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巨款 作者:湖涂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9-05
  •     55

        “嗯。”顾时年应了一声,捧着她的脸继续问,“阿裳,告诉二哥,解气了没?”

        云裳对上顾时年的眼睛,心中委屈,不由瘪了瘪嘴,眼里包着眼泪,“顾二哥,我还是有点生气。”

        “那就再打!你现在选,这次断他哪条腿?”

        怕吓到云裳,顾时年一直竭力控制他暴怒到边缘的情绪,说完这话,转身就要挑选趁手的断腿工具。

        云裳赶紧拉住顾时年,“顾二哥,等等!断腿之后呢?这人要怎么办?”

        她之前都气疯了,光想着要断了孙大头三条腿为原主讨回公道,却忘了考虑讨回公道之后,这件事要如何收场。

        孙大头不是王寡妇,他有家有室有工作,她不能像控制王寡妇一样明目张胆的把孙大头控制在眼皮子底下,也不能就这样把人放回去,否则,等待她和顾时年的将是孙大头一家疯狂报复。

        是她太冲动了,她应该先忍一忍,等以后找机会打孙大头的闷棍,偷偷废了他的第三腿才好。

        现在事情闹到这一步,孙大头又成了砸在她手上的铜豌豆,杀不得,也放不得了。

        这些云裳能想到的事情,顾时年又如何想不到,转过头看着地上的孙大头,眼里杀意凛然,“阿裳,这孙大头不能留了。”

        自从猜到孙大头干的那些龌龊事,顾时年就没想过要放过他。

        这种畜生,就不配活着当人!

        “顾二哥!”云裳心里一惊,从椅子上滑下来,急忙扯住顾时年的手道,“你要杀他?”

        “阿裳,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顾时年没有否认,转过头继续在武器堆里翻找斧头。

        云裳急的眼圈都红了,一屁股坐在武器堆上,拦着顾时年道,“二哥,我们把他关在空间里好不好?让他给我干活……他不是要跟王寡妇搞破鞋吗,那就让他伺候王寡妇好了。二哥,你不能动手杀他,为这样的人不值得,他还不配让你手上沾染一条脏命!”

        顾时年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拍了拍云裳的头,继续在她身下扒拉武器,“阿裳,这样的人养在空间,会膈应到你的。”

        “那就不养他,先割了他的舌头,断了他的四肢,回头我们去了省城,再想办法把他丢出去,这样就膈应不到我了……”

        云裳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靠谱。

        像孙大头这样的畜生,不配让顾时年因为他脏了手,就让他跟狗一样的活着赎罪才最好。

        顾时年想了好一会儿,开口夸了云裳一句,“不错,比之前的法子聪明。不过丢到省城还是太近了,要再想办法丢远一点才好。”

        “顾二哥同意啦?”

        “同意了。”

        顾时年应了一声,起身找出王寡妇的洗脸毛巾,蒙住孙大头的眼睛,让云裳先把两人收进空间,又把地上的杂乱的东西收拾好,一同让云裳收了起来。

        最后,顾时年又捡起一进门就被他丢在地上的黑色皮包,抱着云裳一起上了炕。

        “阿裳,这里有封介绍信,应该是孙大头的。”

        打开皮包,顾时年先翻出一张介绍信,云裳凑过去一看,介绍信上的名字是孙荣华,单位是清河县供销社向阳镇分站,职务是主任,前往的目的地是临阳市,事由是学习,出发日期就在明天。

        在云裳翻看介绍信的时候,顾时年又从皮包里翻出一个小布包,里面有一沓大团结,还有一叠票据,最底下还放着一张购物清单,还有一个金戒指。

        两人把金戒指放在一边,数了下大团结,一共一百张,共一千块。那些票据有三十来张粮票,二十张工业票,十来张布票,还有一张最难得的自行车票。

        又打开购物清单,上面写着,省城百货大楼最新款女装三套,梅花牌女士手表一块,百雀羚擦脸油三盒,皮鞋一双,皮带一条,围巾两条……

        云裳看得直咂舌,难怪孙大头要带这么多钱和票据,也不知道这些需要采购的东西是帮别人带的,还是他自己买来送人的。

        顾时年把钱和票据整理好,让云裳收进空间,又在包里摸出一支钢笔,一块半新不旧的男士手表。

        云裳撇了撇嘴,觉得这孙大头实在太怂,太恶心了。过来找王寡妇私会,竟然连手表都不敢戴在手腕上,明显是怕王寡妇看到了,向他讨要。

        再想到孙大头刚才翻墙进来的举动,云裳就觉得这人太渣了。

        孙大头之所以不敲门,选择从墙上翻进来,就是担心敲门声会吵到左右邻居,暴露了他跟王寡妇偷情的事情。可是他就没有想过,他从墙上翻进来,墙角根留下的那些痕迹被人发现后,会给王寡妇带来多少非议。

        一想到这些,云裳心里又忍不住狠狠骂了孙大头一句:

        呸!渣狗!

        顾时年把钢笔,手表,介绍信,购物清单都装进皮包,给云裳递了过去,“阿裳,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以后不要再拿出来了。”

        云裳收好皮包,想起原主被关在炕柜时看到的木头小盒子,赶紧爬过去打开炕柜拿了出来。

        “顾二哥,王寡妇的钱和票票都在这里面,我们数一下有多少。”

        盒子只有砖块大小,没有上油漆,是很普通的薄桐木板盒子,上面挂着一块老式铜锁。

        云裳捏着铜锁晃了几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又爬下炕,在风箱跟灶台中间的缝隙里摸出一把食指长短,顶端折起一点的细铜片钥匙。

        两人都没有开过这种老式铜锁,坐在被窝里,头挨着头鼓捣了好半天才捅开了锁。

        盒子里的钱票也不少,大团结加上零零碎碎的小钱,一起也有六百多块。票据以粮票最多,有三十多斤,还有半斤白糖票,七张工业票,布票一张没有,不过,王寡妇炕柜里可是有好些新布料的。

        顾时年看着盒子里的钱票,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阿裳,王寡妇的钱票太多了,你再好好想想,除了孙大头,王寡妇还跟哪些人相好,谁最有可能给王寡妇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