才误会你们了!”

        接着就义愤填膺的说:“竟然会有这样的父母,这样对待孩子,不想要可以不生啊!竟然想活活的冻死孩子!”

        护士骂了一通,看到英子和村长看着她,脸红的笑了笑,接着语气郑重的说:“现在孩子已经抢救过来了,因为还没度过危险期,所以要住院观察,你们……”

        还没说完,护士就止住了话,才想起来,眼前的人并不是孩子的家属,而是好心救了孩子的人。刚才那人已经去交了抢救的费用,再让人家交以后住院的钱,这说不过去呀!

        再说了,眼前的人再看也不像是有钱的人家,穿着的衣服也是乡下的。这可怎么办呀?

        英子看见护士犹豫的看着自己和村,又听见刚刚护士说:“还是要住院,营养不良之类的。”

        立刻就明白了护士的顾忌,马上说:“护士同志,没关系!先救孩子要紧,钱的话我们会凑的。就让孩子住院观察吧!”

        在一旁的村长也赶紧表态,说村里也会想办法的!

        看见英子和村长的表态,护士也干脆的说:“那行,那就让医生开住院单了。你们真是大好人!”护士说完就拉开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孩子就被推了出来。小小的孩子,瘦的都皮包骨了,躺在白色的床单上,盖着白色的被子,显得脸蜡黄蜡黄的。

        孩子昏迷还没有醒来,脸上冻的都烂了,就像手上的冻伤一样,又肿又裂。头发也很长,像是好久都没洗过了,杂乱无章的纠在一起,因为脸肿了,所以显得脑袋特别大,看的人真是又心酸又愤恨!

        有的护士都忍不住哭了出来,英子看的眼睛也红了,心里暗骂那些做了这些事的坏蛋,怎么忍心啊!

        推到病房,何春风也回来了。不一会儿,警察就来了。

        村长和何春风把事情的经过告诉警察,警察仔细询问了细节,并且让英子和何春风录了口供。

        一切完毕之后,警察告诉英子他们这件事一定会严肃处理,仔细寻找凶手的,****孩子的人已经触犯了法律,法律不会饶了的。

        送走了了解这件事情的之后,气愤非常的警察,英子何春风和村长回到了病房,孩子还没有醒,小小的一只躺在病床上,很是可怜,让人看着心酸极了。

        看着天色已经很晚了,三个人决定今天不回去了,就在病房里凑合一晚,照顾照顾孩子。

        索性病房很大,一共有三张床,其余两张都是空的,就去问了护士可以在上面休息吗?

        住院护士了解他们的情况,知道他们是救了小孩的人,就把情况告诉了护士长,护士长了解过后,特例批准可以让他们在上面休息。

        谢过好心的护士,就让村长睡一张床,英子和何春风睡一张床。

        床不大,两个人睡着有点挤,不过医院就这条件,有的睡就不错了,也没理由在挑剔,凑合凑合一夜就过去。

        英子去问护士哪里有热水,打了热水回来,准备给小家伙擦擦身上。

        英子刚掀开孩子的衣服,就看到小家伙身上密密麻麻的新伤旧伤,有的像是用扫帚打的,有的像是被掐的,青青紫紫一块一块的。

        英子赶紧把孩子的裤子脱下,就看到大腿上,小腿上都是伤疤。英子气的浑身发抖,简直说不出话来,眼泪一颗一颗的掉,简直忍不住!

        何春风和村长也都看到了,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怒气。何春风揽了揽英子的肩膀,无声的安慰。

        村长气的呼哧呼哧的直喘气,气骂道:“要是找到打孩子那家人,我敲断他的腿!”

        村长是个老好人,平时最是疼爱孩子,平时看到村里孩子们犯错,顶多骂他们几句,。有时候看到家长揍犯了错的熊孩子,还会劝那家的父母。

        所以看到孩子被打成这样,心里真是气坏了。

        英子稳了稳情绪,认真的给小家伙擦了擦身上,足足擦了四五盆水,才把小家伙擦干净。

        小家伙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第一盆下来,简直就是一盆泥浆,直到第四第五盆,水才变清了。

