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重生六零好时光》-> 第471章 京城来的女人
第471章 京城来的女人 作者:湖涂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07
  •     里面的打骂声还在继续,云裳紧紧贴着墙根,精神力小心翼翼探进小平房里。

        里面的人一旦敢拿女老师年龄大不结婚为借口打人,云裳就用精神力拧成巴掌,直接抽过去。

        特别是顾明珠,云裳更是重点照顾,特意加大了力道,直接一巴掌将顾明珠给抽到了墙上。

        屋里的人被这诡异的一幕吓懵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更不用说张嘴骂人了。

        过了好半天,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扑过去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外面空无一人,前院儿依旧亮着灯光,二楼两间办公室窗户依旧人影幢幢,一副鲜活的人间气息,众人紧绷的情绪才稍稍放松了些。

        站在最前面的高个子小年轻骂了一句脏话,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回头踹了跟在身后的人一脚,嘴里骂骂咧咧的逼问是谁私底下搞鬼吓唬大家。

        见没人承认,高个子恼羞成怒之下,又冲进房里,狠狠给了瘫在地上的女老师一脚。

        云裳压下心底的不忍,没有出面阻止小年轻的举动。

        大概是小年轻的举动壮了众人的胆子,再加上房门大开,身后就是灯火通明的院子,众人也将刚才遇上的诡异事情抛到脑后,再次挤进了房里。

        云裳还是跟之前一样,只要一有人拿女人不结婚的事情说事,就再次聚起巴掌抽过去,而且比之前那一波还要大力。

        接连两次见了鬼,而且又都是骂人的时候挨的打,这伙人就算再笨,也能知道大家挨揍的原因了。

        一伙人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生怕跑慢一点,就被屋里不知名的恶鬼给缠上。

        顾明珠一脸惊悚的跟在高个子小年轻旁边,抖着手,拉住最先动手的小年轻胳膊道,“朱,朱哥,这事儿,是不是夏老师在搞鬼?”

        “是啊,朱哥,这娘们太邪门了,要不要告诉朱主任?”旁边有人附和,还指了指二楼亮着的那间办公室。

        小年轻一脸烦躁的扒开顾明珠的手,“瞎嚷嚷啥呢!想让人揭发你们瞎搞封建迷信思想是吧?今儿的事都给烂在心里,以后谁也不许提!”

        “朱哥,那咱还审不审这娘们啦?”

        “明儿再审!学生不是揭发她阶级立场有问题吗,明儿就把她带出去,让学生们揭发她。”说完这些,小年轻回过头,目光放肆的在女老师身上游移半天,放低了声音补充道,“那些无关紧要的私人问题就不要多问了。”免得又碰上吓死人的怪事。

        领头的发话了,其他几个人自然不敢有意见,一个个点头哈腰,赶紧答应了下来。

        这姓朱的老子可是革委会主任,发起狠来,比晚上碰到的恶鬼还要可怕,大家伙儿只要巴结着就行,没有必要跟这父子俩对着干。

        等到一群人闹哄哄地离开后,云裳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没有进去问问女老师被带过来的原因,而是趁着夜色,悄悄跟在了顾明珠身后。

        顾明珠可不知道身后跟了个尾巴,在路口跟众人分开后,匆匆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

        云裳也迈着小腿赶紧跟过去,哪知刚一露头,就看到两道漆黑的人影缠在一起,发出压抑而又**的响动。

        听动静,女的应该是顾盼归,那道男声,有点像之前领头的小年轻。

        云裳没想到自己跟踪顾明珠会碰上这事儿,心里一窘,想到自己的目的,还是忍着膈应,继续竖起耳朵听两人的动静。

        “朱哥,那女的还要在我那儿呆多久?这也太不方便了。”

        “快了,京城那边快动手了,那女的年前指定回去。”

        “真的?”顾明珠声音里带着惊喜,又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笑意,“……朱哥,这女的到底啥来头,我瞅着她让高家那几个狗崽子找白家麻烦,好像也没啥用。”

        “这事儿是你问的?”小年轻声音一变,语气里带着警告道,“你安安分分把人招待好就行,不该问的别问。”

        云裳心里一紧,倒是没想到自己听墙角,还真听到点儿有用的东西,眼见小年轻甩开顾明珠自顾自走了,云裳再次贴着墙壁,慢慢跟在了顾明珠身后。

        听姓朱的小年轻和顾明珠的意思,顾明珠家藏了个从京城来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撺掇高四红和高金宝找白家麻烦,并给那两人提供介绍信的女人。

        这么说来,想对白宴诚动手的确实是京城那边的人,而且革委会的朱主任也参与了这件事中。

        就是不知道齐振山跟这件事有没有联系,如果有联系,那个女人是不是也偷偷找过齐振山?齐老头在这个节骨眼上搬回来,还特意住在大院儿外面,是不是齐老头的院子就是他们的联络点?

        还有,这京城来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云裳边走边想,很快跟着顾明珠来到一栋狭小的筒子楼,隔着墙壁,云裳悄悄探出精神力,将两支录音笔分别黏在木板床和外面的箱笼底下。

        顾明珠家是对方的临时落脚点,有了这两支录音笔,不管对方说什么话,或者见什么人,都能清清楚楚的录下来……

        回到家,云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中一直琢磨着该如何把晚上打探到的消息透露给白宴诚知道。

        她总不能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半夜不睡觉,翻墙出去,跑到隔了半个城区的革委会去听墙角吧。

        难不成,她得找借口跟齐老头干一仗,再借着齐老头说醉话,把这些消息透露给白宴诚知道?

        可她都是十几岁的大姑娘了,再跟齐老头一个糟老头子干仗,多掉份啊?传出去她以后咋嫁人?

        唉,算了算了,便宜爹平日里挺疼她的,要是到时候真想不到法子,她就免为其难的牺牲一下自己的形象,再跟齐老头干一仗好了。

        白宴诚可不知道云裳在愁什么,只知道自家闺女老老实实的开始上学了,就在他诧异闺女怎么突然变乖,没想着偷懒的时候,闺女竟然给他捅了大篓子!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