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惊喜交加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痛楚来的如此突然,洛青鸾根本没有料到,顿时就变了脸色。

        纳兰夜更是顾不得装模作样了,身形一闪已经冲了回来:“青鸾,你怎么了?”

        竭力忍着痛,洛青鸾抬起有些发白的脸,微弱道:“痛,肚子痛。”

        小腹坠胀,犹如月事来之前的感觉,且来势汹汹。但洛青鸾却很是奇怪,她去年就开始调理身体,早就没了痛经的症状。如果是月事要来了,根本不应该,不过……她转念又一想,难道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身体才变差了,以至于又痛了吗?

        算算时间,也应该这几天来了,或许她应该去一趟净房。

        身为医者,洛青鸾既然有了猜测,自然不会太过担心,如果不是痛的太突然,她根本就不会叫出来。

        纳兰夜反而紧张起来了,他从来没见过洛青鸾痛苦的样子,顿时担心起来:“好端端的怎么会肚子痛?我派人去叫大夫来给你看看……”

        “看你担心的,难道忘了我自己也会医术了?”

        洛青鸾白了他一眼,为他的慌神又觉得有些欣慰。到底是关心她的,她哪里看不出来刚才纳兰夜是因为不想她跟着去冒险,所以才故意给她冷脸。

        见她浑不在意的样子,纳兰夜握紧了她的手:“不是说医者不自医吗?不过你要是能检查出问题来,自己看看也行。”

        这种原因,洛青鸾不好意思给纳兰夜说,有些腼腆的起身:“我知道了,那我出去一下。”

        “你去哪里?”纳兰夜一把拖住她的手。

        这个丫头,都痛的这么厉害了,居然还要往外跑?

        “哎呀,你别管了,我出去一下就回来,你等着我就是。”

        “不行,你哪也别去,干脆还是我派人去找大夫来的好,青鸾,你先忍一下,我扶你****先休息。”纳兰夜说着就要来抱洛青鸾,刚才摆脸色装生气的事早就忘了。

        可洛青鸾哪里肯****?赶紧躲开。

        这会不赶紧去净房检查下,还往床上躺,只怕随时都可能‘血流成河’,到时候弄脏了床,那才是羞人。洛青鸾没法,只能白了纳兰夜一眼:“好了,你别闹好不好,我真的没事,就是……就是可能是、是那个要来了。”

        “那个?哪个?”

        “就是那个啦!”

        被纳兰夜的茫然弄得又羞又气,洛青鸾狠狠瞪了她一眼,嗔道:“平时聪敏的什么似的,这会却傻得跟猪一样!我去净房换衣服,你别跟来!”

        说完,她用力推开纳兰夜,开门出去了。

        纳兰夜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面色讪讪。

        原来……他这娘子是、是……唉,他什么时候关注过妇人这种事了?事发突然,一时没想到也正常。

        不过,纳兰夜顿时又有了几分失望。这个月他几乎一直是痴缠着洛青鸾,也就这几天才松懈了点,本以为能够让她受孕成功,他离开了之后她也有事做。虽然不能陪在她身边,但好过她出去乱跑,留在府里养胎,也让他放心一些。

        可没想到,她竟然来月事了,唉……

        看来上天还没有做好让他当爹的准备。

        可是,等洛青鸾到了净房,却发现自己猜错了。

        非但如此,而且腹中又传来了痛楚,一阵阵的往下坠,痛的她脸色发白,直接就坐在了椅子上。好在楚王府不比穷人家,纵然是净房也应有尽有,洛青鸾坐在椅子上好半天,一边左手摸着自己右边脉门检查,一边忍着痛。可检查的结果却让她又惊又喜。

        喜的是她……她竟然有身孕了?

        可惊的也同样如此,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怀孕!

        对于自己的检查,洛青鸾能有十足的把握,虽然把脉出来还不到一月的孕相,可的确是怀上了。而且更让她担心的,自己还有了一些流产的朕兆。

        她身子一向不错,就算是初次怀孕,也不至于动不动的就流产吧?难道是刚才给纳兰夜演示那神剑的时候用力过猛?不至于啊,她是用了点力气,可也不至于弄成流产朕兆啊?

        医者确诊,最基础的就是望闻问切。洛青鸾暂时没法看到自己的脸色,但自己这一天做了什么事,吃了什么东西,还是回忆的起来的。

        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什么,糟了,难道是晚饭吃的那碗汤?

        本来是想着给纳兰夜准备的,后来他她亲自去厨房,汤已经炖上了,晚上吃饭的纳兰夜没回来,她一气之下还故意多喝了两碗,就是那红花参鸡汤!

        红花!

        这可是孕妇禁用的东西,洛青鸾之前哪里想到自己会怀孕了?纵然她医术了得,可正常情况下不痒不痛,她根本不可能往这方面想,况且判断怀孕的月事也没有超过,就这几天来,但没想到……她居然早就怀上了。

        孕初是几乎没有任何朕兆的,难怪她也疏忽了。

        明白过来的洛青鸾,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救治自己。

        虽然她现在并不想怀孕,可既然已经有了,她怎么可能不要?这可是她和纳兰夜的第一个孩子,若是因为一时大意而出了事,她只怕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好在洛青鸾随身携带银针,立即取出来扎入自己的关键学**位,片刻之后,腹痛渐渐止住,她才松了一口气。

        “青鸾,你在里面吗,怎么了?”这时,门外传来纳兰夜着急的声音,只怕是见她久不回来,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所以直接找过来了。

        心头一咯噔,洛青鸾张口就道:“没、没事,你别进来。”

        “没事就好,要不要找黛月进来帮你?”

