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惊世嫡女:医妃不好惹》-> 第三百六十一章 哑巴乞丐
第三百六十一章 哑巴乞丐 作者:珊珊不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6-13
  •     “这都已经是什么时辰了,人怎么还在睡觉?”

        “嬷嬷,昨日大小姐睡得比较晚,太累了,所以……才晚一些。Ωヤ

        “宫里的主子可不管你昨日里做了什么,只知道你为何起这么晚,进去,把大小姐给我叫起来。”

        “这……”

        江迎雪被外面的声音惊醒,打了个哈欠坐起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太阳也才微微露脸,谁那么大清早的就在外面咋咋呼呼的吵个没完?

        “采月,采荷谁在外面?”

        屋门被人推开,当先走进来的不是采月跟采荷,而是一个穿着喜鹊别枝褂子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她生了一张有些方正的国字脸,因为上了年纪,眼皮已经有些拉耸下来了,嘴唇有些下拉,看起来极其的严肃,尤其是眼神,十分的严厉。

        江迎雪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看着她。“这是谁?”

        “大小姐,这是老爷和夫人给您请来的教习嬷嬷,从今天开始就负责教习您礼仪。”站在嬷嬷身后的如菊开口了江迎雪才注意到有这么一个人。

        江迎雪眉头一皱。“教习嬷嬷,我什么时候需要他们这么费心了?把人带回去,告诉他们,我不需要。”

        “大小姐,你身为尚书府的大小姐,不管是站是坐还是睡都要有一定的章程,您这个样子,若是到了贵人跟前,只怕会惹出笑话来,就说您刚才说的话,就极为的不孝……”教习嬷嬷板正着一张脸,开始教育起江迎雪来。

        江迎雪冷笑一声,下床走到她跟前。“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自己走出去,二就是被我扔出去,明白?”

        教习嬷嬷的眼角猛地颤了颤,她从宫里退出来之后见过难缠的小姐不知几多,还真不把江迎雪这点小威胁放在眼里。

        “江大小姐,奴婢之前有幸在皇后娘娘跟前伺候,皇后娘娘乃是德才兼备的奇女子……”

        江迎雪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看了眼站在几人最末的初一。“扔出去。”

        江迎雪这话刚出口时教习嬷嬷和如菊都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初一上前把教习嬷嬷整个扛了起来往院门外走去时,如菊整个人都傻了!

        府上不少人都说大小姐自从死过一次后,整个人都变了,变了娇蛮跋扈还懂不懂就打人,完全不管不顾自己的名声。

        原本她是不相信的,试问这世上的女子有几个是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现在看大小姐这模样,她是不想相信都不能了!

        “啊呀!”

        一刻钟后, 馨桂院内尽是那位教习嬷嬷愤怒的声音。

        “难缠的小姐我见过不知几多,还从来没有见过像江大小姐这样完全不管不顾的,尚书夫人,这教习嬷嬷一职我实在是难当重任,还请尚书夫人另请高明吧,告辞了。”

        教习嬷嬷显然是气得不轻,她被初一摔出去,额角都摔破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破相呢!

        “常嬷嬷,把人送出去,让嬷嬷消消气。”周氏站起身不紧不慢道。

        “是。”

        常嬷嬷跟在教习嬷嬷身后出了屋子。

        周氏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抬眼看向如菊。

        “她当真就直接把人给扔出来了?”

        “是啊夫人,奴婢都被吓了一大跳呢,也不知道大小姐是中了什么邪……”如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忙闭了嘴。

        周氏放了瓷杯唇角似笑非笑的勾了勾,那个嬷嬷可是江运城请回来的,现在江迎雪把人给得罪了,回头让她自己去跟江运城解释吧,江运城在打什么主意她心里清楚得很,皇上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他就真以为让江迎雪进宫她就能得宠了,真是天真!

        “大小姐,今天咱们还要出府吗?”初一看江迎雪换了一件行动方便的衣裙便问出声。

        “是啊,成天的闷在府里你觉得有意思?”也不知道百里珣今天还在不在无烟居,不过就算是在她也没办法用昨天的老法子了,这人看着不着调,但也绝非是个没脑子的。

        今天还得要再想个新法子去接近他才行。

        昨晚她就跟初三她们说了,让她们今后分出一个人特别打探花王百里珣的消息,以便她接近和行动。

        一如昨天,江迎雪到初三那边问来了消息后,就直接往城外去了。

        说来也巧,昨晚江迎雪给了任务后,几个人完全闲不住先是找到了花王府,运气好的遇到了百里珣的几个侍卫,说什么明天几个皇子回到崇善寺为皇上和太后祈福,这是大夏国皇室特有的习惯,成年的皇子们每三个月都要上山修行一天,为长辈祈福。

