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作者:湖涂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9-03
  •     宋东征确实没打算和林书记打好关系, 甚至连虚与委蛇都觉得没必要。

        他一个新来的年轻人, 缺少了很多优势。如果再模棱两可的不让人知道自己的态度, 就很容易让一些原本对林书记不满的人不敢站队了。

        他很清楚, 再好的领导都有人不服气的, 更不用说是林书记这种人了。之前来金河县走访那么多吃, 早就搞清楚了这边的一些情况了。别的人不说, 这个林书记就让人很不满。

        下面公社敢夸大其词的报产量,与这个林书记的作风就离不开。奖励虚报产量的人, 那些老老实实的报产量的反而还要受批评。

        这简直就是瞎胡闹。

        难怪在金河县做了五年都升不上去,足见上面领导的眼睛还是雪亮的。

        之前安插进来的那些人, 他暂时不准备动用。毕竟对方也过来没多久, 需要站稳脚跟。而且必要时刻当做杀手锏是最好的。

        他准备在本地干部里面再培养一批自己的人。

        首先就是秘书人选了。

        没个秘书, 做事不大方便。

        不止宋东征惦记着找秘书,这些县里的年轻人也惦记着做宋县长的秘书。

        毕竟这可是一步登天的事儿了。

        而且宋县长这么年轻,以后走的肯定远, 跟着他身边前途远大。

        县里托关系的托关系,找人的找人。都找到了办公室吴主任这边来了。

        吴主任头疼不已。正纠结着什么时候去催催宋县长找秘书呢。宋东征这边就通知他将县里所有符合条件的资料递给他。他准备选秘书 。吴主任二话不说, 赶紧将这些档案资料给整理出来了,然后将那些和他打过招呼的人的资料放在最上面。

        拿到办公室之后,宋秘书也没问他, 就自己翻看资料。

        吴主任发现, 这位宋秘书竟然是从最后面开始翻阅的……

        他也不敢昧着良心说前面几位比较有能耐。这话他说不出口。毕竟以后宋县长是要在这边长待的, 人好不好, 他总会知道的。自己这会儿开个口, 以后发现说谎了,这就是糊弄人了。

        这就是当过秘书的好处了,宋东征对于这些门门道道的知道的很清楚。一般而言,资料放在最后面的不说是最优秀的,但是绝对是最没背景的。

        他就想找个没背景的。

        要是找个有背景的,谁知道是不是给自己身边安插了眼线了。

        他宁愿能力差点儿,首先要没背景。其次重要都是人本分。可千万不能找个老石那样的人出来了。

        仔细的看了看资料之后,他也没立刻做决定,“人才太多,我一时半会的还做不了决定,我慢慢看,回头选好了再和吴主任说。”

        吴主任松了口气,“行,我等您通知。”

        宋东征也没继续看资料了,刚刚看的那一遍,脑袋里基本上有了备选的人。

        中午吃饭的时候,宋东征就和大部队一起去食堂吃饭。吃完饭之后,就在院子里遛弯消食,然后往政府大院大门那边去。

        别看县政府名号大,守门的也就两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大爷。

        年轻人是负责到处巡逻的,大爷是看守大门的。

        罗大爷是退伍的军人。作为本地人,罗大爷当年退伍的时候能够分回来守大门,已经非常知足了。在县里定居之后,娶妻生子,日子过的也不错。只不过妻子身体不好,慢慢的负担也重。要不是儿子争气考到机关单位来了,这日子还要更难过呢。

        中午这会儿罗大爷正在守门,他的儿子打了菜给他送过来。父子两人都是吃公粮的人,可是也没那么舍得。毕竟家里有人生病,还有两个上学的,工资不高,都要节省。

        罗大爷将碗里的肉挑出来,再弄了一些好菜,放到了一个搪瓷碗里面,准备晚上带回去给家里的媳妇和闺女吃。

        罗卫将碗里的肉都挑给了老父亲吃。

        “爸,你多吃。”

        “吃啥呀,我一个老头子,少吃一口没事儿。”

        罗卫道,“妈身体不好,你要是再不好好养身体,我以后咋办?我年轻,身体经得住抗。”

        罗大爷叹气道,“咱一起吃吧。哎,怪我没用,没能耐让你们过好日子。前几天咱们来的那个县长,那么年轻,听说是念过大学的。你说你要是念了大学,现在说不定也能有出息。”

        “爸,说那些干啥,我现在挺好的,能进单位里,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咱知足了。”

        罗大爷又叹了口气,心里也没办法了。

        他一个守大门的,实在也是帮不了自己儿子啥了。

        两人正吃着饭,就感觉到门口这边光线暗了暗,抬头一眼,竟然是个年轻同志,再一看,哟,是宋县长。

        罗大爷赶紧站起来,“宋县长,是,是您呀,有啥安排吗?”

