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英雄 作者:椰梨小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16
  •     此为防盗章, 购买不足60%的48小时后可见。一秒记住【

        猛然转眼间,宁瓷的目光从那男子身上掠过。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亚麻背心, 两只健壮的手臂露在外面, 一道道伤痕,青紫红肿, 手臂肘撑在地上,道道青筋鼓起, 任着许禄狠厉的动作,却是没有半分要还手之意。

        隐忍压抑。

        大概是犯了错吧。

        她倒是完全不在意于这桩事, 更加不愿意同那许禄见面, 便转身, 想着要快些离开的好。

        “阿瓷。”宁淮不晓得是什么时候忽然就冒出来了, 唤了一声,人已经到了宁瓷跟前来。

        “你怎么来军营也不和大哥说一声?”宁淮本是想过来看看这边的情况,却未想会看见宁瓷在这儿。

        她已经许久都没有主动出门了,宁淮这会子觉得, 她自个儿愿意出来,倒是一桩好事。

        “大哥,我听说军营这边出了点事, 便过来看看你,顺贵儿可同我说,你见到阿瓷, 便会消气了。 ”宁瓷上前起, 轻轻的笑着, 倒也是晓得怎么转移注意力。

        “你看你就莫要愁容满面的了,我大哥如此的神通广大,可是万万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

        宁淮听了,便是抬手,轻轻的扣了下她的头,宠溺道:“油嘴滑舌!”

        这边许禄是气上了心头,若不是心里还尚余的理智,这回是非要把萧青山给打死不可,一拳一脚,那都是死狠的力气,完全不把这当人看。

        只是这人也犟,不承认,也不求饶,就这么一直闷闷的受着,连吭都不吭一声。

        许禄一把执起长矛,手腕一转正要往下的时候,注意到了那边宁淮和宁瓷的身影。

        动作便生生的停了下来。

        他将脚收了回来,转身往那头走了几步。

        “大将军。”

        宁淮倒是没注意到萧青山,就只是拍了拍许禄的背,然后看着宁瓷,道:“今日既然正好碰上了,那便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宁瓷。”

        她带着锥帽,白纱的掩饰之下,看不清面容,许禄抬眼过去,自然晓得不能多加打量,笑着,点了点头。

        “在下许禄。”方才身上的暴戾之气已然被快速的压制下去,轻轻的笑着,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将军,罪魁祸首已经找到了,就是三日前代替另一名铁匠进来的人,我现在十分的怀疑,他是有目的和图谋的。”许禄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便是十分肯定的对宁淮说道。

        宁淮这才注意到那边的人。

        “确定吗?”宁淮淡淡问了一句,似乎对这事并不是特别在意,也不过看了一眼,便收了目光。

        “确定。”许禄稍顿之后,点头回答。

        “那先押着,晚些时候,我再去审。”宁淮日日事务繁多,自然不是什么事都管的过来的。

        许禄给了后边的将士一个眼神示意。

        两人将地上的人押起。

        他的衣裳已然破烂的不行,沾染着血迹和泥土,一头的发丝凌乱,挡住大半张脸,可是从地上爬起来,身子却是格外稳当,不带半点的晃颤。

        他抬起头来,露出一双波澜无痕的眸子。

        面上血污,眸中隐隐赤红,直直的看向宁瓷这边,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和那一方锥帽,可是他的视线就那么凝住,一动不动。

        宁瓷抬眼,正好与那一方灼热对上。

        她身子猛然一震。

        手指紧紧捏住衣袖,指骨节隐隐发白,瞳仁当即便是一阵紧缩,下意识的往后退,当时间,皱着眉头,难以置信的摇头。

        “阿瓷。”宁淮发觉她不对劲,便忙是伸手去扶,问道:“怎么了?”

        宁瓷的耳朵里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他。

        当初狠心一别,在她心里,是永别,便是永不再见。

        是他,是萧青山。

        当初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落入贼手,无比狼狈,而他救她出来,就好像,面前现在的他一样。

        “大哥。”宁瓷下意识的抓住宁淮的手,顾不上许多,便是别开目光,磕磕绊绊的出声。

        “我、我要回家。”

        “小姐你不是要去看梅花吗?就在那边,快到了。”顺贵儿站在后边,不解的朝林子那边指了指。

        “大哥,我要回家。”宁瓷完全不理会他,好似没有听到一样,只是转身,背对着萧青山那边,再次强调道:“我要回家。”

        “大哥带你回去。”宁淮不知道她忽然怎么了,但是她这个样子,就像当初刚回来的时候,第一眼见他就扑在他的怀里,喊了一声“哥哥”,然后便是嚎啕大哭。

        那模样,像是经历了许多事情。

        他真的就感觉自己的心被生生颁开了来。

        幸好人好好的,没有大碍。

        宁瓷不是什么慌张胆小的人,反而一向遇事都很镇定的,所以当她再三强调这句话的时候,宁淮意识到了不对劲。

        只是他不知道这些不对劲,是从哪儿来的。

        当即宁淮便带了宁瓷往外走。

        萧青山的目光就怔怔凝在那一处,灼灼光亮,像是世间至宝失而复得。

        ......

        宁瓷记得那天晚上很黑。

        原本同她一起的还有两名女子,都是被虏来的,只是她们已经先下了车,不晓得被那些人带去了哪儿,留她一个人,在马车上面。

        外面忽然就要打斗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是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一拨人,同那些虏她的人,打起来了。

        宁瓷掀开帘子偷偷往外看。

        不是大哥。

        那些人穿着粗布衣裳,不像是哪家的部曲或是将士之类,却是一个个挥着大刀,十分凶狠的模样,几乎是将那些虏她的贼人都杀尽了。

        宁瓷知道,不清楚来意,便不能轻举妄动。

        于是她趁着他们打斗的时候,从马车里跑了出去。

        可是,却有人追了上来。

        是暗卫。

        而且还是皇家的暗卫。

        她知道自己得罪了人,但没想到是皇家的人,而且花了这么多心思,连暗卫都出动了,就为了毁了她。

        真是处心积虑。

        而当时那一剑刺向她心口的时候,她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真的很疼,很疼。

        冰凉的剑刃刺进她的每一寸血肉,一瞬间似是将心穿透,锋利无比,噬心剧痛。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看见有人影冲了过来。

        然后,就完全的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是在一间房里的床榻上。

        她动了动身子,就牵扯到胸前的伤口,剧痛难忍,她紧皱起眉头,缓缓的舒着气,才将这股疼痛压下。

        只是这是在哪儿?

        就在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

        是一名男子。

        约莫二十来岁,十分年轻,剑眉星目,也是生的一副极好的容貌,只是身材庞大,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满满鼓起,倒是叫人看得畏惧。

        “你是谁?”宁瓷警惕的看着他。

        那男子沉着脸,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端着个盘子,在床边坐下,然后,伸手来褪她的衣裳。

        粗砺的指腹触到她肌肤的那一瞬间,宁瓷便是大惊,慌道:“你做什么?”

        她倒是想避开,只是伤口实在太疼,让她没法动弹,便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褪下她这半边的衣裳,眸中惊惧,便是越甚。

        “你差一点就死了,这伤,我给你换药。”

        他见她乱动,便是伸手就将她按住,然后将原本绑着的纱布拆下,重新上了药,再缠上。

        全程动作迅速,熟练。

        面色也依旧冰冷。

        “这里没有女人,你要是想死,不换,也可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