        江迎雪坐在去崇善寺的马车上,所有成年的皇子都在,戒备肯定比较森严,不过她也能够借机一网打尽,真是天助她也。

        因为皇子例行上山,路途都被禁卫军给清理干净的,江迎雪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坐马车到山下,只能找一个离崇善寺近的地方下车,再想办法上山。

        “大小姐,属下知道有一条小路能够通往崇善寺。”初四道,她跟初二负责了解汴京城内外的地形,她也是昨天知道崇善寺乃是汴京第一大寺才想着去了解一番的,没想到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江迎雪一脸赞许的拍拍她的肩膀。“小姑娘不错,到时候我给你加鸡腿。”

        这条小路其实是附近的村民上山时走出来的,与其说是路,还不如说是一条被踩出来的小道。

        崇善寺在半山腰,这座山算不上高,只走小半个时辰就能到崇善寺的后门了。

        清晨的山林有点冷嗖嗖的,江迎雪拢了拢身上的袍子,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她总觉得这几天好像有点怕冷,明明她现在的体质比刚来的时候好了不少。

        “打死这疯子,竟然敢跑到村里来去偷东西。”

        “就是,差点就让她偷了我家的鸡,打死她!”

        江迎雪她们还没走多久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她们刚停下脚步,就看见有好些穿着粗布衣的人手上拿着锄头木棍的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身上招呼着。

        “打死她,免得她再去祸害别人。”

        “唔唔唔!”

        被打的人抱着身子缩在地上,嘴里一直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哑巴。

        偷东西被抓被人打着原本就是活该,可江迎雪听着那唔唔声却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看这些人的样子怕是真的要往死里打,算了,当回圣母吧。

        “初一,去把人救下来吧,偷鸡偷鸭固然可恶,但罪不至死。”

        初一点点头,走过去从那些人手中把人救了下来,还给了他们一两银子作为赔偿。

        那些人拿了银子就高高兴兴的走了,一两银子都不知道能买多少只鸡咯。

        这人身上脏脏臭臭的,应该是个乞丐,那些人已经离开了,可她还躺在地上蜷缩着,看起来也怪可怜的。

        江迎雪蹲下身看着她。“喂,你还好吧?”

        那人没有动静。

        江迎雪还急着上山,总不能一直在这耽误着。“初四,你带她回城里看看大夫,如果没什么事,就让她走吧,给她点吃的和碎银子。”

        “是。”

        初四走过去,试图把人从地上搀扶起来。

        地上的人也终于动了,她脸上脏兮兮的头发也因为长时间没洗都打结来,靠过来就能闻到一股让人作呕的臭味。

        她跪在地上,给江迎雪磕头,嘴里“啊啊啊”的发不出完整的声音。

        初四看了看她的嘴,她的舌头被割了。

        “不用拜我,就当我一时兴起了,去吧。”

        初四搀扶着她站起身,那女乞丐临走时抬头朝江迎雪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她就完全愣住了。“啊,啊啊啊!”她一把挣脱开初四的手朝江迎雪扑了过去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江迎雪条件反射的往后退,可她的手抓得很紧,眼神带着震惊和难以置信。

        “啊啊,唔唔!”乞丐抓了江迎雪咿咿呀呀的想要说什么,奈何她的舌头被人割了她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迫切的看着她。

        “你这是做什么,快放手。”初四和初一两人上前强制性的拉开了乞丐。

        “小姐好心救了你,难道你还想赖上我们小姐不成!”初一沉着脸道。

        “啊啊啊。”乞丐拼命的摇着头,眼泪都流下来了。

        江迎雪觉出不对,示意初一她们放开她。

        “你先别激动,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我?”

        那乞丐拼命的点头。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啊啊啊!”乞丐做了一个怀抱的动作,那动作看起来像是在抱孩子。

        江迎雪见状凝眉。“你……知道我是谁?”

        “唔唔。”乞丐点头。

        “我现在还有别的事去办,你先跟我的人进城,晚些时候我再去找你,你放心。”

        乞丐高兴的点头,一双眼睛却落在江迎雪的身上不愿移开。

        初四把人带走了,江迎雪先把这件事抛开跟初一上山。

        两人躲在一颗大石后,看着守在寺庙后面的禁卫军,百里珣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寺里了。

        “大小姐,我们要怎么进去?”

        “现在还早,里面的和尚要吃喝拉撒,总会有人出来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