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似锦》-> 第185章 装鬼
第185章 装鬼 作者:冬天的柳叶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18
  •     八婶揉着被抽肿的脸冷笑:“我怎么知道如何补救?”

        八叔眼一瞪:“蠢婆娘,伯府这么大一块肥肉没人护着,好不容易来的机会你想错过?”

        “可是现在已经这样了,难不成还能逼着世子娶亲?”

        八叔摸了摸下巴,眼中闪着贪婪的光:“此路不通就再想想别的法子,你们女人主意不是多嘛。老婆子,你要是趁着这个机会能管着伯府的家,还愁几个小子娶不上好婆娘?”

        八婶一屁股坐下来,灌了几口凉茶水,把先前的恐惧抛到了九霄云外去:“让我想想。”

        怎么才能插手伯府的事呢?老头子说得对,这样大好的机会要是错过,她要后悔一辈子的。

        八婶眼珠子乱转,绞尽脑汁想着主意。

        八叔知道八婶这方面主意多,一声不吭喝着茶水,盯着八婶微肿的侧脸生出几分懊恼来。

        应该抽轻点的。

        八婶突然一拍大腿:“有了!”

        “什么?”八叔来了精神,把见底的茶杯往桌几上一放。

        细腻的白瓷茶杯,这样一套就要不少银钱,伯府吃喝用度真不是庄子上能比的,简直比神仙还逍遥。

        八叔想到这些,心头就一片火热。

        永昌伯这一脉一直人丁单薄,几代单传,到了如今在同族中其实并无近亲,与八叔他们都是隔了几房的。

        好在永昌伯为人厚道,多年来对同族颇为照顾,每年都会给族中的学堂、祠堂等拨银钱,遇到族中谁家出了天灾*的大事,只要找上门来都会施以援手。

        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眼见着多年如一日大把大把的银钱从伯府散出来,对八叔八婶这样的人来说,一心想着永昌伯府是金山银山堆成的,哪里还记着永昌伯夫妇的情分。

        在他们看来,伯府有钱,照顾族人是应当的,甚至还觉得给少了。现在伯府当家做主的过世了,偌大的家业怎么能交给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给败了呢。

        八婶探头往外看了看,把支开的窗子关好,压低声音道:“我冷眼瞧着世子是个有心思的,这事还是要从那丫头身上下手。”

        “你想到什么好法子了?”八叔想到谢青杳在灵堂中的咄咄逼人,摇摇头,“那丫头更不是个好惹的。”

        八婶嘴一撇:“你们男人不懂,会咬人的狗不叫,闹得厉害的都是半桶水。”

        “好了,赶紧说你的主意吧。”

        “那丫头要是病了,府中没个长辈管着,十有*要去外祖家休养吧?”

        “说不准那位舅太太会留下来照顾呢。”

        八婶不以为然笑笑:“就算舅太太留下来又如何?世子的亲事他们虽然说得上话,可只要他们不能把姑娘塞进来,这伯府总不能由着外人管家吧?这到哪里都站不住脚。那丫头只要一病,咱们可是她同族,又打着族长的名头,替伯府打理一下后宅岂不天经地义?毕竟世子是个小子,难不成还要管着宅子里鸡毛蒜皮的事?”

        八叔听着不由点头。

        “这伯府的管家权只要一沾手,就算那丫头回头病好了,还能把咱们赶出去不成?请神容易送神难,伯府在没有迎来名正言顺的女主人之前,咱们就能在伯府当家做主了。就算将来世子娶妻,那时候府中这些关系咱们都理顺了,想动咱们也没那么容易。老头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话是这么说,可那丫头虽然伤心,我瞧着精神还是不错的。”

        八婶白了八叔一眼:“我活了一把岁数了,在灵堂里都能吓出癔症来,那丫头娇滴滴一个小姑娘,遇到个不干净的东西还不吓出病来?”

        八叔眼一亮:“你是说——装鬼?”

        八婶乐了,颇有些洋洋自得:“就是装鬼。等到了夜里,来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往那丫头面前一晃,看不把她吓个半死。”

        八叔认为这方面他比八婶严谨多了,提意见道:“既然要装鬼吓人,就要一下子得手,只是披头散发不保险。要我说,把脸涂白了,最好看不出五官来……”

        二人热火朝天研究着装鬼的细节,最后相视一笑。

        “就这么定了。”八叔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摩挲着细腻的白瓷茶杯。

        这茶杯摸着真舒服,都是钱啊。

        八婶眼神闪了闪:“可是谁去装鬼呢?”

        八叔被问得一愣。

        八婶自顾道:“咱们带来的人靠不住,临时收买伯府的人又来不及了……”

        她说着迎上八叔的视线,从对方眼中瞧出几分意思来:“老头子,你该不会让我来吧?”

        八叔笑笑:“老婆子,你最合适啊。就像你说的,别人也不放心,这事还是得自己来。”

        八婶张张嘴,猛然想到了灵堂里那双冰凉的手以及险些落在身上的惊雷,不由打开了个寒颤:“我不行!”

        “怎么不成?”八叔眼一瞪。

        八婶不甘示弱瞪回去:“你怎么不去?”

        “我一个大男人,溜进女孩家的住处,不是很容易被发现了?”八叔本能抗拒着跟鬼神沾边。

        “扮成女鬼的模样要是有人看见,不是更惹眼?”

        八叔没话说了。

        “眼下府中下人大半都在灵棚那边忙着,一整天下来累都累死了,到了夜里肯定睡得沉。再说真见着女鬼吓都吓跑了,谁敢往跟前凑啊。”八婶掐了八叔一把,“我不管,反正我一个人不去!”

        八叔没了法子,只得答应同去。

        到了晚上,雨已经停了,凉爽的风从窗子吹进来,吹得屋内床幔来回飘荡。

        “阿似,你还不睡么?”谢青杳见姜似站在窗边有一阵子,出声问道。

        姜似最后往窗外瞧了一眼,这才把窗关好走回谢青杳身边:“睡了。”

        二牛应该已经离开这里了,她没有闻到它的气息。

        不过今日雨大风疾,会影响她的判断。

        要是二牛还在,就要饿肚子了。

        正被女主人担心饿肚子的二牛叼着一只肥鸡穿过花园往谢青杳的院子方向跑来,跑到院门口停下来,闪到了一旁的花木后。

        还是吃完肥鸡再进去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