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武比之前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1-12
  •     这辈子,萧宇祁第一次拼尽一切来保护一个人,却被洛青鸾误会别有所图,这种感受……让他恨不得想杀人!

        他恨他父皇,为何要逼他做这种事,他恨纳兰夜,为何要在他明白对洛青鸾的感情之前就娶了她,他甚至忍不住想恨洛青鸾,为何不对他多一点信任!

        强忍着喷涌的狂躁情绪,萧宇祁站着原地,一动不动。『→お

        如果不是他竭力忍着,真的想不顾一切说出所有的事了。

        不,不行……

        小不忍则乱大谋!

        已经做了那么多,他已经不能放弃了。为了自己的安危,为了东宛的未来,他已经骑虎难下,只能继续。

        粗重的喘息终于平静下来,良久,萧宇祁又恢复了之前的冷静。

        “青鸾,不管你如何误会我,我都不会在意的,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无论我做了什么,都没想过伤害你。只要你能够健康平安,我就心满意足了。”

        背过身去,萧宇祁半真半假的话透着浓郁的真心:“你走吧,这个地方不适合你来。既然你答应了父皇的医赌,就要好好准备,父王找来的病患定然不好医治,若是你输了……呵呵……”

        后面的话没有再说,湮灭在空旷的殿宇中。

        良久,洛青鸾转身,大步出了寒雅殿。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萧宇祁一言不发,静静的矗立着,犹如一尊塑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暗处一动,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太子殿下。”

        眼神一转,萧宇祁看着提前出现的言五,非但没有高兴,反而面色无比阴沉:“昨天你派去的人,差点伤了她是吧?”

        就算萧宇祁没有明说,言五也知道太子殿下说的人是洛青鸾,他心头一慌,连忙道:“太子殿下,属下没有啊!昨天属下是派人去半路拦截楚王妃,可是并没有伤害楚王妃,只抢走了她手里的盒子。”

        盒子……千年冰蚕!

        “东西到手了?”萧宇祁瞬间转移了注意力。

        “呃……”言五顿时一脸讪讪:“属下失败了,请太子殿下责罚。”

        什么,居然没有拿到?!心头一咯噔,萧宇祁脸色一变。

        刚才洛青鸾的样子,说她遇到了袭击,被抢走了身上的东西,难道都是说谎了?她一直都在试探他,明明冰蚕还在身上,却故意这么说?

        “糟了,只怕……”萧宇祁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这下弄巧成拙,非但没有抢走千年冰蚕,反而被洛青鸾试探出了他的用意。

        “不过太子……”

        言五似乎还有话没说完,顿了顿才小心道:“属下派人盯着空明殿的,虽然瑶贵妃没能留下来侍奉王太后,但依旧有消息传来,王太后的毒……至今未解……”

        眉头一皱,萧宇祁有些意外:“竟然没解?怎么可能?”

        洛青鸾手中有冰蚕,怎么可能解除不了王太后的毒?虽然当初为了逼洛青鸾动用千年冰蚕,他拿出了手上最毒最复杂的药,让言五交给瑶贵妃,但洛青鸾也不至于解不了啊?

        难道说……

        萧宇祁蓦的想到了一个可能:有没有可能,洛青鸾并没有动用千年冰蚕给王太后解毒?目的不用说,自然是留着应付和东宛的医赌!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医赌了,而千年冰蚕的灵液在短时间只能用一次,洛青鸾是打算连王太后都不救治了,只全力攻克他东宛吗?

        想到这里,萧宇祁不禁面色阴沉,很是难看。

        他在意洛青鸾的安危不假,但他同样关心东宛的未来。如果说他和纳兰夜的武比胜负难料,这其实是高看自己了。上次和纳兰夜动手,虽然他的确有些意外,但纳兰夜的身手可是真正领教了,的确强过他。

        只怕父皇是防着他万一输了这一场,所以才故意定下第二场医赌的。若是洛青鸾亲自出手,还有千年冰蚕辅助,只怕东宛全部的太医派出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父皇不会料不到这点,可……这必输之局如何解开?

        “言五……你马上派人回去打听,父皇此举有何深意?”萧宇祁眯了眯眸子,如果不弄清这一点,对后面的部署会有严重的影响,甚至可能败局。

        “是,太子殿下。”言五应声,刚要离开,忽然又站定。

        “怎么了?”萧宇祁皱眉。

        言五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说道:“太子,属下有个想法,不管楚王妃如何,只要太子殿下先赢了第一局,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所以,如果我们暗中对纳兰夜下手,伤了他,到时候他和太子殿下比试的时候……”

        “不行!”

        萧宇祁打断了言五的话:“纳兰夜武功深不可测,你就算派人去,只怕也是送死,还会被他抓住把柄,借此要挟。绝对不行!”

