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168 作者:青青绿萝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11
  •     【抱歉, 您因购买比例过低被误伤, 请明天再来=3=】  可是笔记本只是记录了一些知识点, 并不是日记, 没有详细记录自己修炼的体验, 她只好另辟蹊径,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

        笔记一开头,记录的都是修炼的基础常识,应该是她刚接触修真界时所录, 等到后来,记着的就是一些日常使用的小法术,比如净尘术、轻身术等, 接着, 就是一套名为《御火令》的火系功法——她刚刚温习完这套功法,再度学习了一系列的法术——再后面,又是一系列的科普。

        这次的词条是“体质”。

        7、体质:人乃万物之灵, 故人体含五行之理,多数人五行不均,总有偏颇。体内五行均衡者, 若为女子,属阴, 为纯阴之体;若为男子,属阳, 为纯阳之体, 均为绝佳伴侣, 与之调和阴阳,事半功倍(啧啧啧!)

        8、极阴之体:体内五行极度失衡至阴,且为女子,阴气过甚,多半出生则死,除非引至阳之气入体,可延续数年,但仍会不断衰弱而夭(哈?有句mmp一定要讲!!)

        9、极阳之体:体内五行极度失衡至阳,且为男子,阳气过重,肉身难以承受,除非泄去元阳,引阴气入体,否则肉身将崩溃而亡。(逗我?刚出生的胎儿怎么泄元阳??犯法的啊!!)

        10、调和阴阳:男女之间的深入交流可以平衡阴阳之气,但身体阴阳失衡者一般活不到这个年纪,难成大器。我不信。

        看到这里,殷渺渺多多少少有了预感,提起纯阴纯阳之体时,吐槽还是很愉快的,可后面两条徒然沉重,对待极阴极阳的态度也不同,后面还有一句“我不信”……怎么都让她觉得不太妙。

        她思忖片刻,又翻到一条。

        11、五行之火:火为阳之极限,火灵气乃至阳之气,故火系功法善克阴邪之道。心、脉、舌属火,以其为窍者多引火灵气入体。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引气入体的窍就是心脏,每次修炼,她都会觉得心口微热,绝不会有错。

        综上所述,她十有八-九是那倒霉催的极阴之体,因为心窍属火,所以顽强地活了下来……那现在是怎么样?她找到解决的办法了吗?

        生死面前,殷渺渺饶是活了两辈子也淡定不起来,赶紧往后翻。可“调和阴阳”的词条后面只夹了几张避火图,接着就是一套步法了,似乎脱胎于八卦,她画了好多分解图。

        殷渺渺:“……”她不断地往后翻,这辈子的她延续了前世“好学”的习惯,什么鸡零狗碎的都记着,有法术,有符咒,有妖兽灵植的画像(灵魂画作),好像去了不少地方。

        但是,就是没有写明白怎么解决极阴之体的问题。

        是她猜错了?还是所谓的调和阴阳就是办法?殷渺渺左思右想,决定谨慎为上,把笔记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她终于发现了端倪。

        12、心法:修炼灵气的法门,相当于内力,功法则等于降龙十八掌等招数(师父说,心法乃修炼根本,不可轻易更换,功法学多少都行=-=)

        13、《御火令》:火系功法,配合相应心法修炼。1火球术:……

        功法、心法。又是两个她先前没有注意到的定义,她记得后面还有许多法术记录,都写着功法,可从来没有提到过自己修炼的心法。

        这意味着什么呢?她认为自己的心法不可泄露与人,还是始终就在身边,不必记录?

        殷渺渺合上笔记,拿出了储物袋——她身边只有那么一个藏东西的装备了。

        对于怎么使用储物袋,她现在有了些许心得,要靠想,心念一动,想着什么就能出来什么,第一次她应该是太想获得相关讯息了,才会拿出了自己的笔记。

        后来因为没钱了,她还试着从里头拿点值钱的,结果掏出来一袋金子。

        真·金子。

        当然,也失败过,她想找点疗伤的丹药,结果拿出来的玉瓶里空空如也,早被她吃完了。

        然后,就是这一回了。

        她默念着心法,想要从储物袋中得到线索,可等了半天,什么都没有。遗憾之下,死马当活马医,干脆按照小说里看来的套路,试着集中精神去想。

        头有点疼,但不是不能忍受,在坚持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后,她“眼前”豁然开朗,霎时间,她明白过来,这是进入“灵台”了。

        所谓灵台,她也曾在笔记上录过释义。

        14、灵台:狭义指额间部位,广义则包含修士的精神世界(她自己的解释),玄乎得不得了,许多修士知其有,不知其为何有,总之就是有!

