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论证 作者:持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13
  •     这是*裸的讽刺。

        季安宁知道顾长华对于她出手抓小偷的事情不开心,现在都学会拿话噎她了。

        她攥着手里的小红旗,扯了扯嘴角:“挂在家里,这不是埋汰我吗?”

        谁不知道,她哪里能和见义勇为这四个字搭上边。

        顾长华拍了拍季安宁的身子,轻薄的唇边笑意分明:“那你想怎么办,压箱底?你的小红旗,随你的处置。”

        季安宁几不可见的皱眉,“反正我不挂。”

        她嫌扎眼。

        顾长华瞅着季安宁不乐意的小表情,笑着将她安排在了座位上,“下午文工团还有事情?”

        平常季安宁中午都是回军区大院的,极少留在食堂吃饭。

        顾长华这才开口问道。

        他们小两口在前面说着话,萧山和几个排里的兄弟坐在同桌,但离季安宁和顾长华有一个位置距离那么远。

        部队人多,食堂的餐桌有限,桌子又长,季安宁和顾长华自然不可能两个人占一张桌子。

        原本习惯坐在顾长华对面的萧山,索性就和朱刚挨着一起坐了。

        他眼尾的余光似不经意往季安宁和顾长华那边瞅去,垂着脑袋吃了口饭,便听着季安宁的声音传了过来。

        “明天汇演电视台的人还要来,所以下午还有一次彩排。”季安宁迟疑了片刻,突然抬起眼睛,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眨一眨的望着顾长华:“明天晚上你会来看吧?”

        “部队里的演出,会去的。”顾长华说着先去打饭。

        本来不让季安宁跟着,可她一直坐在这里,倒像是一个被宠坏了娇养大小姐,季安宁就主动的拿着自己的饭缸和顾长华一起去打饭了。

        饭桌上,坐在萧山旁边的朱刚也听到季安宁说的话,他稀奇的挑眉:“明天电视台的人还来?采访安宁?”

        萧山闷了一会儿,慢吞吞的开口:“应该是转播汇演。”

        “转播汇演?”朱刚下意识放下了筷子,“这么说来,是要上电视了呀!”

        朱刚想到这里,目光往正在打饭的顾长华和季安宁小两口身上看去,皱了皱眉头,正好对上他们两人打饭回来,朱刚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明天晚上的汇演,今天下午就在军区大院的公告栏公示了。

        天气渐渐转暖,军区大院里的军嫂围在公告栏处看着上面的粉笔字。

        “明天文工团有汇演?”刘爱芳低声念着公告栏上的字体,因为现在顾长华已经晋升副连长,她心里原本替自己男人抱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没晋升之前,她男人嘴上说着不在意,不在意,可等真的顾长华升任之后,日日愁容满面,精神不佳。

        刘爱芳看着心里都难受。

        她现在看到文工团明天有汇演,就不由想到了待在文工团的季安宁。

        老天怎就如此不公,什么好事都让顾家两口子占上了,刘爱芳皱着眉头,就听到站在身后的孟微出了声。

        “咦?安宁不是也在文工团吗?那明晚咱们岂不是可以看到她的演出了?”

        孟微的声音不高不低,但足以让附近的军嫂都听见。

        李翠兰早就从季安宁口里知道明天晚上的汇演,更何况这公告栏上的粉笔字还是她写上去的,她笑着附和孟微的话:“可不是嘛。”

        “文工团她又不是主角,不就是临时加进去的,别搞砸就行。”刘爱芳压低了声音吐槽,满嘴的酸味。

        文工团的演出,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些文艺兵都是经过正式训练选拔出来的,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上台的。

        刘爱芳知道之所以找季安宁进去,是为了合唱比赛,继而,她又道:“安宁是去参加合唱赛的,明天的汇演,我看她都登不了台,她又不是正式文艺兵,参加汇演做什么?”

        李翠兰不紧不慢的接话:“安宁应该是要参加汇演的。”

        她记得季安宁曾和她说过,所以她很确定,明天的汇演,肯定有季安宁的节目。

        正说着话,从外头回来的余兰兰凑着热闹分开人群,“怎么了?怎么了?”

        她探着脑袋往公告栏里挤,等进去看到文工团几个大字后,余兰兰愣了几秒,旋即才发现明天文工团有演出。

        因为知道季安宁在文工团,所以余兰兰现在对文工团这三个字特别的敏感。

        现在他们并不知晓季安宁上电视的事情,余兰兰惊讶之后,慢慢恢复了情绪。

        她现在可以和季安宁和平相处,但不代表她和季安宁没有仇。

        明天的汇演……

        余兰兰皱了一下眉头,现在才知道这个消息,再想使什么绊子,已经来不及了。

        余兰兰仔细思虑了两秒,反正真正重要的是那场友谊赛,大不了就让季安宁在得意狂妄几日,她还是与军区大院的军嫂打好关系要紧。

        余兰兰当即笑了一下:“这不是好事吗,明天又能看演出了。”

        一向知道余兰兰和季安宁其实是面和心不和的刘爱芳听到余兰兰这句话,难以置信的望了她一眼。

        这个余兰兰不是一向都在拆季安宁的台吗?

        怎么今天不仅没有说季安宁的坏话,反而表现的还很愉悦,难不成季安宁真的把她的心也给笼络了?

        刘爱芳看向余兰兰的目光带有惊疑,又生怕余兰兰发现什么端倪,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一直没开口说话的邓舒接了余兰兰的话:“安宁也算是给咱们军嫂长脸了,明天的演出节目里可有咱们军区大院的军嫂呢,到时候咱们得给安宁打气加油,不能失了脸面。”

        “对对对!”李翠兰和邓舒是一个战线,她点头表示认同邓舒的话。

        其他军嫂也都随大流的跟着附和了几句,这个时候在外面听完八卦新闻的马莲走路带风的的凑了过来,还没靠近公示栏,就先扯着嗓音,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我都不用看,是不是明天文工团有汇演!”马莲的声音振奋,又带着几分尖锐,她的话很快就传到了众位军嫂耳中。

        军嫂们纷纷侧身看她,刘爱芳先道了一句:“你消息还挺灵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