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医品太子妃》->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本王带你去探探路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本王带你去探探路 作者:帘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1-12
  •     院门大开,而后看到院子里只有曲乐和青儿两个。

        书棋看了看左右,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个男子,怒上前道:“说,方才的男子是谁?”

        “男子?”曲乐和青儿两个互相看了看,一时间似乎没听懂书棋的话,看了看邵颜茹阴沉似水的脸,都眨了眨眼表示不明白。

        “你们两个还敢赖,方才我和大小姐分明听到了曲乐和一个男子在说话!”书棋伸手一指曲乐,指尖差点碰到曲乐的鼻子,副怒气冲冲来抓奸的样子。

        曲乐先是不懂,而后突然笑了起来,青儿也跟着笑的直不起腰。

        曲乐伸手一把拍掉书棋的手,一边笑一边道:“你是想问……我……我方才是和哪一个男人说话……是这个意思吗?”

        “你说!”书棋根本不敢看自家小姐铁青的脸,怒声道。

        “书棋是说的我吗?方才就我跟曲乐姐姐在说话!”青儿一边笑着一边改变了声音。

        男子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邵颜茹脸色红了,绿了,而且愤怒的几乎控制不住,抬头看向廊下,廊下邵宛如己站在那里,一脸笑意的站着,看到她看过来,还特意的侧了一下头,“大姐,大殿里可好玩?”

        大殿里可好玩?邵颜茹手中的帕子都要撕烂,到现在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居然是自己入了邵宛如的局。

        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怪不得不带其他的贴身大丫环,只带了青儿,一方向是青儿会模仿男声,而且还仿的很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青儿是粗使的小丫环,虽然长的小,但力气可能比两个大丫环的力气还大,把自己敲晕了不成问题,至于齐天宇,恐怕也是没提防这个小丫环,给打晕的吧!

        大步走到回廊下,伸手一指邵宛如,怒声道:“邵宛如,我诚心对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诚心对我?”邵宛如勾了勾头,仿佛真的不明白似的眨了眨盈动的水眸,“诚心对我,会鼓动我私会他人?大姐读了那么多的闺训,我不知道这闺训里有这么一条,可以鼓动自己的姐妹私下里会男子?莫如大姐把这事向太夫人禀报一声?”

        看到她有恃无恐的样子,邵颜茹的肺都要气炸了,但又不能拿她怎么样,这种事如果跟太夫人一说,太夫人必然知道她没怀好意。

        既便知道太夫人必然维护自己,邵颜茹也不愿意自己温良的形象在太夫人心里起了变化!

        原以为邵宛如之前不过十一岁,就算是在山上呆了几年,这心性又能有多大变化,倒是自己小看了邵宛如,实在是大意了!

        “五妹妹,我一片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不说,还被你害成这个样子,我……算我瞎眼了!”

        邵颜茹冷哼一声,一脸愤怒的转身就走,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因为被邵宛如害了,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似的,这个时候她还不能真的跟邵宛如撕破脸。

        看着邵颜茹离开,邵宛如才缓步进了静室的门,玉洁上前替她脱了外面的披风,然后送上茶水。

        邵宛如到席子前坐定,水眸闪了闪,沉吟了起来。

        “小姐,明天是不是会传出大小姐不好的名声?”玉洁一边替她叠着披风一边道。

        “不会!”邵宛如摇了摇头,肯定的道,“她的名声太好了,好的让人觉得她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况且以她的身份,也不象是会看中齐天宇的人!”

        邵颜茹的目标从来就是那几位皇子,一个齐天宇还进不了她的眼睛,这是一个事实,不只是她这么认为,既便是其他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做为才貌双全代表的邵大小姐,又有着兴国公府的背景,可谓是天之娇女,这样的娇女只有高高在上的王孙公子才配得上,齐天宇根基太浅了一些。

        “那也不一定,有的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喜欢普通的男子。”玉洁撇了撇嘴道,“奴婢以前在江洲的时候,就听过一些话本子,都是才子佳人的,齐大公子虽然很渣,但他总是一个才子吧,大小姐也一样,不看品性,可不就是一位美貌佳人,就这点上他们就很配!”

        看玉洁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邵宛如“扑哧”一声乐了,“玉洁,你以往是在山上修行的吧?居然还有话本子可看,明秋师太可知道?”