        宋东征道,“刚吃完饭,消食呢。”

        然后往门卫室里面走,又看到了罗卫了。

        罗卫也站着,看到宋县长来了,有些惊讶,也有些紧张。

        “这位同志也是我们单位的?”

        罗大爷赶紧道,“是我儿子,在宣传部干活的。”

        “哟,还是个笔杆子?”

        “……”罗卫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可没那个机会拿笔杆子,他就是个打杂的,平时修修宣传栏,在墙壁上写标语的。

        宋东征也没继续这个话题,问道,“我刚来这边,想找你们了解一下情况。县里的情况,你们清楚吗?”

        罗大爷和罗卫都站直了一些,然后互相看了一眼,都没说话。

        罗大爷笑着道,“您看我们这一个守大门的,知道的也就是平时来来往往的那些事儿。”

        罗卫也沉默着没说话。

        事儿当然都知道一些,但是不想随便说。尽管这个人是县长,但是他们也不准备做嘴碎的人。

        似乎被他们的反应给激怒了,宋东征严肃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位年轻同志不是宣传部的吗,难不成你们是看不起我这个新来的年轻人,所以不想告诉我?”

        罗卫顿时背后冒冷汗,紧张道,“宋县长,我们真的没啥隐瞒的。”

        “这位同志,我身边还差个秘书。”宋秘书故意暗示道。

        罗卫和罗大爷又愣了一下。罗大爷看着自己的儿子,愣了愣,还是没说话。

        罗卫心里狂跳起来,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也许,也许说一些啥子,能够让这位新来的县长满意……“对不起,县长,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搞宣传的,您让我去墙上写标语,我肯定写的来。”

        不能说,有些底线是不能碰触的。机遇固然重要,但是有些事儿太复杂了。他绝对不能被眼前这些利益诱惑。

        宋秘书生气的站了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罗家父子两心口提了起来。咋办,好像得罪县长了。会不会连工作都没了?

        “小卫,咋办?”罗大爷有些着急。

        罗卫道,“没事,大不了就没了工作。咱在这里工作,要是成了嘴碎到处告状的人,以后谁都要瞧不起咱们。”

        罗大爷点头。虽然有些人确实做事不是让他很满意,但是也不能拿这个去讨好人。

        虽然嘴上这么说了,也这么自我安慰了。但是罗家父子一直很是心惊胆战,紧张不已。

        生怕宋县长哪一天就给他们弄走了。要是失去工作,一家人就没饭吃了。

        罗大爷这两天看到宋县长从大门口经过的时候,都恨不得喊住他说点儿好话。但是又觉得这种事儿做起来太没骨气了。

        就这么战战兢兢的过了四天,宋东征就找吴主任这边,将罗卫的资料给了他,“就这个人了。”

        吴主任看着宋东征拿出来的资料,摸了摸脑门。

        这是他觉得最不可能的人。一没资历儿没学历,唯一的背景就是有个守大门的爹。

        这可真是,宋县长这看人的标准倒是是哪些呀。

        不止吴主任惊讶,罗卫自己都惊的差点儿以为是在做梦了。他这几天就担心被人弄走,结果等了几天,竟然是让他收拾收拾,去给宋县长当秘书。

        “吴主任,没搞错吧?”

        我倒是想搞错呢!吴主任笑着道,“当然没搞错。宋县长亲自给我的。小罗啊,你可要努力工作,好好的为宋县长办事。可不要辜负宋县长对你的提拔。”

        “……好好好,我肯定会努力的。”罗卫一脸恍惚的点头。

        下午罗卫到了宋东征办公室里报到的时候,脸上一脸的尴尬。

        宋东征拿着茶杯在桌上一放,“会泡茶不?”

        “会。”罗卫赶紧儿跑去给宋县长泡茶。

        宋东征边喝茶边道,“我对你没别的要求。就和那天在门卫室一样,任何人拿糖衣炮弹来找你问我的情况,你都给我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罗卫:“……”幸好,幸好那天给忍住了。

        警告之后,宋东征又笑着道,“别紧张,来,坐着说话。把你知道的县里的情况和我好好说说。秘书的职责你是知道的,要充当领导的眼睛和耳朵。你现在和我说,是职责范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