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王家来人 作者:湖涂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23
  •     之后在抚养云裳的问题上,老云家就更是张不开嘴了,即便他们心里知道王寡妇恨不得弄死云裳,也知道云裳跟着王寡妇过不了好日子,但碍于心里的愧疚,碍于王寡妇疯狂的胡搅蛮缠的架势,还是对云裳放了手。

        这也是老云家这么多年对云裳的困境装聋作哑、视而不见的主要原因。

        云大川死了,不光是王寡妇受不了打击,云家老两口也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他们平日里避着王寡妇,既是避免勾起王寡妇是伤心事,也是避免勾起他们老两口的伤心事。

        也或许是,心中自责的云家老两口觉得没脸见王寡妇。

        云裳猜测,云家人不光是避着王寡妇,就连她,云家人大概也是不乐意看到。

        毕竟每次看到她,就能想到云大川半夜上山的缘由,就能勾起云家人那些不美好的记忆。

        云裳也是这时候才想明白,为什么云老爷子会偷偷摸摸的趴在墙根听墙角,而不是大大方方的敲门,直言自己是来看孙女的。

        老云家的人对她好,不是他们有多疼爱她,而是云家人生性忠厚善良,并没有把当年云大川出事的责任完全怪罪在她头上,看在云大川喜爱她的份上,云家人想替云大川尽一尽心意。

        至于云家人心底对她有没有芥蒂,云裳不知道,也猜不到。

        “我男人咽气前还念叨着给你找玉牌子,你这个祸害,让我男人连死都不得安宁!我就应该早点弄死你这个祸害!你害了我儿子,害了我男人,现在又来害我……”

        王寡妇侧躺在地上,哀哭不停,泪水顺着眼角一串一串的落在地上,云裳坐在椅子上都能感到王寡妇周身铺天盖地的哀伤。

        云裳心中不由泛起了阵阵涩意,如果云大川还活着,他一定不想看到王寡妇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吧。

        见云裳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就算被王寡妇骂了也没有反应,顾时年一看就知道她这是心里难受,对着王寡妇心软了,下不了手了。

        可是王寡妇这人性子太烈又太执拗,她心里恨透了云裳,不会因为云裳心软放她一马,就转变对云裳的态度。

        王寡妇之前想慢慢磋磨云裳,这才给了云裳换芯子的机会,让她可以将王寡妇彻底控制起来。一旦云裳心软,放过王寡妇,那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击,并且一击即中,再也不给云裳活命的机会。

        到那时,不但云裳逃不过王寡妇的毒手,就连他也会被牵连。

        云裳与王寡妇之间已然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不管王寡妇之前折磨云裳的理由多么情有可原,都不在顾时年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在这世上只有云裳一个亲人,若是有人危机到云裳的性命,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无不无辜,他都不会手软。

        见云裳眼圈有些泛红,顾时年皱着眉头,一字一句的问:

        “阿裳,你可知道心软的后果?”

        云裳抿着唇,点了点头道:

        “知道,我要是心软放过她,我会死,你也会死。”

        她当着王寡妇的面喊了好多次顾时年的名字,在这个户籍管控严格的年代,想要找到一个人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顾二哥,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她可以把王寡妇关在空间里好吃好喝的供养一辈子,但绝不可能因为一时心软放过她,给自己和顾时年带来祸患。

        这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云裳把王寡妇收进了空间,而顾时年也起身出去,沿着院子再次巡视了一圈。

        想到云裳之前在村里给王寡妇挖了个坑,顾时年担心半夜会有人摸进院子来偷鸡,便喊云裳把剩下的三只母鸡也收到空间里,两人才回屋歇了下来。

        云裳一整晚都没睡好,顾时年定了闹钟,每过一个小时便喊她起来进空间给王寡妇灌一次药,等到快天亮时,又给王寡妇灌了安眠药,确认她不会醒来,两人才把呼呼大睡的王寡妇丢到了炕上。

        早上起来,外面起了大风,天气也阴沉沉的,空中还零星飘着几颗雪子。

        云裳抬头看了眼灰茫茫的天,赶紧跑到后院把母鸡放回鸡窝,又缩手缩脚的跑回了房间。

        顾时年正动作笨拙的蹲在灶台前点火,准备烧些热水洗脸,大概是外面起风的缘故,空气从烟囱口灌进来,顶得灶台里的浓烟一个劲儿的往屋里呛。

        云裳咳了几声,打开一扇窗子换空气,又搬了个小板凳,捧着小下巴,默默的坐在了顾时年旁边。

        灶膛里火苗越起越旺,云裳伸出手开始烤火。

        “顾二哥,那枚玉锁不在王寡妇手上,也不在老云家,你说会不会是当初被老王家的人拿走了?”

        “应该不会。”顾时年想了想又接着道,“当初云大川和王寡妇没有去老王家讨要玉锁,应该是确认过老王家的人没有得手。”否则以王寡妇混不吝的性子,当初早就上门把玉锁给抢回来了。

        云裳回头看了一眼炕上呼呼大睡的王寡妇,伸手摸着空荡荡的脖子,嘟囔了一句:

        “我倒是没想过要找回这个身子的亲生父母,只是那玉锁从小戴到大,现在丢了,总觉得有些不习惯。”

        “回头私下里再找找,要是找不到,我再想办法给你弄块更好的。”

        顾时年并不是在随口糊弄云裳,成色好的古玉在后世不好找,在这个时代还真不算难找,只要找对了门路,有的是人家出手祖上传下来的物件。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大力敲门的声音,并有妇女在外面喊着王寡妇的名字。

        顾时年马上起身到炕边推了推王寡妇,确认她依旧熟睡,又扫视了一圈屋子,确认屋里没有不合时宜的东西出现,这才跟在云裳身后往院里走去。

        “花儿,在不在家?花儿,快开门……”

        “来啦来啦!是谁啊?”云裳边问边拉开院门。

        大门口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小眼睛妇女,看到云裳开门,立刻笑眯眯往门里挤。

        “哟,裳丫头都长这么大啦!不认识我啦?我是你大舅妈,你妈呢?在不在家?花儿!花儿,咱妈让我来看看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