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恶魔囚笼》-> 第十九章 美好的一天
第十九章 美好的一天 作者:颓废龙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0-11
  •     剑尖没入了一分,刺破了皮肤,并没有真正的让刺入喉咙,但是贝恩却是全身一紧。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咽喉!

        任何时候都是人类的要害之一,与心脏、大脑并列,甚至,相较于有胸腔、颅骨保护的心脏、大脑而言,裸露在外的咽喉要更加的脆弱。

        哪怕是经过了‘放牧者’完整的训练,且战斗无数,依旧无法改变这一点。

        尤其是看着眼前的秦然,贝恩是真的感受到了那一丝杀意。

        虽然若有若无,但却是真的存在着。

        因此,毫不犹豫的,贝恩高大声说道。

        “很抱歉!”

        “我为我的鲁莽道歉!”

        “并且,我愿意补偿阁下!”

        一边说着,贝恩一边紧张的看着秦然。

        当看到秦然微微收回了剑尖时,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三十【铜渡钱】。”

        秦然报出了一个数字。

        刚刚松了口气的贝恩立刻心中一紧。

        “实在是太多了,我……没问题!”

        “三十【铜渡钱】我还是有的!”

        贝恩想要解释什么,但是那刚刚收回的剑尖,又一次的送了上来,没有任何的犹豫,贝恩马上答应下来。

        相较于【铜渡钱】,无疑命更重要。

        毕竟,一旦命都没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就在贝恩答应下来时,秦然手中的长剑却是一挑。

        看着眼前的剑光,感受着金属武器的寒芒,贝恩一闭双眼。

        他以为秦然出尔反尔。

        但是,下一刻,贝恩就觉得上身一凉。

        他的运动服和背心都被利剑切割。

        被切割的衣服跌落在地,秦然用剑尖挑动着衣物,检查着。

        “巫蛊?”

        再次睁开眼的贝恩立刻就看到了这一幕,并不是白痴的对方,迅速的反应过来。

        “你惹到了那帮混蛋?”

        贝恩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这并不需要隐瞒,虽然大部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放牧者’想要调查这件事却是不难。

        “果然是这样。”

        听到秦然的话语后,贝恩则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自言自语,很自然的吸引了秦然的视线。

        “艾德.王的失踪也应该和这帮混蛋有关。”

        “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艾德.王最后一个任务的报备是去调查一件高中女生的‘通灵游戏’。”

        “接着,他就失踪了。”

        “除非是极为特殊的情况,不然身为艾城东7区的负责人,他每八个小时就会传递会一次平安的信息。”

        “而现在已经超过五个安全期了。”

        “同时,我在那间高中发现了巫蛊的痕迹。”

        贝恩解释着。

        “还有呢?”

        秦然继续问着。

        “没有更多了。”

        “巫蛊的那帮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狡猾。”

        “即使是‘放牧者’也很难找到他们的下落。”

        贝恩说着一摊手。

        “如果找到了,告诉我。”

        秦然淡淡的说道。

        虽然只是一个巫蛊的人对含羞草表现出了兴趣,但秦然无法保证剩余巫蛊的人是什么态度。

        更何况,秦然从不会天真到将自己和含羞草的安全,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

        面对敌人,他更喜欢先下手为强,然后……斩草除根!

        完全不知道秦然想法的贝恩,则是意外的看了秦然一眼。

        “虽然是秉承着丛林法则,但是人不坏。”

        “至少对于相熟的人来说,很不错。”

        “不枉艾德.王那傻瓜为你们忙前忙后。”

        心底带着这样的想法,贝恩点了点头后,就准备离开。

        “等等。”

        秦然突然的叫住了对方。

        “放心。”

        “我经常光着上半身去晨练的,不需要衣服。”

        贝恩笑着一摆手。

        “我不关心你的锻炼方式,哪怕你被人骂变态也和我没有关系。”

        “我想要提醒你的是,你的赎金。”

        “三十【铜渡钱】。”

        秦然强调着。

        “我是会赖账的人吗?”