        “可是……”言五还想再说什么。

        萧宇祁神情坚决,不容分说,让他赶紧离开。

        ……

        离开寒雅殿,洛青鸾基本已经肯定了。

        萧宇祁已经知道了所有事,而且王太后中毒一事,很可能和他有关。就连昨天她半路上被偷袭,抢走了那个盒子,应该也是萧宇祁的人干的!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想让她输了比试。

        洛青鸾唇角一勾,带出一抹无奈之笑。萧宇祁果然算的很准,她为了救王太后,不得已动用了千年冰蚕的灵液,现在虽然冰蚕还在她手上,但短时间已经分泌不出灵液了,有也等于无。

        不过,她一开始就没想过依靠千年冰蚕,凭借她自己的医术,洛青鸾是有信心的。

        回到楚王府,洛青鸾将发生的事告诉了纳兰夜。

        “萧宇祁身为阶下囚,但并没有放弃,纳兰夜,只怕他会在和你武比的时候也使诈,你可要当心才是。”洛青鸾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开始担心纳兰夜了。

        萧宇祁明知道纳兰夜武功超过他,为了胜出,只怕他会想一些不择手段的阴谋。虽然以前她对萧宇祁的感官不错,但自从发生了普济寺的事之后,她对他的印象就开始转变了。

        特别是今天之后……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纳兰夜大手一伸,将洛青鸾轻轻拥入怀中,柔声道,“倒是你让我担心,你看你,进宫去治个病也会被人偷袭,还好没事!事情太多,我也没法跟在你身边,以后出门都让袁兴他们陪着,知道吗?”

        洛青鸾眨眨眼睛,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会注意的。袁兴永安的事也多,徐巍又要照顾许莲,她快要生了,我大不了少出门,最近都呆在家里好了。”

        这也是她的打算,为了有必胜的把握,她还是这段时间好好学习一下医术好了。如果不是因为太多事,没空教导沐小苏,只怕他已经快出师了呢?他这么聪明的……

        余下的一阵子,洛青鸾都呆在楚王府没有出去。

        王太后的身体也在渐渐康复,毕竟有了千年冰蚕的效果,即便她年纪大了,身体每况愈下,也依旧恢复了曾经的风采。

        但这仅限于少数几个人知道,消息一直被南宫擎封锁着,连龙宁和苏怡等人都不知道。

        龙宁的关心自然是假的,她只想知道王太后是不是要死了,也算能顺便为她未出世的孩子报仇。苏怡是真的担心,只是南宫擎也不好给她多说,只将十二弟抱了过来,让苏怡帮忙照看,也算给她找点事做。

        距离正式武比的日子,一天天接近了。

        龙宁并没有想到,她会再次见到言五。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龙宁刚好送走了兰妃尉迟怜晴,心里还算舒坦。

        一想到王太后已经病得见不了人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归天,她就笑的越发开心。兰妃倒是一副关心的样子,但龙宁焉能不知她真正的想法?只怕也是盼着太后归天,省的后宫还有人能够给她脸色看。

        “贵妃娘娘,你刚才没看见兰妃的眼神,一副讨好的样子,多虚伪啊。”玉湖端着一盘刚切好的西瓜进来,放在龙宁面前,迫不及待的就说开了。

        “兰妃?呵呵,她现在除了讨好本宫,难道还会去讨好皇后吗?”龙宁倒是觉得理所当然,伸手捏了一片西瓜,轻轻的咬了一口。甘甜的汁水四溢,爽口清凉,美的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果然还是这样的生活好啊!

        以前和爹爹在上山,跟着师父一起,虽然有众多同门,还有她最喜欢的大师兄,可日子实在太清苦了。还是宫里的生活好,有人伺候,吃穿用度无一不是最好的,还不用辛苦……

        玉湖满脸堆笑,赶紧接话:“就是,兰妃以前可是和皇后娘娘不和的,就算她去讨好皇后娘娘也没用。而我们娘娘,那才是仁慈大度,根本不会跟兰妃娘娘计较。”

        知道玉湖是在巴结自己,龙宁微微一笑:“好了,你下去吧,给本宫准备水,本宫要沐浴休息了。”

        “是,娘娘。”玉湖说着,小心的退了下去。

        龙宁也有些累了,站起来正要去梳妆台前卸妆,她才走一步,就听到刚离开的玉湖发出一声惊呼:“你……”

        倏地转头,龙宁顿时警觉起来,片刻,就见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竟然是几天没见到的言五。玉湖跟在他身后,脸色不太自然,似乎是受到了惊吓。

        “瑶妃娘娘,属下封了太子殿下之名,特来见娘娘。”言五抱拳行礼,说话却有些阴森森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