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被盗 作者:莫小妞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11
  •     被陈欣娆如此一说,陈父只觉得心中满是火气,他

        他忍不住一脚踢翻了凳子,来回走了几圈,复又气馁地坐在了沙发上,神情阴鸷。

        夜深人静,经历了许多的陈家也陷入了睡眠的安静之中,两道黑影蹑手蹑脚地爬进了陈家的别墅。

        第二天一早,陈家的佣人才刚刚起床工作,就听到了来自主屋的尖锐的叫声,纷纷跑了过去,守在门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父睁着朦胧的睡眼,不悦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清早地叫什么叫?我都没睡醒!”

        “老公、老公,不得了了!我的首饰盒里面的珠宝全都没了!”

        崩溃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首饰盒,陈母心里满满都是心痛和不可置信,她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又匍匐在地上,找了许久,这才认命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怎么可能?昨天不还是在的吗?”

        被她这么一说,陈父也瞬间清醒过来了,他心中一慌,然后从床上爬了下来,“是不是家里来贼了?快报警!”

        “报警?对对对报警!”

        听到陈父的话,陈母宛如找到了主心骨,她一边哭一边拨通了片区派出所的电话,报完警之后又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可是我攒了半辈子的珠宝啊……怎么就全都没了?!那个小偷真是杀千刀的!”

        “别在这里嚷嚷了,快去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损失!”

        看着陈母那副哭天抢地的模样,陈父忍不住催促道,“还有欣娆,她那边不知道有没有事情。”

        听了他的话,又想起了昨天欣娆抢回去的那条红宝石的首饰,陈母心中一紧,赶紧连滚带爬地起来,刚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等在屋外面面相觑的下人,她忍不住骂道:

        “一个一个的早上是没事情做了吗?都守在这里干什么?养你们这么一群人在家里,一点用都没有!”

        下人们自然不敢回话,陈母担心陈欣娆那里也出了什么问题,也不顾着教训下人,赶到了陈欣娆的卧室外面:

        “欣娆?欣娆啊——”

        连着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应,陈母心里有些害怕,赶紧让跟在身后的下人取来了钥匙打开房门,陈欣娆此时竟然还在睡觉,她走上前去推了好一会儿,她才悠悠转醒:

        “妈,你在我房里干什么?”

        刚刚清醒过来,陈欣娆就觉得自己房间里的味道不对,似乎是有什么奇异的熏香,她嗅了嗅,又说不出来哪里怪异,只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陈母。

        “欣娆,快看看你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我的那盒子首饰……全没了!”

        说到这里,陈母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她狠狠地骂着:

        “不知道是那个家伙这么贱!那是老娘辛辛苦苦攒了大半辈子的东西!一夜之间全都没了!”

        听到她的话,陈欣娆心里骤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刚起床,身体上有些绵软无力,便让母亲去把自己化妆台的一个抽屉拉开:

        “你去看看抽屉里那个盒子还在不在。”

        然后她又问道:

        “家里是遭贼了吗?”

        “是啊……昨晚我睡的沉,竟然没感觉到房间里进了别人!你父亲也是,他这几天为了公司的事情一直很晚才睡,怎么偏偏就让那个人得逞了呢!”

        想起自己的那盒子珠宝,陈母就觉得心痛不已,过两天就是市长夫人的茶话会了,她没有一套像样的珠宝怎么行!

        “这件事不对劲啊,你和爸爸都不是什么贪睡的人,怎么会突然睡得这么沉?”

        看到母亲捧出来一个盒子,陈欣娆的心稍微有些放心了,她直起身子,从母亲手里接过了那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却空空如也!

        “怎么会……”

        看到空荡荡的盒子,陈欣娆眼前不由得一阵发晕,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看向母亲:

        “报警了没有?这种事只能找警察。”

        听到女儿带着些许颤抖的话语,陈母也知道她的心情跟自己一样难受,她坐在床边,点了点头:

        “一出事你爸就提醒我报警……这个时候估计警察也快来了,欣娆你别担心,这珠宝又不像是钱,如果警察用心办案,一定能追回来的。”

        “……”

        抚弄着已经空了的首饰盒子,陈欣娆的眼神暗了下来,她倒不是心疼其他的珠宝,只是宋秉爵母亲的那块红宝石项链也丢了……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警察总算来了,客厅里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下人,陈母几番呵斥才让他们散开,然后带着女儿在沙发上坐定了:

        “警官,事情我老公应该跟你讲明白了,你看我们的珠宝能不能追回来?那可是一大笔钱,你们一定要认真调查啊!”