        “我可是你们叔叔艾德.王的好友。”

        贝恩拔高了音调。

        不过,当看到秦然的手再次握住剑柄的时候,立刻,就柔声说道:“我出门没有带那么多钱,等我回到家中,我马上就取来给你。”

        秦然没有说话,只是将握着的剑,抬起来,再次指着贝恩。

        无关乎身份、立场。

        秦然只是单纯的不相信一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不论对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没有更多的事情做为证明前,秦然更相信的是到手的利益。

        所以,在没有‘契约’这种极为方便的手段做为前提时,秦然信奉的是落袋为安。

        贝恩与秦然对视着。

        一秒。

        两秒。

        三秒。

        ……

        时间流逝,秦然的双眼一眨不眨,贝恩却是感到双眼干涩。

        而且,贝恩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看破了他最真实的想法——赖账。

        三十枚【铜渡钱】,他好几年的积蓄了。

        能够赖掉的话,贝恩是不会介意的。

        至于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

        大不了躲着秦然就好。

        他又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

        多秦然一个不多,少秦然一个不少。

        只是,令贝恩没有想到的是,秦然竟然这么的软硬不吃。

        “固执!”

        “真是固执!”

        “难道你们不会变通一下吗?”

        贝恩抱着最后的奢望,还想要挣扎一下,但是秦然根本不废话,手中的剑再次向前一松。

        这一次,可比之前刺的要深多了。

        贝恩毫不犹豫,再前进一分的话,他的气管就要被刺穿。

        “等等!”

        “给你!”

        到了这个时候,贝恩不敢再糊弄了。

        他感知到了比之前更加清晰的杀意。

        如果说之前,是威慑多余实际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贝恩能够确定眼前的年轻人就是真正的起了杀心了。

        “不就是欠你点钱吗?”

        “怎么这么的暴躁?”

        “你是吝啬鬼吗?”

        贝恩一边说着,一边从运动裤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钱包。

        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摸出了一枚银色的没有方孔的钱币,与铜渡钱类似,但是这枚银钱的正反太阳、月亮花纹却要更加的繁复。

        【名称:银渡钱】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能够更完善的遮掩大量灵魂去往‘远方’的气息】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渡钱的出现,要远比‘放牧者’组织更早,最初的用途是什么,早已没有人知道了,但是随着遮掩灵魂前往‘远方’的气息被发现后,它成为了‘放牧者’和神秘侧的通用货币。】

        ……

        秦然的指尖在触碰到这枚【银渡钱】的时候,他体内的五大源力就一阵欢腾,尤其是‘暴食’更满是渴望。

        不过,现在并不是时候。

        秦然看着一脸肉疼的贝恩,向着含羞草打了个颜色。

        立刻的,含羞草就将之前的战利品【诅咒纸人】、【怨灵之屋(破碎)】从吧台下拿了出来,放在了吧台上。

        顿时,贝恩就被吸引了目光。

        但马上的,贝恩就风淡云轻的说道。

        “【诅咒纸人】被用过了,不值钱。”

        “【怨灵之屋】也是损坏的,同样不值钱。”

        “哦。”

        秦然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回了吧台,将两样东西再次收了起来。

        什么意思?

        贝恩一愣。

        “这位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

        “有什么需要的话,请您明天再来。”

        含羞草面带微笑的说道。

        说完,就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并且,走到餐馆门前,替对方拉开了大门。

        “我出十枚铜渡钱。”

        “二十枚!”

        “二十枚!不能再多了!”

        看着含羞草认真请自己离开的模样,贝恩马上开口报价了。

        【诅咒纸人】也就算了,真不太值钱,也就一枚铜渡钱上下的价值,但是【怨灵之屋】不同。

        能够制作【怨灵之屋】的巫蛊流派并不多,而在这些流派中,大部分巫蛊之人会在死亡时销毁自己的【怨灵之屋】。

        因此,流传在外的【怨灵之屋】就更少了。

        贝恩清晰记得‘放牧者’研究院里可是不少人对【怨灵之屋】感兴趣的。

        哪怕是一个损坏的【怨灵之屋】,也足以卖出一个高价。

        不要说是二十枚铜渡钱了,三枚银渡钱也是极有可能的。

        这么一来,不仅损失弥补了,他还能够大赚一笔。

        只是……

        看着面对自己报价,无动于衷的秦然,贝恩刚刚还激动的心,开始不住的往下沉。

        他觉得自己遇到对手了。

        同时,贝恩也有些奇怪。

        你在深山中学到了战斗技巧,变得机敏,但是这种宛如奸商一般的狡诈,你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

        “我之前抓过一只狐狸。”

        “她说会报达我,给我一个月的粮食。”

        “然后,我就开心的放了她。”

        “再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只狐狸。”

        秦然站在吧台内,面带回忆的说道。

        狐狸?

