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出闺阁记》-> 第422章 收押禁宫(王者大地主盟主加更结束)
第422章 收押禁宫(王者大地主盟主加更结束) 作者:姚霁珊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10
  •     言至此,郭婉终是转眸,绝丽的容颜,眸色却沉寂,如亘古长夜:“不过,你可要想清楚,这一局你也是使了大力的,如果没有你,县主也不可能从此生不了孩子。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以长公主并县主的脾性,就算她们收留了你,再拿着你来扳倒我,往后你的日子,怕不会好过。”

        她左右端详明心,掩唇一笑:“啧啧,似你这般娇怯怯的美人儿,长公主府是绝不能留的,不过么,若是划烂了脸、再打断手脚,长公主或许会留你用一用。”

        明心嘴唇轻颤,黑颜料下的脸,苍白如纸。

        郭婉所言,正中她的软肋。

        这一局,她确实出了大力,长公主为人阴鸷、香山县主脾性暴虐,如果她真跑去指证郭婉,则郭婉一死,她也活不长。

        “你威胁绿漪时,只说要向兴济伯夫人告密,可想而知,你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郭婉缓声道。

        此一语,便如弈手举棋,落下最后一子。

        将军!

        明心直勾勾地望着她,手掌一阵刺痛,怕是指甲早已刺破血肉。

        她的脑中,亦是一阵刺痛。

        她低估了郭婉。

        或者不如说,她高估了自己。

        而今回思,郭婉连长公主府都敢算计,又岂能偏偏漏算她明心?

        分明就连她,亦在局中。

        否则,她暗中交代那柳妈妈做的事,又如何会为郭婉所知,甚而杀人灭口?

        而更为可笑是,身处局中的她,竟毫不自知。

        “你还是离京吧。”温柔的语声飘来,轻软如风絮,然听在明心耳中,却重得有若雷击: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的身后便连着我,亦是瞧在你我主仆一场、你也曾真心替我做事的份儿上。至于旁的,我劝你收起痴心妄想,拿着我给你的银子,有多远、滚多远。”

        甜美的话音,飘来拂去,好似梦中呓语。

        明心兀自站着,神情恍惚。

        她知道,这终究不是梦,而是血淋淋的现实。

        她输了,输在了这个她心底里从未瞧得起的女子手中。

        一败涂地。

        僵立良久,明心惨然一笑。

        “原来,夫人这一局,最终不过是要甩开我罢了。”她道,颓然垂首,身形委顿:“如今我终是明白了。”

        她“呵呵”笑起来,面容却在瞬间扭曲,一字一顿地道:“夫人真真好手段。”

        语声忽停,笑声亦止,她“噗嗵”一声跪下,扶地叩首。

        观音兜上,早又积了一兜的雪,雪地松软,将她的膝盖与双手,深深没入。

        她整个人,都像被大雪覆盖,不复存在。

        刺骨的寒意,自两臂、自膝盖,飞快窜进她四肢百骸,将身体里最后的一丝温热,亦吞噬殆尽。

        “夫人栽培之恩,明心记下了。”她伏地道,语声低且沉。

        旋即又抬头,深深地望着郭婉,像要将她此刻的样子,刻进骨髓、融进血液。

        “此等大恩,委实难负。他日有缘,定当百倍奉还!”她直勾勾地望着郭婉,缓缓起身,掸净身上残雪。膝盖处两团湿渍,在清浅的暮色下,像是两个黑洞。

        “妈妈好走。”郭婉言笑晏晏,招手示意玛瑙:“玛瑙过来,送一送贾妈妈,别叫她迷了路。”

        “是,夫人。”玛瑙撑着伞碎步上前。

        明心再度深深望一眼郭婉,哂然而笑:“夫人保重。”

        语罢,转身,单薄佝偻的身影,随玛瑙远去,俄顷,掩入茫茫大雪。

        四野空阔,再不复人迹。

        郭婉悄立片刻,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稀疏的白烟,在伞下氤氲飘动,眨眼间,便随风逝。

        黄昏渐次涂抹,不远处的是一片梅林,而今已只剩轮廓。横斜勾挑的枝桠,大半没入枝上积雪,唯剩灰黑数缕,像匆匆写就的草书。

        郭婉静立着,仔细辨认,良久后,方勉强拼凑出一个歪扭的“之”字。

        “夫人,天要黑了,民女陪您回去罢。”一只微凉柔软的手探过来,自她掌中接过竹伞。

        郭婉恍惚了一下,飞快地弯唇:“可不是,天都快黑了,我一时没注意到。”

        话接得恰切,然而,神思还停留在方才。

        那梅枝拼就的另一个字,似乎是“竹”。

        她笑起来,眉眼俱弯。

        有雪花从伞外扑上身,她举袖拂了拂,踏着徐缓的步子,慢慢地踏进游廊。

        雪地上,屐齿留痕,由亭台深处,探入浓浓暮色……

        四柳胡同的季家,最近走背字儿,家中的姐儿才往医馆去一遭,不上两日,便有穿锦衣、拿刀剑的凶人涌来,将最俏的那个姐儿给裹走了。

        “……钱也不把、话也不留,就这么把臻娘给带走了,也不知是死是活。”鸨儿倚门干嚎,眼泪鼻涕冒出来,舍不得拿绣花的帕子擦,从地下抓两把雪抹一抹,继续嚎。

        “可怜我家臻娘,才来家一个月,病倒病了半个月,我这心里疼啊。”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隔壁鸨儿闻声开门,一手撑着门框子嘎嘎直笑,成郡的鸭子也没她聒噪。

        “季家母这是心疼钱呢,好端端一棵摇钱树,叫人连根儿挖去了,可不疼死个人?”她拍手打脚、幸灾乐祸:“没了最俊的姐儿,你家姐夫怕也俊不得了。”

        什么样的姐夫最俊?当然是有钱的姐夫。姐儿若不俊,自然便引不来那有钱的姐夫登门。这是咒他们家生意差呢。

        季家母气极,将手向脸上一抹,跳起脚儿来大骂:“哪个烂嘴烂舌的胡唚?我呸!猪油蒙了心的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就那几个半老徐娘,捆成捆儿白送也没人愿意当姐夫,还好意思说三道四?”

        这话委实得罪人,四柳胡同多的是半老徐娘,日日要去花厝河街站生意的。

        原在旁瞧热闹的几家龟公,闻言立时不服,加入混战,与那季家母吵起来,直是闹得鸡飞狗跳,青天白日的烟花胡同,又是雪后冰寒,却也难得这般热闹。

        带走臻娘之人,自是裴恕。

        只是,他当日所率并非衙差,亦非裴家军,而是领了一支大内禁军。

        臻娘,被带入禁宫收押。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