        “是这样的,因为涉嫌金额较大,所以我们会尽快开始侦查。至于能不能追回,那还要看运气了。”

        不敢把话说满,警察在了解事情之后,又增派了警力来陈家的别墅里面调查取证。

        经过这么大的动静之后,基本上整个a市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陈家遭贼的事情。

        得到消息的韩修立马把这件事转告了还在英国的宋秉爵,听到韩修的汇报之后,宋秉爵抬头看了一眼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女人,不着痕迹地道:

        “我倒觉得,这件事应该是家贼。陈家养了不少下人,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察觉到不对劲?”

        “听说警察在陈欣娆和陈家夫妻的房间里都发现了迷香燃烧过的痕迹,可能是这个原因。”

        不明白老大的家贼是什么意思,韩修老老实实地答道。

        “那就更奇怪了。”

        慢条斯理地道,宋秉爵眼中划过一丝诡谲,“小偷知道主人家房里的首饰盒,想必更加知道陈家养了不少下人,那为什么不防范身强力壮的下人会来碍事,而是,只针对主人的房间?韩修,你不妨给警察那边一点提示,让他们查一查陈家那个老头子最近的资金动向。”

        “宋总,你是说……这件事是他做的?”

        猛然间想明白了什么,电话那头的韩修忍不住拍了拍脑袋,“我明白了,陈家的公司已经被我们逼到了一个绝境,银行不肯借钱,其他公司也不敢接手这个项目,所以陈父才出此下策,从自家人的私产下手?”

        “我母亲的旧物事里面,有一个红宝石的链子,被送了出去。”

        想起了那块红宝石的链子,宋秉爵的眸子暗了下来,“你从地下的那些通道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回来。”

        挂掉电话之后,宋秉爵看向因为身上不舒服又翻了一个身的慕晚安,“我看你的样子,像是身上要长蘑菇一样了。”

        说完之后,他无奈又包容地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就真的这么难受?”

        “天天都是待在这里看电视,又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我是真的快长蘑菇了。”

        听到他的话,慕晚安长叹了一口气,她蹬了蹬脚,身上又传来了细细碎碎的疼痛,那天被那群意大利人追赶,她窝在那个凹陷处太久了,身上磕绊有点多。

        “你身上的伤都还没好,就想着出去玩儿?”

        看了看她露出来的小腿上光-裸的皮肤上的青青紫紫,宋秉爵语气里并没有转圜之意,他不容置疑地道:

        “什么时候你身上的青青紫紫消失了,我就带你出去。在这之前你必须老老实实在房间里待着。”

        心里又甜蜜,又觉得自己太没原则了,慕晚安索性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只当作这人不存在。

        她拿着遥控器胡乱摁着,英国的电视台不怎么对她的胃口,跳着跳着,不知道摁到了哪里,竟然跳到了成人台!

        “嗯……啊……”

        听到突然传出来的少儿不宜的声音,慕晚安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眼睛都不敢看电视屏幕了,只顾着在遥控器上面摁键,希望能赶紧把这个给弄走。

        原本正看着公司财报的宋秉爵听到异动,也抬起了头,他瞟了一眼电视屏幕,又看了看正羞红了耳朵努力摁遥控器的她,戏谑道:

        “原来晚晚你有这种特殊癖好啊……”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半是羞怯半是恼怒地回头瞪了他一眼,慕晚安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明明就是不小心才这样……你还笑话我!”

        “真的只是不小心?”

        把手里的文件轻轻放下,宋秉爵一步一步走向她,在她躲闪不及的目光中,弯下身子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将她牢牢地圈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他微微一笑:

        “晚晚,说谎的孩子可不讨人喜欢。”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他离自己越近,慕晚安越发觉得不能呼吸,心里也慌慌的,她手脚并用地推着他,像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孩子:

        “走开走开,没事离我这么近做什么?我要坐起来了!”

        “你要‘做’起来?”

        饶有意味地重复了一遍,宋秉爵歪头看着她,眼里的调笑之意越发明显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