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重生奋斗俏甜妻》-> 第45章 歪主意(2)
第45章 歪主意(2) 作者:持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13
  •     总归季安宁怎么说,余兰兰都不可能话说一半,不告诉她。

        她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把余兰兰给整尴尬了。

        余兰兰咳嗽一声,眉头紧皱,难道季安宁就一点也不好奇她想说什么?

        她本想真的不告诉季安宁,等季安宁求着她,她再说,可又怕季安宁是真的不问她了。

        她犹豫再三,终是抬了眼:“算了,我还是和你说一声吧,不然我这心也一直不踏实,不过这话你可不能和别人说。”

        季安宁稍稍点头,算是应了余兰兰的话。

        只瞧余兰兰那双贼兮兮的眼睛在眼眶里乌溜溜的打了几个转,拉着季安宁的手掌:“你知道七九师师长的千金吗?”

        季安宁摇头,初来乍到,还真的不知道。

        见季安宁一脸的茫然,余兰兰心里顿生满足感,她一边享受着这样的感觉,一边阴阳怪气的道:“我早前听说,七九师高师长一直想招顾排长当女婿……这两日,他女儿从海外留学回来了,我估摸着正月十五的篝火晚会肯定要来看热闹的。”

        季安宁点了头,完全不知道余兰兰和她说这话的意义何在,招女婿,顾长华都结婚了,再怎么样,他也是个师长,不可能做拆婚的事儿。

        何况听余兰兰的话,高师长的女儿是留过洋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又在海外留过洋,自不会去看一个有妇之夫。

        季安宁无所顾忌的开口:“篝火晚会这么热闹,自然会有不少人来。”

        她没有表现出震惊难过,哪怕是一点点愤怒都不曾有,余兰兰愣了两秒,想也没想的问:“安宁,你不生气?”

        “生气?”季安宁反问:“我生什么气。”

        “你……”余兰兰被反驳的说不出来,挣扎一会,这个蠢货,还真是愚不可及,余兰兰好心提醒:“那可是师长的千金,你就不怕顾排长被……”

        余兰兰冲季安宁挤眉弄眼,季安宁旋即笑了,“我有什么怕的,师长的千金是喝过洋墨水的,这种专喜欢有妇之夫的勾当不是谁都能干的出来的。”

        季安宁也冲着余兰兰眨眼:“你说对吧。”

        季安宁定睛望着余兰兰,笑意盈盈,余兰兰顿时就被看的心虚了。

        她不可否认,是迷恋顾长华的,她讪笑一声,生怕季安宁看出了什么端倪,“你说的是,应该不会的,是我多虑了。”

        没有在季安宁脸上看见着急紧张的表情,余兰兰也没什么兴趣和她唠家常,只坐了一会,就以回家做饭的由头离开了。

        把余兰兰打发走,季安宁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指间轻轻拂过左手腕间的镯子,心念一动,进入了空间。

        空间内,光线充足,土地辽阔,她站在一方土地上,享受这空间内独有的气息,呼气吐纳,仰望着空间远处的大山。

        季安宁的这个空间是独立的,至于面积有多大,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哪怕是上辈子,她也只在自己的田地灵泉边转悠。

        至于远处连绵的山影,她不曾去过。

        季安宁目光眺望,倒也不在意山那边有什么宝贝,她在军区不方便开嗓声,这才跑到空间里看看原主的嗓音如何。

        她呼吸吐纳,先试着哼了音阶,感觉还不错,中音很稳,大概是因为体积原因,气息很稳,她又试着唱了高音,震惊的发现,原主的嗓音竟然还不错。

        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没有钢琴开声,就已经很厉害了。

        她索性哼了几首流行曲,就当开声了。

        等声音开的差不多了,她这才唱了一首红歌。

        在空旷的空间里,嗓音就好似被美化了一般,变得极为空灵,就连季安宁都没想过,原主开嗓之后,声音这么好听。

        也不知这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

        她陶醉其中的又唱了几嗓子,确定这水平不至于在篝火晚会上出丑,她才出了空间。

        季安宁不太了解这个年代有什么红歌,坐定打算,等明儿出去到影像厅转一转。

        从空间出来的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她想着顾长华快要回来了,就进厨房准备晚饭了。

        不料想,菜刚洗了一半,顾长华就提前进门了。

        季安宁擦了擦手,从厨房探出脑袋:“今天回的挺早,我饭还没做好呢。”

        “别做了,我打了饭回来,你趁热吃吧。”

        顾长华端着饭缸放在桌子上,步伐稳健的进了厨房,给季安宁拿了筷子出来。

        随后,顾长华动作流利的脱掉了外套,只穿着一件浅色衬衣,“怎么傻站着。”

        季安宁瞬间收回神,造孽啊,这家伙简直就是行动的荷尔蒙,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到,那件衬衣下,顾长华精壮的古铜腹肌。

        季安宁忽然想起一句话来。

        一男一女共处一室,哪怕是坐着,气氛也会变得不一样,以前她是不信的,现在她有点信了。

        黄晕的光线打在他的身上,柔和了他的轮廓。

        好似那一贯低沉冷漠的声线,也变得温柔好听了。

        季安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了魔,她快速让自己沉静下来:“我去洗个手就来。”她快步进了厕所,打开水龙头,拿冷水拍了拍脸,季安宁啊季安宁,现在可不是让你儿女情长的时候。

        季安宁在厕所里冷静了一会,等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了。

        她拉了把椅子坐下:“不是说别打饭了,以后我可以做的。”

        “食堂的伙食还成,也方便,中午你自己做点吃,晚饭我打回来。”顾长华反正也打习惯了,现在最起码不用他中午再跑回来一趟。

        季安宁穿着件白色秋衣,刚刚洗脸时,她并无察觉到,衣领前湿了一半,朦胧间,肌肤欲隐欲现。

        顾长华望着季安宁白皙透着红晕的脸颊,视线下移,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早上看到的春光,喉咙不觉一紧,他转手喝了口水,移开视线,不自然的开口:“你快吃吧。”

        季安宁不知道顾长华那边的动静,更不清楚眼下自己的模样有多撩人,她只是垂着脑袋夹菜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