        “不用了,我、我一会就出来。”

        好在纳兰夜没有怀疑,总算离开了。净房里,洛青鸾坐在椅子上纠结不已。

        怀孕了,要不要告诉纳兰夜呢?可是如果让他知道,只怕自己想要跟着去战场的事就更不可能了。可如果不说,难道他就会同意了吗?既然有了身孕,而且还因为自己喝了红花汤导致流产迹象,只怕她真的没法去了。

        顿时就泄气了,洛青鸾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为了跟着纳兰夜去前线做了那么多努力和准备,连南宫擎都同意了。但却没想到到了最后一刻,竟然是她自己这里出了问题。

        轻轻抚摸着小腹,平坦的没有半点隆起,洛青鸾心情复杂,是一时之间苦笑不已。

        宝宝啊,你可真是捣蛋,怎么就这么捉弄你娘亲呢?早不早,晚不晚的,偏要这个时候来。如果晚一些,等她已经去了战场再来,岂不是大局已定……哎,也不行,如果真这样,她拖着怀孕的身体,面临的却是两军交战,只怕会让纳兰夜分心的。

        胡思乱想了好一阵,洛青鸾终于开门出去了。反正也没法躲,纳兰夜迟早要知道的,她也没法隐瞒,算了,还是去面对吧。

        等洛青鸾走到卧房门口时,忽然她心意又变了。

        哼,她哪里想不到纳兰夜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会欣喜若狂?因为这本来就是他预谋故意的,否则的话,前阵子他怎么会天天缠着她,那么卖力呢?这下好了,他心愿得逞,只怕要笑的脸开花呢!

        她可不会让他这么如意!

        很快整理了心情,洛青鸾走了进去,纳兰夜手里正拿着那把剑在看,专注的样子明显爱不释手,但听见她进来了,还是笑着问她:“没事了?等会还是洗个澡再睡觉吧,舒服点。”

        还真以为她是来了月事?哼,她就不说。

        洛青鸾轻吁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点头:“好。”

        不想纳兰夜继续关注这个话题,免得她一时心软说出来,洛青鸾干脆问那柄剑:“这剑还没有名字呢,既然是送给你的,你就想一个吧。”

        似乎纳兰夜早就在想了,沉吟片刻,他说到:“如此神兵利器,实在难得。剑身宛若霜花,若隐若现,不过叫寒霜剑有些女性化了,不如就叫暗痕。”

        暗痕?看来纳兰夜很喜欢‘暗’这个字啊,暗夜堂也是,这柄剑也是。

        反正没什么,只要他喜欢就好,洛青鸾也不多说什么,微微一笑:“暗痕剑,好啊,从此以后,这把剑就有主人了。”

        提起这剑,纳兰夜果真再也没有说刚才洛青鸾的尴尬,他也当真以为洛青鸾之前腹痛是因为月事来了,并没有在意。她的医术他是绝对相信的,既然她都没提,想来是没事了。

        因为洛青鸾身体不适,纳兰夜今天格外温柔,抱着她就反复问这剑的由来。洛青鸾也死了跟着纳兰夜去前线的心思,还一门心思存着好好整治他一顿的想法,不动声色,一晚上都在他说这剑是如何来的。

        一夜无话。

        最后的三天,纳兰夜格外忙碌,已经是最后的准备了,虽然大军还没有开动,但斥候和先遣部队已经出发。他还要确定最后的事宜,顺便再和南宫擎确认给北约国的国书内容,一早就出门了。

        既然是大军开动,再是隐瞒只怕也隐瞒不了多久,索性纳兰夜就提议让南宫擎修书一封给北越的韩逊,不管是动摇北越军心,还是制造恐慌,反正都行。这一仗事关西楚国力和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繁荣兴衰,纵然是纳兰夜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洛青鸾乐的趁机好好调养身体,吃了几服药后稳固了胎像,也就放心了。目前她怀孕还没一月,并没有任何朕兆,也算仅有的轻松时候,必须抓紧时间将身体调养好一些。

        三天时间终于一过,京城中有人欢喜有人愁。

        大军已经集合,在城郊列队,天不亮纳兰夜就起来了。一番温存,他匆匆用了最后一顿早饭后,出府骑上了早就准备在门口的马背上。

        “青鸾,我走了。”纳兰夜看着洛青鸾,不放心还特意叮嘱一句:“你若是再像上次乱来,偷偷跟来,可别怪我让人送你回来。”

        眼看洛青鸾俏生生站在门口,看着他似笑非笑,也没说话,纳兰夜心头一动,真恨不得留下来不走了。可他不得不去,一狠心,一拉缰绳就要纵马离开。

        “纳兰夜!”

        身后突然响起洛青鸾的声音。

        猛地拉住缰绳,纳兰夜回头,颇有些不舍。就听洛青鸾冲着他眨眨眼睛,手轻抚着小腹:“在你临走之前,我觉得有件事还是告诉你的好。快则半年,你若是回来了,还能看着我大腹便便的笨拙样子,若慢则一年……呵呵,你可没法看到孩子的出世了。”

        这话来的太突然,纳兰夜顿时愣在那里:“青鸾,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告诉你,你要当爹了。”说完,洛青鸾留下一脸呆滞的纳兰夜,转身进了门,还呯一声关上了。

        门外,纳兰夜震惊的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什么,他要当爹了?这……怎么回事,这消息未免来的太突然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