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重走未来路》-> 第472 诸夏君主共和国
第472 诸夏君主共和国 作者:万木春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1-13
  •     第472诸夏君主共和国

        持续种田到1827年,北方联邦缓缓成型。Ω Δ

        该年,准备妥当的北方联邦主动宣战燕藩,鲁藩则呼朋唤友喊来夏国、吴藩、卫藩、吴藩、交趾藩、楚藩、明藩、南洋五藩国等势力组建反赵同盟军予以干涉。

        魏东生却不像毛九忠和原复道那样贪心,他深知九州分裂已久,速胜容易,久安困难。倘若再演秦二世而亡悲剧,难道魏东生下辈子继续做刘邦?因此,魏东生从容控制整合进度,既然清醒明白暂时没有统一地球的客观物质基础,索性与不在统一目标之内的安息藩、胜蒙藩、罗藩、蓬莱十四共和国缔结自由平等合作条款,承诺绝不扩大战争规模。在九州境内的战略,首先积极防御姿态抵御鲁藩进攻,避免夏国泛起唇亡齿寒恐惧;其次,北方联邦的精锐次序冲到燕藩境内,彻底瓦解燕藩王室统治基础。

        1831年,北方联邦顺利兼并燕藩,拆解成三行省和三边疆自治区。

        人口密集地区建立直辖行省,边疆荒野允许诸藩王室以自治区形式继续存在。如此兼并燕藩之后,北方联邦已然坐拥河北、山西、陕西、甘肃、朔方(内蒙古)、辽阳(辽宁)、吉河(吉林)、塔山(黑龙江)等行省和乌斯藏、域南(新疆南疆)、域北(新疆北疆)、朔北(蒙古)、岭北(俄罗斯西伯利亚区)、燕北(俄罗斯远东)等六自治区。

        休战种田七年时间,魏东生正式率军南攻。

        因为策略得当和出其不意,南攻顺利到无法想象,北方联邦部队短短两月时间就冲入济南府。见证鲁藩快速溃败,南方诸藩国惊恐万分,不知所措。魏东生一边指挥北方联邦部队稳健攻取要塞,一边重审诸夏一体理念,尝试外交方式解决问题。

        1839年,魏东生率领北方联邦挺进京都,与夏国皇室和夏国内阁展开一系列谈判。

        1783年,魏钦喜逝世,嫡长孙魏祖教继位,是为魏夏王朝第十八任皇帝。

        1801年,魏祖教逝世,无子,弟弟魏祖复继位,是为魏夏王朝第十九任皇帝。

        1833年,魏祖复逝世,无子,弟弟魏祖退继位,是为魏夏王朝第二十任皇帝。

        祖字辈三兄弟,魏祖教生于1763年,魏祖复生于1764年,魏祖退生于1766年。

        尊王讨逆大同盟战争结束于1761年,无论浩浩荡荡的六月革命诸夏共和国狂澜,还是终身拒绝篡位的丞相原复道,他们都大幅度改变了皇室权力结构。尽管魏钦喜在欢声笑语中被尊王讨逆大同盟同盟军送归京都,内阁秉政制度却已成为四行省共识,其它藩国也无意挑战四行省百姓的心理底线。再者,原复道的失败也是四行省的失败,夏国国民固然晓得魏钦喜此前被鲁藩拘禁在殖民地不得回归,还是对无所作为的皇室怨气冲天。

        国民憎恨魏钦喜,原复道建立的内阁制度也轻视只会逃跑的魏钦喜。

        魏钦喜这皇帝做的连汉献帝都不如。

        汉献帝再傀儡,还会有一些诸侯和臣子愿意举着他的旗帜和董卓、曹操斗争。与汉献帝相比,魏钦喜才是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朝堂里全是嫌弃他的白眼珠。若非魏钦喜背后耸立着尊王讨逆大同盟军事力量,许多朝臣都不愿意他继续做皇帝。

        如果是其他皇帝,或许还会拼命争一争。

        魏钦喜却没有。

        六月革命带走了魏钦喜所有意气风发,尊王讨逆大同盟战争期间的坎坷也磨灭了魏钦喜的棱角。

        傀儡就傀儡吧,魏钦喜认命了。

        嫡长孙出生,魏钦喜取材“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典故,取名为魏祖教。魏钦喜以魏祖教取名契机,公开表示愿意承认现状,从此国家权柄尽归内阁。

        随着尊王讨逆大同盟同盟军撤出夏国四行省,民间仿佛龙卷风般迅速掀起追念前丞相原复道的狂潮。魏钦喜为了博取民众好感,刻意为次孙取名为魏祖复,此复就是原复道的复。

        又两年,保王党势力死灰复燃,尝试联络魏钦喜夺权内阁。魏钦喜却果断拒绝,并为第四嫡孙取名为魏祖退,警告所有皇室成员:“既然时代已然落幕,我们这些旧人就要老老实实退下。”