        现在只是给孩子擦擦身,头上没动,打算明天拿剪刀给孩子头发剪剪。小家伙头发太长了,也都纠在了一块,孩子躺在床上实在是没办法给小家伙洗干净。

        第二天一大早,村长和何春风分别赶着牛车和骑着自行车,早饭都没吃,就回去了。

        村长要回去让乡亲们打听打听,哪村哪庄丢孩子了,再从村里支点钱出来,给孩子看病。

        英子让何春风回去,告诉书记家自行车还要借几天用,又给书记家送了一包红糖,四尺布,当做谢礼!看看孩子们怎么样,拜托大嫂照看一下。

        英子不放心小家伙,就留在医院照顾他。

        英子从医院借了把剪刀,把小家伙的头发剪了,是贴着头皮剪的。因为英子发现,小家伙的头发上还有虱子,只好剪成个光头。剪完头,又给孩子洗了洗了洗头,用昨天医生开的药给小家伙抹在受伤的地方,特别是脸上,都化脓了都。

        英子也不嫌弃,仔细地抹了药,又给孩子喂了点水,从星际淘宝里买了孩子可以喝的牛奶等流质食品,给小家伙喂了下去。

        还好孩子可以自主吞咽,只要喂到孩子嘴里,孩子自己就能咽下去,否则英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英子也匆匆的买了几个包子吃下去,填饱了肚子,护士就过来挂水了。

        给小家伙挂了点滴,小家伙的小手上都是冻疮,差点连血管都找不到。挂水的护士,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实在是太可怜了!

        英子留在病房看着小家伙挂吊水,期间来了两拨人,一波儿是小家伙的主治医生和病房的护士,他们自主捐了一些钱买了些东西,给小家伙,算是他们的一点心意。

        另外一波人,是昨天来的警察,他们带来政府补助给小家伙儿一些钱和衣物,也有他们自主捐献的钱和粮票啥的,都是一番心意。

        因为是给小家伙的,小家伙现在也是非常需要这些东西,英子也就没推辞,都收了下来,并代替小家伙对他们表示谢意!

        警察们表示,一定会对小家伙的事情管到底,替孩子主持公道,这样对待一个孩子,简直是没有人性!

        送走了来探望孩子的警察,英子心里暖暖的,世界上还是好人居多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脸,心里由衷的希望,小家伙能够早点醒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把孩子们叫了起来,收拾好,一家人往老宅走去。

        到老宅的时候,大嫂看到木蛋,立刻就明白了,打发军子,华子分别去叫他们的二叔和小叔,笑着领着英子一家老爷子屋里。

        看到英子和何春风他们来了,何老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不看他们,沉默的拿着烟杆啪嗒啪嗒的吸着。

        老太太坐在一边,眼睛只冲英子这边挤眼睛,英子秒懂!拉着何春风,讨好的叫了老爷子一声:“爹!”

        听到叫声,何老爷子才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瞥了英子他们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叫爹干啥?你们还当俺是你爹啊!”

        听到老爷子的话,何春风赶紧的认错道:“爹!我们知道错了,这次是我们不对,这么大的事没跟您老商量一下,下一次我们一定和您老商量,您就原谅我们这一次吧!”

        “你们也知道错了,干啥事都不和我商量,你们眼里还有没有这个爹!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俺管家不严呢!”何老爷子生气道。

        听到老爷子的话,英子和何春风就知道这次过关了,再一通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才让老爷子的脸色好了起来。

        这时候老太太看到危机解除,立马道:“哎呦,这就是那个孩子吧!那些个丧天良的,简直就是个畜牲,既然那么狠的心对待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怕天打雷劈!判刑都是便宜了他们,真该拉去枪毙!”

        老太太狠狠的骂了一通,拉过从刚才开始到了陌生环境有点害怕的木蛋,搂在怀里。

        看到木蛋脸上和手上都是冻疮,老太太心疼的抹眼泪,又把那家人骂了一顿。

        木蛋可能是感觉到老太太的善意,难得的没有抗拒,乖乖的靠在老太太的怀里。

        老爷子看了看老太太怀里乖巧的木蛋,严肃的看着何春风和英子,说道:“既然你们领养了他,就要负起了责任,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我们老何家可不能出现****孩子的人,否则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英子和何春风连连的点头,何春风作为一家之主,保证的说:“爹!你放心,你儿子我和英子是啥人你还不知道?从现在开始,木蛋就是我的三儿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