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官路圣手》->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完不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完不了 作者:无问西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11
  •     何鸿远在老师竺泰和教授家吃的这顿午餐,虽说非常丰盛,却让他无心享用。

        竺教授见他坐立不安的样子,便知其有心事。他了解到女记者温馨已被市公安局传唤,便知是康敬平出手的结果。

        他愤愤不平地道:“康家父子言而无信,果然是地道的小人。”

        师母一年多未见何鸿远,更舍不得他又受人陷害,向丈夫道:“老竺,这事你可得找老桂帮帮忙。”

        何鸿远知道老师是方正之人,不会搞那些溜须拍马的事,阻止道:“老师,你不必为了我的事,对人低三下四。我虽然抢救过桂先生的妻子,但那只是尽一名医者之心,不必挟恩图报。”

        “好,好,好。”竺教授欣慰地道,“我的学生有这样的气度,必然仕途通达,路越走越宽。”

        师母低声嘟囔道:“你们师生俩,还真是气味相投,都是一根筋。这事还得我去找静仪嫂子唠一唠。”

        何鸿远实在放心不下温馨的境况,掏出手机拨打毕飞宇的手机号,手机提醒对方已关机。

        他脸色一变,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又调出温馨的手机号拨打过去。

        此时温馨坐在市公安局审讯室的椅子上,毕飞宇直接用刑侦支队办案用的相机,给温馨拍照。她的手机被公安局审讯人员拿去放在审讯桌上,正吱吱地嘶叫起来。

        拍完照之后,她起身拿起手机接通,听到何鸿远关切的声音,竟是眼眶一红,眼里有温热的感觉。

        自从母亲去世后,似乎她是不懂眼泪为何物的,更是以任性和胡闹,将自己打造成强悍小太妹。她怎么能流泪呢?

        她咬着嘴唇不啃声,免得哽咽的声音露了底。

        何鸿远对着手机,声音急促地道:“小馨,小路障,是你在接听手机吗?你怎么样?市公安局的人传讯你,又是怎么个说法?事情因我而起,你不要揽到自己身上。最多我去公安局投案自首,随他们怎么整,我就一名乡镇小干部,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他说了许久话,却听不到温馨在手机里回话,心里更是显得着急。他正要按掉手机,却听里边传来毕飞宇的声音:“鸿远兄弟,我在这边——”

        “宇哥,有你在小路障身边,她肯定没事。”何鸿远松了一口气。

        “不过,馨姐心里的气不顺,她要砸烂市公安大楼。”毕飞宇轻声道。

        何鸿远吓了一跳。动用军事力量打砸国家行政机关,这事要是闹出来,事情可就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毕竟谁也不能超然到无视法纪的地步。

        他向毕飞宇道:“宇哥,你让小馨接电话。”

        毕飞宇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将手机递还给温馨。

        何鸿远以极尽温柔的声音向温馨道:“小馨,快让宇哥带你离开市公安局,我请你吃饭,给你压压惊。下午你还要陪我和丁克去华夏美院呢。”

        温馨手持手机,抬头看看审讯室的天花板,感觉洁白得刺眼。她又看了一眼悬挂在洁白墙壁上的国徽,有些不甘心地走到林权飞的面前,道:“丽都市公安局公器私用,还配悬挂着国徽吗?本来我还想把这里的一切砸烂,不过因为有国徽在,我不敢不敬。至于你和你的主子,就等着接受我的控告吧。”

        她指着被特战队员控制住的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孟金波和他的两名同事,向毕飞宇道:“把他们带回省军区,也让他们享受一把被审讯的滋味。”

        林权飞强自镇定下来,指着温馨道:“这里是丽都市公安局,谁赋予你们在此动用军事力量的权力?你们竟敢在此随意抓捕我们的干警,我要去控告你们。”

        温馨又回复她那满不在乎的神态,看了林权飞一眼,道:“你再多说一句,我把你也带走。谁说省军区不能请市公安局局长去问话了?”

        她把一个“请”字,语音咬得重重的,像是重重的警告。

        林权飞今日算是倒霉到家。他当上市公安局局长起,就有被心目中的领导当枪使的觉悟。可是今日他当了领导的枪,却碰到更威猛的****实弹,眼瞅着还要为领导挡子弹。

        方才他在局长办公室里,还在电话里将市局副局长萧建克狠狠地敲打了一顿,以体现他一把手当家作主的权威,更把市委苗书记和仓宁市市长康敬平的意图,得到了贯彻。

        他正想着向苗书记邀功呢,办公室的门像是撕裂一般,被狠狠地踹开,两名脸涂迷彩的军人,以黑洞洞的微冲枪口对准他。

        “你——你们这是要——要干什么?这里是丽都市公安局。”

        他今日终于品尝到被枪口对准时,那种心跳过速的感觉。不过作为市公安局局长,他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很快便能调整好情绪。

        一位高个子军人站在门口,沉声道:“省军区特战集训队奉命接受任务。你们把小首长抓到哪儿去了?带我去见她。”

        “小首长?”