        凡此种种,魏钦喜的恶名越来越少,渐渐赢得内阁的信任。

        在魏钦喜言传身教影响下,魏祖教、魏祖复、魏祖退等三兄弟都乖乖远离尔虞我诈政治,仅仅在合适时间露面做一做象征诸夏一体的吉祥物。传国到魏祖退,魏祖退更彻彻底底告别诡谲政治,所有精力全都倾注于他的戏剧爱好。或许资源丰富,或许天赋使然,或许努力有了结果,魏祖退的曲艺艺术成就相当高,由他监制的数篇戏剧甚至广传世界,被戏谑称为戏剧皇帝。

        倘若是君主****时代,魏祖退肯定是玩物丧志的典型反例。

        而到了内阁秉政时代,舆论宽容乃至欢迎这样庸庸无为的橡皮图章皇帝,反而期待他能够多创作几篇脍炙人口的杰作。前些年,电影科技树点亮,魏祖退猛地爆新活力。魏祖退倾其所有鼓励相关企业研发优秀拍摄器材,而后利用太子和皇帝威望聚集一群又群当代名家演绎经典,准备把当代最美好的戏剧文化通过影像流传给后世。

        时至1839年,鲁藩全面崩溃,夏国四行省瑟瑟发抖,魏祖退却悠然专注自己的戏剧事业。侍卫劝说魏祖退暂逃海外殖民地,魏祖退哂笑挥手:“逃什么逃啊?就我这顶皇帝帽子,他们若想要,我给他们便是。”

        君主之贵,贵在权力。

        没了权力的君主,还有什么好争的?

        魏祖退根本不在乎这场关乎九州命运的大变革。

        而魏东生又向夏国内阁群臣承诺,北方联邦南攻不是侵略而是共和建国,除了国防军事等国家规划需要根据情况重新梳理,皇室及各藩内阁都能继续为大一统帝国效力。

        由于分封体系存在,魏夏各藩之间的矛盾远远不如现实世界的欧洲列国。现实世界里希特勒那套日耳曼民族概念在旧九州诸藩毫无存在基础,或者说就在民族主义即将泛滥之时,魏东生及时启动中华大一统,又把分裂数百年的九州合并到共同旗帜之下。即使民族主义思潮无法避免,诞生的也将是夏民族或汉民族,而非赵民族、燕民族、鲁民族等狭隘格局。

        为了缓解旧九州诸藩国的抵制,魏东生果断出卖赵藩藩王魏文军。

        1839年时,第九世魏东生已然75岁高龄,可谓风烛残年。可因为数十年来持续不断的努力,魏东生在北方联邦的影响力非但丝毫没有削减,反而更加强势。当年盛气凌人的赵藩藩王魏文军,魏东生早就借助内阁秉政潮流把他推到一边。在北方联邦权力结构里,魏文军此时的地位固然比魏祖退在夏国四行省的地位高了很多,却也是一枚橡皮图章傀儡。

        魏东生想废魏文军,随时都能废掉这傀儡。

        不过无事无非的,魏东生懒得欺负自己的血脉后裔。

        尽管没甚么感情,总归是自己的后辈呢。

        1839年8月,魏东生和皇室内阁签署《诸夏盟约》,宣布北方联邦和鲁藩、皇室四行省等地合并为诸夏君主共和国联盟。

        诸夏君主共和国联盟是怎样的国家呢?

        首先,它是无可置疑的联盟。

        前面曾简单诠释了文明的多盏明灯论,尽管魏东生并不完全认可该理论,却也不得不承认:“人无外敌而自封,国无外患则恒亡。”

        倘若诸夏只剩一盏大灯,等同所有赌注都寄托于其身。如果赌对了还好,一旦赌错,未来肯定是西晋王朝、赵宋王朝、朱明王朝的悲惨下场,不知多少百姓要辛苦多少年还债。与此同时,新生的大一统帝国能够永远走在正确道路上吗?历史告诉我们不可能,自古以来没有常盛王朝。即使有人觉得他能够粉碎历史周期律永远正确下去,魏东生也对此表示怀疑。

        魏东生没有自信一直正确,所以也不相信别人能够一直正确。

        既然一盏大灯的缺陷那么醒目,何不布置一些补偿性措施?

        因此,魏东生决定有限度统一诸夏分封帝国。似蓬莱十四共和国,魏东生准备让它们继续逍遥法外;似南洋五藩国等明显殖民统治框架的藩国,魏东生也准备让它们继续延续生命;似安息藩、胜蒙藩国、罗藩等藩国,距离和文化分歧必将导致统治成本高到不可思议,魏东生索性也准备让它们继续存在。

        简而言之,魏东生的统一大业止于旧九州范围。

        所以,诸夏君主共和国联盟的尾缀是联盟,表明它将是由无数独立藩国有机组成的大联盟。扦插共和国字眼的原因也很简单,首先,它需要囊括蓬莱十四共和国;其次,无论内阁秉政制度还是诸藩联盟形式都与共和国官僚制度相仿,与现实世界官僚制度并没有本质区别。添加君主字眼,是因为诸夏君主共和国联盟除了诸夏文化传承纽带牵引,还需要一名吉祥物来维持诸夏君主共和国联盟。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