        从狡诈的狐狸身上学到的吗?

        贝恩心底暗道,但是,马上想到了什么的贝恩,立刻脱口而出道:“狐狸会说话?还她?你糊弄谁啊!”

        “是啊。”

        “你糊弄谁啊。”

        秦然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贝恩,那目光仿佛是带着‘透视’般,让贝恩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一枚银渡钱。”

        “不能再多了。”

        贝恩不打算再拖延下去了。

        因为,他发现,即使是再拖延下去,他也占不到便宜。

        所以,贝恩打算速战速决,报出了一个价格。

        “门在那里,慢走不送。”

        秦然缓缓的说道。

        他是不知道【怨灵之屋】在这个副本世界的价值,但是稀有级别的东西值什么价格,秦然还是心中有数的。

        即使【银渡钱】也是稀有级别的物品。

        可做为货币,作用单一且必然有大量存货的【银渡钱】,永远不可能代替更稀少有着更多作用的【怨灵之屋】。

        哪怕【怨灵之屋】被破坏了,也是一样。

        “哼!”

        面对着秦然的态度,贝恩似乎是恼羞成怒般,扭头就向外走去。

        可不论是秦然还是含羞草,都没有在意。

        含羞草甚至,连门都没有去光。

        就这么站在门前注视着外面。

        耳渲目染下,含羞草对于经营之道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相当的拿手。

        含羞草能够看得出贝恩对于【怨灵之屋】的迫切。

        有着这样的前提,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大约几秒钟后,离去的贝恩就再次大踏步的走了回来。

        “两枚银渡钱。”

        贝恩报出了一个令他肉疼的价格。

        “三枚。”

        秦然则报出了一个令贝恩几近窒息的价格,不过,知道小花招没用的贝恩,瞪大了双眼,看着又一次被秦然摆在了吧台上的【怨灵之屋】,这位放牧者咬着牙,点了点头,蚊子腿上的肉再少,也是肉!

        “好。”

        贝恩将手中的钱包扔到了吧台上。

        钱包中除了三枚银渡钱外,还有几张纸币。

        秦然拿走了三枚银渡钱,然后,手将钱包和【怨灵之屋】一起递给了贝恩。

        “你给个奸商!”

        “我不会再来了!”

        贝恩赌咒发誓的说道。

        而秦然?

        微笑的说道:“欢迎下次光临。”

        朝阳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升起了,深秋的早晨中,贝恩迎着寒风,光着上半身,捧着外形像个碗的【怨灵之屋】走在街道上,很自然的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有人不屑。

        有的嘲讽。

        但更多的人是面带怜悯的。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忍不住走到了贝恩的身边,将一张小面额的零钞放在了贝恩的碗中,同时从随身的早餐袋中,拿出了一块面包放到了呆愣的贝恩手中。

        “我不是……”

        “我懂,谁都会遇到过挫折。”

        “但只要坚强,就能够重新振作起来。”

        “我期待看到你重新振作的那一天。”

        老妇人面带慈祥的微笑,打断了贝恩的话语。

        人,都是由从众行为的。

        见到老妇人的善举后,周围本就心生怜悯的人们纷纷慷慨解囊。

        “我不是乞丐!”

        “我真的不是乞丐!”

        看着碗中越来越多的零钞,贝恩急忙解释,但周围的人却充耳不闻,纷纷带着理解的微笑。

        “对,你当然不是乞丐。”

        “你只是一时落魄。”

        “我相信你会通过你的双手解决这一困难的。”

        还是那位老妇人,她摘下了身上的围巾,裹在了贝恩的身上,然后,带着慈祥的微笑消失在了朝阳中。

        周围的人,也纷纷散去。

        只剩下贝恩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停的重复着那句话。

        “我不是乞丐!”

        “我真不是乞丐!”

        ……

        在餐馆的二楼,秦然透过窗子清晰的看到了这一幕,不仅摇了摇头,转过身走向了床旁的沙发椅。

        看着睡梦中都带着微笑的含羞草,捏了捏手中的银渡钱,半躺在沙发椅中的秦然同样露出了一个微笑。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