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似锦》-> 第491章 名册
第491章 名册 作者:冬天的柳叶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0-24
  •     景明帝看了潘海一眼。

        潘海退了出去,关上门守在外头。

        郁谨心中重视起来,脸上依然没有多少变化。

        沉默片刻之后,景明帝开了口:“陈美人毒害十五公主的事,你还记得吧?”

        郁谨点头。

        这种事谁能忘,父皇这话头起得可不怎么样。

        “朕怀疑陈美人背后还有人。”

        郁谨默了默,道:“父皇圣明。”

        景明帝睨了郁谨一眼:“好了,叫你来不是听你拍马屁的,朕有事交代你。”

        主要是这马屁也太没含量,干巴巴四个字纯粹让人说不下去。

        “父皇您说。”

        景明帝手指敲打着桌案上的白玉镇纸,声音低下来:“朕想让你试着把这个人找出来。”

        郁谨一下子愣住,而后就是不动声色的欣喜。

        他与阿似追着乌苗祖孙那条线,正愁无法深入宫中调查,没想到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见郁谨没有表态,景明帝问道:“觉得为难?”

        郁谨收回思绪,面上适时流露出迟疑之色。

        为难当然是不为难的,不过让父皇觉得他为难就对了。

        景明帝见了便叹口气:“朕知道此事不好办,且只能暗暗调查,不能大张旗鼓,所以你不要有压力,能查出线索来最好,查不出来朕也不会怪你。”

        说起来确实为难老七了,关乎他的脸面,杨妃的事不能对老七透露,只能从陈美人那里着手调查,这样的话难度就大大增加了。

        死马当活马医吧,查不出来就当锻炼老七了。

        至于为何要锻炼儿子的断案能力,景明帝不准备细想。

        有了景明帝这话,郁谨立刻表态道:“那儿子就试试吧,只是能力有限,恐让父皇失望。”

        “不必想太多,放手查就是,但不可把宫中弄得人心惶惶,想要查什么叫潘海配合你。”

        景明帝心想有什么失望的,要是能找出那个人来,才叫喜出望外。

        嗯,据说有个许诺,期待的事容易实现。

        景明帝于是在心里默默道:倘若老七能揪出那个人,老七的孩子出生后他就亲自取名封赏。

        “没有别的事了,去吧。”

        “儿子告退。”

        走出御书房门口,郁谨对潘海微微颔首。

        潘海会意,立刻跟上。

        见四下无人,郁谨低声道:“父皇交代我的事,潘公公知道吧。”

        潘海点头。

        “我想要十到十六年前入宫,至今依然在宫中当差之人的名册。”

        西市街那家小店是十五年前开的,根据从乌苗老妪那里得来的线索,那人应该是十五年前进宫的,但郁谨不可能把范围只定在十五年前。

        单独指出某一年,这就说不通了。

        “名册有,王爷随奴婢来。”潘海领着郁谨转了个方向往内走。

        从十几年前入宫的人查起,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然而暂时没有异常的人跃入视线。

        郁谨随着潘海进了一间屋子,里面书架与书桌上皆堆着不少书卷。

        潘海直接越过这些,拉开某处暗格取出一本册子来。

        虽说要查十几年前入宫之人的名册,但能留到现在的人就少了,潘海熬心费力梳理了一遍,整理出这本册子。

        看一眼墨迹犹新的封面,郁谨问道:“这是潘公公整理出来的?”

        潘海点头:“对,从十到十八年前入宫当差并留到现在之人的名字都在这上面了。”

        停了一下,潘海解释道:“十八年前是陈美人进宫的年份,十年前是……福清公主眼睛失明的时间……”

        “潘公公有心了。”郁谨拿着不薄不厚的册子,感叹了一句。

        虽只是一本册子,整理出来却不知要花上多少工夫。

        “应该的。”潘海客气一句,盯着册子有几分怅然。

        费了那么多工夫,最后还是做了无用功。

        修长的手指翻开了册子第一页。

        潘海整理得很细致,一个人是哪一年入宫,刚开始在什么地方当差,什么时间调往何处,什么时间再调往下一处,到现在处在什么位置,册子上记录得一清二楚。

        甚至连与之熟悉的人,交好的人,或者与哪些人结了怨都有或简略或详细的记载。

        有些地方用朱笔画着圆圈。

        潘海解释道:“朱笔画圈之人是当时觉得有疑点的,不过深查之后又没有查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郁谨越发觉得潘海办事仔细,而这样依然查不出那个人来,足见那人藏得深。

        慢慢翻看了一遍,郁谨把册子一合,交给潘海。

        潘海一愣:“王爷看完了?”

        “看完了。这册子我能不能带回去再看看?”

        潘海犹豫过后还是拒绝:“这不合规矩……”

        皇上虽然命燕王参与进来,可这种关乎宫中私密的册子拿出宫外一旦被有心人利用,恐会生出许多麻烦。

        “王爷可以在这里看。”

        郁谨笑笑:“我在宫中久留,也不合规矩。”

        正是老三与老四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在宫中一呆就是大半日,谁知那些疯狗会怎么想。

        对郁谨来说,眼下姜似能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最重要,麻烦事他一点不想掺和。

        “也无妨,我差不多记下来了,回去整理一下再找找线索。”

        潘海呆了呆,语气带了异样:“都记下来了?”

        郁谨纠正道:“只是差不多。”

        潘海动了动嘴角。

        呵呵呵呵,燕王一定是逗他的吧?

        这么一本册子,若是记载的故事之类能够复述也就罢了,全是一个个人名这么翻看了一遍能记住?

        有心质疑,理智阻止他问出来。

        等郁谨出了宫,潘海回到御书房复命。

        “燕王回去了?”

        “回去了。”潘海忍不住把刚才的事讲给景明帝听。

        景明帝把书卷往旁边一放,面带惊讶:“你是说,老七过目不忘?”

        潘海忙道:“燕王如此说。”

        他才不背这个黑锅,万一燕王吹牛怎么办?

        景明帝多日来的阴郁心情一松,难得笑了笑:“这个老七,真会逗人开心。”

        过目不忘什么的,以他多年看话本子的经验,都是天赋异禀的神童才有的。

        等等,他是皇上,他这么多儿子里为什么不能出个神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