        她现在就在自己的灵台之中,天空(大概吧)呈现微微的红色,好像西边的晚霞,瑰丽非常。

        而一枚玉简就悬在半空,她轻轻一碰,一行行她理论上不认得但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的文字出现在了眼前。

        “痴男怨女,孽海情天,阴阳有道,风月无边。”

        这是……卷首语?

        一息后,这些文字散去,又见“《风月录》第一卷”之语,下方是第一卷的具体内容:

        “物有两极,界分乾坤,风月之事,乃天地交接之道,暗合造化之理……”

        殷渺渺一脸复杂地把自己的心法复习了一遍。不出所料,她修炼的果真是一套以调和阴阳为核心的特殊心法,她修炼过程中灵气会减少是因为在没有不可描述的阳气的情况下,用火灵气替代了它,渗入她的血肉之中,支撑她这具肉身继续存活。

        这样一来,她的修炼速度就要慢上很多。

        然而,比起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的打击,这算得上是个好消息了。殷渺渺实打实松了口气,不用死就好。

        说起来,现在到哪儿了?殷渺渺掀起帘子往外看了一眼,是夜里了。

        “殷姑娘?”守夜的叶琉看到她从马车里出来,忙不迭走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殷渺渺摇摇头:“无事,这是到哪儿了?卓煜呢。”

        “陛下歇息了。”叶琉指了指厢房,“明天我们就到京城了。”

        殷渺渺略感讶异:“那么快。”她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小院子,马车就停在院中,紧紧靠着卓煜休息的厢房。

        “我们赶得急了些。”这几天来,殷渺渺一直待在马车里,据卓煜说不是在睡觉就是在修炼,叶琉不敢贸然打搅,只好尽可能将马车停得离卓煜近些,以防不测。

        “不要紧,正好。”殷渺渺说着,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夜空,星辰璀璨,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

        比起半个多月前进京的那一回,今天的城门倒是开了,只不过要挨个排查,哪怕是女眷的马车,也必须掀起来检查一番。

        不过,这其中可不包括叶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检查威远侯家的女眷,叶琉只是出示了一下令牌,他们的马车就顺顺利利进了城。

        藏在车内的卓煜若有所思:“有点不对劲。”即便有威远侯的身份缘故,可要是真的不想让他回来,最该排查的就是与他亲近的威远侯一家。

        他不难猜测:“归尘子知道你的存在了。”

        “应该是。”殷渺渺轻轻叹了口气,失忆让她留下了太多的线索,归尘子只要不蠢,肯定能猜到有另一个修士的存在。

        卓煜抿抿唇,心中担忧更甚。

        不多时,他们便进了威远侯府。

        一进府内,殷渺渺就放开神识,快速地在府中扫了一圈,并未发现埋伏,她松了口气,拉了拉卓煜的袖子。

        卓煜得到暗示,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威远侯叛变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现在看来,他好歹不是孤立无援。

        威远侯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十分意外:“陛下不是在……为何到此?”

        “说来话长。”卓煜单刀直入,“宫里的人是假的。”

        饶是威远侯经历过诸多风波,一听这话还是眼皮子直跳,好在还稳得住:“请陛下进密室详谈。”

        密室在书房的隔壁,地方狭小,不过没有人在意。威远侯请卓煜坐下:“陛下是何意?宫里的人……”

        “我来说。”叶琉是个急性子,噼里啪啦把来龙去脉交代了一遍,听得威远侯眉头紧皱:“竟然有这样的事?!”

        卓煜沉吟道:“宫里的人,当真与朕一模一样?”

        “臣虽未细看,但认识陛下多年,亦不曾发觉异样。”威远侯答得十分谨慎。

        殷渺渺问道:“点香了吗?”

        威远侯回忆一番,道:“殿中药味浓郁。”

        “那应该不是十成十相似,添了点别的手段。”殷渺渺记得自己的笔记中就提到过一些基础的药材,有些能使人产生幻觉。

        卓煜沉默了会儿,问道:“现在宫中情形如何?”

        “先前‘那位’曾召集我等,言及伤至根本,恐天不假年,故而想要尽早立储。”威远侯叹了口气,“昨日早朝,已是允了立二皇子为储,择日祭告太庙,正式册立太子。”

        叶琉立即道:“是个机会,是什么时候?”

        “十日后。”

        十天。卓煜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恐怕不够派人从魏州调兵过来了:“想办法请崔统领来吧。”崔统领乃三千禁军之首,若是能先下手为强擒下郑家反贼,其余兵卒不足为虑。

        叶琉道:“我去请!”说罢,匆匆奔出门去。

        半个时辰后,他无功而返,还带回了一个极其糟糕的消息:“皇后以淫-乱后宫为由,将崔统领革职关押了起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