        林权飞有些发懵。公安机关怎么敢动部队首长?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高个子军人冷然道:“她叫温馨,另一个身份是东平日报社记者。”

        林权飞感觉眼前一黑,却无法装着晕过去。能让省军区动用军队,并尊称为‘小首长’的,这身份还小的了吗?这是踢到了铁板啊。

        可是他不能晕啊。他若晕倒了,还不知眼前这群杀气腾腾的战士,会闹出什么事呢。

        他整不过一群战士,以为温馨一名女孩子好对付,向她唬上几句,说不定能让事情朝他有利的方向收场。哪知温馨的表现更辣手,直接让人把受他指使的孟金波等人带走,这是要办成铁案的节奏。

        虽然他是堂堂的省会城市公安局局长,但在绝对实力面前,他照样无法抗争,只能眼睁睁看着孟金波等三名手下,被特训队员们带走。

        注视着市公安局大院里军车呼啸而去不留影子,他突然非常后悔,方才怎么毫无勇气和对方闹一闹,将事情闹大了,最好能激起这群战士的血性,把这里给砸烂喽,他才好向领导哭诉啊。到时即使扛不住省军区力量强大,上级领导也就最多各打三十大板而已。如今自己的手下都被带走了,这事完不了呀。

        他悔恨着,拨打着手机,道:“苗书记,向你汇报个紧急情况,省军区一群战士手持枪械,冲击市公安局,在众目睽睽下,把犯罪嫌疑人给抢走了,还带走了三位干警。他们——他们竟真是无法无天啊。”

        ……

        省军区大院内,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傅明传听取军区政委毕达标关于调动特训队的汇报。

        他听说特训队是冲着丽都市公安局而去,气得满头白发如短针般直立,指着毕达标骂道:“你这个老毕,搞先斩后奏这一套咱暂且不说。动用军事力量,引起军地纷争,这黑锅我可不帮你背。你说你堂堂少将军官、省军区的政委,让儿子带特训队去闹事。这是要给人留下把柄的。”

        “司令员,我们不是去闹事。”毕达标对这位行将退休的老司令员很恭敬,“我们是接我们的人回家,否则不好向首长交待啊。”

        傅传明疑惑地道:“我们的人?不是说是为了东平日报社的一名女记者吗?她和哪位首长有关?”

        毕达标解释道:“司令员,温馨同志是邹老的外孙女,是他的心头肉啊。”

        “邹老?”

        傅传明恍然大悟。邹老是军队的缔造者之一,也是硕果仅存的老一辈无产阶级军事家之一,在华夏军方有非同寻常的影响力。毕达标是邹老的勤务员出身,对邹老的亲人,自然格外重视。”

        他向毕达标点点头,道:“老毕,邹老的亲人,就是我们军队的亲人。既然为了小首长动用了军事力量,这责任该由我们省军区集体来承担。可是动用特训队,以这些队员们的手段,怕是要出事啊。若是出了人命,只怕要闹得无法收拾。”

        毕达标不禁有些后怕,向傅传明检讨道:“司令员,我应该先向你汇报情况,再做出派兵决定。这不,被我家兔崽子一激,便没老虑到各种后果。”

        傅明传慎重地道:“老毕,你看这事,是否得惊动邹老?”

        毕达标理解傅明传的担忧。若是真出了事,不仅省军区领导要担责,毕飞宇作为当事人,闹不好要上军事法庭。

        他跟着傅明传去作战室,首先拨打了一遍毕飞宇的手机,电话里提示对方已关机。

        “兔崽子,倒是严守特战队员纪律,执行任务切掉与外界联系。”

        他暗骂一声,然后拿起边上的红色座机,拨出京城玉泉山某处的通讯代号码,待对方接通后,恭谨地道:“我是东平省军区小毕,首长是否方便接听电话?”

        过了两分钟,一个苍老而不失朗爽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小毕,打扰了老头子为菜地浇水,你小子下次过来,得少吃些蔬菜。”

        “首长,可不能少了我的大白菜,我可一直念想着玉泉山的酸辣大白菜。”毕达标如讨好长辈的孩子般道,“我这不是有重要事情,要向你汇报吗?是关于小馨的事。”

        “小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