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开介绍信 作者:湖涂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23
  •     老太太看看云裳,再看看顾时年,最终叹息着点了点头,“那就去看看吧,不管能不能看好,咱都尽心啦,以后就是见了大川也不亏心。”

        事情一定下来,云老爷子也不耽搁时间,立刻带着云裳和顾时年去找村长开介绍信。

        杏林村大队部是前几年跟戏台子一起新建的,在前村池塘旁边用石墙圈了十多个宅基地,里面靠北墙修了五间房,充当村大队部。

        大队部正对面坐南朝北的修了一座敞亮的门楼式三开间双戏台,之所以坐南朝北,是为了让唱戏的人在表演过程中不会被太阳眯了眼。

        云裳跟在云老爷子身后,一进入大队部就看傻眼了。

        她一直以为杏林村的戏台子就是用石头搭建的小平台,可是看到眼前这座加上台基足有数十米高,跟连体婴儿似的连在一起、足有五十米长的戏台子,内心还是被震撼了。

        这么大的戏台子,演员在表演的时候腿就不疼么?

        还有,这连在一起的两个戏台子都是三开间,观众可以从三个方向看向戏台子,且两个戏台中间也没有任何遮挡,这是要两边同时开唱,打擂台么?

        而且,只是用石头跟木头,怎么就能搭建出这么好看又敞亮的戏台子?

        云老爷子见云裳张着嘴巴看愣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裳囡,咱村儿这戏台子在全清河县都是数得上的,建好后可风光啦!”

        “爷,这戏台子建这么好,能唱大戏么?”云裳眼巴巴的问了一句。

        云老爷子立时语结,“……前几年还能唱,等,等以后年景好了就能唱了。”

        现在缺粮缺的人走路都要打飘了,谁还有力气唱大戏,就算有人能唱,形式这么紧张,也没人敢出来登台了。

        村长正跟八位队长在会议室开会,商量买高价粮的事情,听到外面有说话声,隔着窗子一看,是云老爷子带着顾时年和云裳进了大队部,还以为是买粮的事情有了变动,急急忙忙的迎了出去。

        “云老弟,顾小同志,你们这是……有事儿?”

        “村长,我来开几封介绍信。俩孩子想带大川家的去省城看病。”

        云老爷子很是自觉,站在大队部,坚决不称呼村长为老哥。

        村长松了口气,带着几人往最前面一间办公室走去,“老弟,这事儿办的仁义!能安排大川家的去省城看病,这事儿办得太仁义了。你放心,等老王家的从县里回来,我亲自小王庄走一趟,那老王家总不能把人逼疯了就不管了……”

        说起老王家,云老爷子心里觉得晦气的很,随便应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

        村长打开抽屉锁,从里面拿出几张印好排头的介绍信,又问云老爷子,“这次还是二川去省城?打算啥时候出发?我下晌正好要去镇上,顺带拿过去盖章,晚上就能拿回来。”

        “那就麻烦村长哩。俩孩子想这两天就出发,早点去早点回来,免得进了腊月,路上太遭罪哩。”

        云裳眼睁睁的看着村长开好云二川和王寡妇的介绍信,急忙挤到前面,指着自己的脸,道:

        “村长爷爷,还有我哩,我也要介绍信,不然顾二哥都不能单独带我出去吃好吃的啦!”

        “放心,不会忘了裳囡的,村长爷爷给你单独开一张。”

        村长笑呵呵的又拿出一张介绍信,在填写姓名的地方,特意将‘云裳’二字写在靠后的位置,前面空出来的地方还能再加一个名字。

        写好后,村长将云裳的介绍信递给顾时年,语带双关的问:

        “顾小同志,你看看裳囡的介绍信这样开行不行?拿到省城没问题吧?”

        顾时年愣了一下,他原打算避过云老爷子再请村长帮他开封介绍信的,没想到村长竟然会这么上道,直接在云裳的介绍信上留出填写他名字的位置。

        这样,等村长去镇上盖完章回来,再在介绍信上补上他的名字就可以了。

        “没问题,村长,您经常开介绍信,肯定出不了错。”顾时年一脸淡定的把介绍信还给了村长。

        忙完正事,云老爷子急着回家跟老太太商量四个人去省城要带的东西,知道云裳和顾时年还想到戏台子上玩一会儿,急匆匆的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大队部。

        云裳牵着顾时年的衣襟,踩着地上的残雪走到了戏台子下面,看着高高的台基,大而空旷的舞台,顿时觉得自己站在戏台子上就像个小蚂蚁。

        比起新戏台,云裳对杏林村那座古戏台更感兴趣。

        据说,这个新戏台子就是仿后村踏了一半的古戏台建造的,而古戏台至今已有四百年的历史。

        在清河县,几乎每个村子都有或大或小、或新或旧的戏台子,甚至过去那些大户人家还有自己的戏园子。其中保存完好,至今还在使用,历史比杏林村老戏台还要悠久的戏台子比比皆是,这些戏台子在将来可是非常宝贵的文物。

        只可惜,过些戏台子经过十几年的动荡,将来不知道还能保留下多少。

        “顾二哥,”云裳四下看看,悄悄的朝顾时年招了招手,“顾二哥,这会儿没人,你赶紧帮我拍几张照片!”

        云裳拿出手机塞到顾时年手上,转过身跑到戏台的台阶处,跟个乌龟似的一阶一阶地往上爬。

        顾时年看不过眼,几步跨过去,单手拎起云裳给放到了台基上面。

        两人跟做贼似的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又在连在一起的戏台子上到处转了转,确定没什么看头了才手拉手的出了大队部。

        “顾二哥,这新戏台子没什么好看的,哪天你带我去后村看看古戏台。到时候多拍些照片,那古戏台都塌了一半,不定哪天就给拆了呢。”

        顾时年应了一声,云裳又道,“顾二哥,以后有机会你再带我到各村转转,我想趁那些古戏台没还没拆除,都拍照片记录下来。”

        “好,等去了省城,咱们想办法给你买个相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