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似锦》-> 第302章 有一件重要的事
第302章 有一件重要的事 作者:冬天的柳叶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13
  •     面对突然出现的一人一狗,肖婆子神情呆滞看了看,而后低下头去继续对着水池子发呆。

        对正承受着丧女之痛的肖婆子来说,郁谨与二牛的出现就是眼花了。

        郁谨糊涂了。

        他正琢磨着是杀人灭口呢,还是杀人灭口呢,这婆子一脸无视是什么意思啊?

        二牛见主人没反应,咬了咬他裤腿。

        要不要把这婆子干掉,主人你可吱一声啊。

        郁谨回神,冷着脸比划了一个圆圈的手势。

        二牛立时慌了。

        主人居然要罚掉一盆肉骨头!

        大狗垂头丧气摇着尾巴向一个方向跑去。

        郁谨抬脚跟上,走了几步转回来,抬手把肖婆子打晕了。

        嗯,还是这样安心点。

        二牛在前边带路,轻车熟路溜进了海棠居。

        郁谨心里颇不是滋味:二牛居然比他还熟悉阿似的闺房,看来等把阿似娶进门来,还是把这家伙卖掉好了。

        二牛完全不知道主人在吃干醋,跳过窗前芭蕉丛,抬起两只前腿啪啪啪砸窗,砸得那叫一个正大光明,理直气壮。

        郁谨默默站在墙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人不如狗啊……

        窗子立刻开了,隐隐传来阿蛮惊喜的叫声:“二牛,你又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二牛利落跳了进去,一只素手伸出来准备把窗子关拢。

        郁谨扬眉。

        今天要是被一条狗比下去,那就别混了。

        他几步走过去,伸手把将要合拢的窗子抵住。

        突然出现的脸把阿蛮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余,余公子?”

        郁谨一声不吭,利落从窗户翻进去。

        “哎呀,您怎么能这时候来呢。”阿蛮抱怨一句,迅速闪开,“姑娘,是余公子。”

        同在屋内伺候的阿巧早已目瞪口呆。

        对于郁谨的突然造访,姜似虽然意外却很快反应过来,示意阿蛮与阿巧退下。

        阿巧迟疑不动,被阿蛮拽了出去。

        隔着一道门,阿巧慌张不已,低低道:“怎么能留姑娘与一个男人独处呢?”

        阿蛮老神在在:“姑娘心里有数。”

        想到自家姑娘那张平静的脸,阿巧叹了口气。

        好吧,姑娘心里有数就好。

        还未到歇下的时候,屋内光线明亮,大敞的窗有凉风吹进来,把郁谨的衣摆吹得簌簌而动。

        二牛晃着尾巴扑向姜似,亲昵嗅着她的手。

        姜似摸摸二牛的头,视线与郁谨的目光相碰。

        郁谨凑过来把二牛挤到一边,解释道:“让二牛传信到底不太方便,所以我就来了。”

        二牛不满低叫一声。

        姜似坐下来,轻轻给二牛顺毛。

        “今日你约我见面,是有给雨儿赎身之人的消息了吗?”

        “这方面还没消息,约你见面是有两件事要说。”

        姜似手一顿,等着他往下说。

        “先前你不是猜测追杀楚楚姑娘的那批人其实是冲着你来的吗,今日我把那些人揪出来了,确实如此。”提到那伙人,郁谨剑眉蹙起。

        那些人的来历不简单。

        络腮胡子毫不犹豫赴死,长衫男子瞧着文弱,经历了严刑拷打却什么都不说,如今只剩下半口气在。

        郁谨自己都纳闷,他一个不得圣宠的皇子,那些人图什么呢?

        这种云里雾里的状况委实令人恼火,好在阿似近来对他软化了态度,抵过所有的坏心情。

        姜似登时觉得过意不去了:“这么说是我连累了楚楚姑娘。”

        哪怕是前世,她也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子,对于挑衅找茬的人不用客气冷脸顶回去,对于给予帮助的人即便不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也会尽力而为。

        想到一个陌生姑娘差点因她丢了性命,姜似一阵后怕,郑重对郁谨道谢。

        郁谨神色古怪盯着姜似。

        “怎么?”姜似被他盯得莫名其妙。

        “阿似,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特意跟我道谢。”

        万万没想到,他不但要跟男人争宠,跟二牛争宠,还要跟女人争宠!

        姜似懒得和他贫嘴,叹道:“有机会还是和楚楚姑娘说清楚。”

        “这有什么可说的,反正她现在也没事了。”郁谨觉得多此一举。

        姜似皱眉:“害了别人还让别人把我当恩人,我可做不来。”

        郁谨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我们阿似真是个好姑娘。”

        卖了人还让那人数钱,他觉得很好啊。

        姜似偏头躲开:“第二件事是什么?”

        楚楚这是一桩事,拜托郁七找人的事还没消息,她想不出还有什么事。

        郁谨突然凑过来,眼中满是认真:“第二件事比第一件事还重要。”

        “什么?”

        少年黑亮的眸子里柔情万千,一字一字道:“我想你了。”

        姜似莫名红了脸。

        说来也是奇怪,他亲她抱她,她只想反亲回去,浑然不觉害羞为何物。可在这夜深人静的闺房,听他说着这些话,却陡然体会到了心跳加速的悸动。

        这种感觉让姜似有些慌。

        一只大手伸过来,握住她的。

        少年的手还有些单薄,少女的手更加纤小。

        二人的手交握,在灯光下如两块羊脂白玉。

        姜似抽出手,佯作平静:“事情说完了,你就回去吧。”

        “来都来了,总要让我喝口水吧。”郁谨打定主意多赖一会儿,端起桌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顿时有种占了大便宜的感觉。

        这是阿似用过的茶杯呢。

        少女诧异的声音响起:“那是阿蛮喝剩的水。”

        郁谨面皮一僵,咽下去的那口水仿佛一块炭火落入腹中,火烧火燎难受。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他气个半死:“哪有这么没规矩的丫鬟,怎么能用主子屋里的茶杯喝水!”

        等阿似过了门,连二牛带阿蛮一道卖了。

        姜似笑盈盈看着郁谨的气急败坏。

        郁谨突然反应过来:“阿似,你哄我?”

        居然拿这么恶心的事哄他,简直不能忍!

        郁谨猛然把姜似拉了一把。

        二人之间隔着桌几,桌上茶杯掉到了地上。

        郁谨却不管这些,抓着姜似恶狠狠控诉:“阿似,你学坏了!”

        “二牛还在呢,别动手动脚。”余光瞥见走过来的二牛,姜似警告道。

        “不理它。”

        反正二牛又不会说出去。

        悄无声息来到旁边看了一阵的大狗犹豫了一下,一口咬在男主人屁股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