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蚀骨危情》-> 第76章 四月梅雨,五月朝阳
第76章 四月梅雨,五月朝阳 作者:淇老游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9-14
  •     人来人往的候机室异常热闹,慕韶涵这才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忘记问陆严。

        “别担心。早就吩咐其他人帮你订好了。不过……”犹豫了一秒,陆严还是道出:“因为要一起乘这班飞机,所以没法订到头等舱。”

        慕韶涵微笑着,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关系,我坐经济舱就好。说不定正好可以看到太阳。”

        “我没说让你坐经济舱哟。我让秘书给把我和你的舱位互换了一下。你坐头等舱,我坐经济舱。”

        慕韶涵不可思议地看着陆严,不解地道:“这怎么可以?你是老板,怎么可以委屈你坐经济舱呢?经济舱虽没有大的缺点,但人多喧哗,不利于你的休息。加之你下飞机得马上去工地查看,怎么可以不休息好呢?还是换回来吧。我就算没有休息好,下了飞机直接回酒店休息就是了。”

        陆严心里很是高兴,高兴慕韶涵为他着想,他 不在意地摸了摸慕韶涵的头,眼中自带温柔道:“没关系,你宿醉之后最是需要休息。而我坐上飞机后马上要看一些资料,也没空休息。所以,不要和我争论,你好好休息,我才能安心工作。”

        不知为何,慕韶涵竟被陆严的话而打动,心里不仅多了几分温暖,更多了几分愧疚,看向陆严的眼神也开始变成愧疚。她觉得自己早已把陆严当成她忘记罗向宇的避风港,每次受到伤害总是想着在陆严这儿避一避,而自己一直这样依赖陆严,以后万一他有了女朋友,是不是对他的影响不好呢?

        慕韶涵决定,这次最后一次依赖陆严。等回去后,好好与陆严谈一谈,一面感谢他这段时间的照顾,以后有机会她定会双倍偿还这份恩情;另外一面则是好好当他的秘书,再也不能超越这个界限。

        登机后,慕韶涵坐上了本属于陆严的头等舱。宽大的椅子倍感舒服,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开始闭眼养神。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飞机起飞,巨大的轰鸣声将慕韶涵吵醒,好像是飞机起飞的声音。飞机刚刚起飞,头朝上,慕韶涵的身体也开始往后倾,她不自觉地双手握住旁边的座椅扶手,她有些后悔了。

        慕韶涵从小到大就害怕坐飞机,不知缘由。长大后,她才意识到这跟人的安全感有关。人从进化开始就习惯用两只脚去丈量这个世界,每一步都是一个脚印,每一步都是一次历史,人类从此就只信任自己摸得到、看得到的东西。因为这才能让他们感觉到安全。而坐飞机或者轮船时,脚离地,身子被固定在一个平方的空间里,手不能摸,脚没法触地,人类开始焦虑,开始害怕,害怕不由自己控制的感觉会将自己引向深渊。

        而慕韶涵就是这种心情,坐飞机让她丧失了主动权、控制权和安全感,自然而然害怕。额头忍不住冒汗,手也越握越紧。

        “你害怕坐飞机?”一双大手握住那双早已被汗水浸透的小手。

        慕韶涵这才抬头看清了那人竟然是罗向宇!

        “你怎么在这儿?”慕韶涵想要挣脱罗向宇的手。

        罗向宇却不想慕韶涵挣脱开,更加用力地握住慕韶涵的手。这个时候的他换了一身衣衫,天蓝色的t恤简单地搭配一条纯白长裤,裤腿微微卷起一圈,脚穿了一双豆豆鞋,俨然一副要去度假的装扮。

        罗向宇没有生气慕韶涵的质问,他反而大笑着道:“你出差,我就不能出差吗?我一个老板,一天事情很多。难道都要一一向你解释去向吗?”

        “恩。也对。”慕韶涵点了点头,既然他不想解释,她也懒得问。就当同路一程,下了飞机还不得各奔东西,再也不见。于是慕韶涵转过头,透过窗户欣赏外面的云层,不再与罗向宇多说。

        待到飞机飞入平流层,机身基本处于平稳状态,慕韶涵才终于从罗向宇的手中抽出了手。出于礼貌,慕韶涵还是道了一声“谢谢。”

        “别这么客气。你还是可以依赖我。”棱角分明的脸一脸诚挚地说。但话一出口,他自己到先愣住,天知道为什么一离开唐家就立刻命秘书定了与慕韶涵同一班飞机,天知道为什么还主动与其他人换了位置,主动要求坐在慕韶涵身边。八成是慕韶涵对他施了魔法,让他不由自主地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

        而慕韶涵对于罗向宇的话并不感到惊讶,她认为罗向宇是想再次玩弄她的感情,她才不会上当。于是,慕韶涵冷着脸,满是厌恶道:“依赖你,真是笑话!当我流产时,你在哪里?当我受伤时,你在哪里?当我被欺负时,你又在哪里?若是吃了那么多亏的我还选择相信你、依赖你,怕是再有十条命也不够被你玩弄吧!罗总,请不要再说这种不负责的话。甜言蜜语,总是说给不相干的人听的。罗总,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最后,韶涵想要提醒一句罗总,慕微微是你的未婚妻,还在家里等你。切莫再让另外一个人对你心寒。”

        慕韶涵终于说出压在心口中的话,蓦然地松了一口气。她这样与罗向宇说清楚,道明白也不是坏事。大家还是忘记前尘往事,各自为安才好。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这是慕韶涵想了几天得到的结果。

        可罗向宇却不想忘记。他心中一疼,一向冷漠的眼里竟有些发红,忍住糟乱的心情,他意识到若是不采取行动,他可能会永远失去慕韶涵。他……内心真的不想失去她!

        脑中还没有转过了,手已经拉住慕韶涵的手,紧紧握住,仍由她挣扎。

        “你到底想干什么?”慕韶涵大声呵斥着罗向宇。引得其他同程的人纷纷注目这他们。

        罗向宇不满地拉上帘子,以隔绝其他人的视线。

        “我想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罗向宇将问题抛给慕韶涵。

        “真是神经病,谁知道你要干什么!”慕韶涵越来越用力挣扎,罗向宇的行为已经完全超乎她的想象,这么不要脸的行为气得她又想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