        这话问的玉洁张口结舌起来,好半响才苦着脸委屈的道:“小……小姐,您可不能跟明秋师太说,这事奴婢就跟您说说,可不敢跟明秋师太说。”

        “那你说说你的话本子都是哪来的?”邵宛如倒是来了兴趣,静心庵里肯定是没有自备的。

        “就……就是奴婢偶尔下山去……给明秋师太买药的时候,顺……顺带的……”玉洁的眼睛眨了眨,看见自家小姐那双好奇而显得亮盈盈的眼,知道不说不行,只能瞌瞌巴巴的把话说了出来。

        “所以说,你是贪污了明秋师太的买药的银两,偷偷的买的书看!”邵宛如笑了起来,一个修行的女尼却在看这种话本子,实在是让人不笑都不行。

        “小姐,奴婢跟您说正事呢,为什么明天不会传出大小姐的闲话来,大小姐和齐大公子怎么就不能传闲话了?”玉洁恼羞成怒的跺了跺脚,大声的道。

        邵宛如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在唇边轻轻的按了一下,示意她轻声。

        “小姐,您说说嘛,为什么不行?”玉洁立时放低了声音道。

        “齐天宇并不是想败坏我的名声,只是想拿捏我,应当是早有准备的,况且现在这事还和邵颜茹有关,更让人不相信。”

        邵宛如微微一笑,眼底跳跃出清洌的光芒。

        其实不只是齐天宇,必然还有邵颜茹的算计在里面,否则齐天宇不可能这么听邵颜茹的话,不可能这么配合邵颜茹。

        想不到短短二年多,齐天宇和邵颜茹就已经勾搭上了,这么说起来齐蓉枝的作用还真不少。

        上一世的时候齐天宇和邵颜茹应当也是勾结在一起的,自己曾经看到过邵颜茹和齐天宇两个在说话,不过上一世他们两个是通过秦玉如认识的,而这一世秦玉如没效果了,就用上了齐蓉枝的。

        可见这两个人也是极有缘的。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早早 的缠合在一起了。

        “既然没什么用,那还不如什么都不干!”玉洁泄气的道,居然不能对大小姐伤筋动骨,这太可惜了,分明相当于捉奸在床了,居然不行!

        “千里之堤,溃于蚁**,慢慢来!”邵宛如意有指的道,一双绝美的大眼睛眨了眨。

        现在邵颜茹名声极佳,就算有什么,大家都觉得不可能,但如果这种事多起来,邵颜茹又能撑多久。

        她还小,有的是时候消耗,邵颜茹可不小了,怎么看邵颜茹的目标都不可能是宫中的皇上,实在好奇上一世,她怎么想嫁的一个都没嫁成,最后还成了皇上的嫔妃!

        一听邵宛如的话,玉洁又高兴了,马上连加点头:“小姐,时辰不早了,奴婢服侍您休息。”

        时辰的确是不早了,邵宛如站起身来,看了看窗外,窗外一片暗沉,这天色再算算时间,的确是晚了。

        “晚上天凉,奴婢替您关上窗。”玉洁走过来,伸手要关窗,忽看到窗口一个黑影一闪,急忙倒退几步,愕然的看着眼前出现在宸王。

        苍白中透着几分病弱的宸王是玉洁熟悉的模样,可眼下这位往日在玉洁心里病弱的都起不了床的宸王殿下,居然是从窗下面“飞”上来的,怎么不令她惊骇,她如果记得不错的话,窗外应当是悬崖吧!

        “下去!”楚琉宸挥了挥手,一身浓重的黑色在灯光下晕染出极清雅精致的眉眼,邵宛如突然发现他的长相不只是水墨中走出来的美少年,在这夜色之中居然有种诡异的邪美之感。

        苍白的俊脸下,墨色的貂绒,映的那张眉眼玉也似的白,也玉也似的清淡,但既便如此,他依旧俊美雅致无双。

        向玉洁示意了一下,让她下去,邵宛如重新在席子前坐下,替他倒了一杯茶,“殿下请过来用茶!”

        神色自然的仿佛根本不觉得这个时候楚琉宸到这里来有何不妥。

        玉洁看了看邵宛如平静的脸色,又看了看那位宸王温和的脸,觉得不会有什么事,才小心的退了出去,并且还替他们关上了门。

        自家小姐要进宸王府的事,几个心腹都知道,对于这位宸王殿下能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这里,玉洁不但不觉得违逆,而且还觉得很不错,至少可以说明宸王殿下不是病入膏肓的,那就好,那就好。

        只要宸王健健康康的,其余的都没什么的!

        耳边似乎传来一些杂音,细听之下又象是没了,玉洁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都有点幻听了,总觉得耳边有些若有若无的杂声,但每次细听又觉得是山风扫过石头、树枝的声音,奇了怪了,莫不是自己最近没休息好?

        明天找明秋师太问问,让她给自己开两贴药吃吃,不然总觉是连睡觉都睡不安稳似的。

        屋内楚琉宸过来拿起茶喝了一口,然后捏着茶杯,抬眼看向邵宛如,眸色温柔若水,却让邵宛如浑身一凉:“今夜,可玩的高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