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5章 绷不住了 作者:风行水云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12-08
  •     宁小闲贪心地想伸指去勾画他的眉眼,长天却低下头,在她指尖轻轻一吻:“我会想出办法。『→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在那之前,你先将乙木之力疏泄出去。”    “好难哦。”她苦兮兮道。她几次三番想将乙木之力输送给长天,毕竟他也是星光的宠儿。可事儿就是这么古怪,星力好像在她丹田里住得太舒服了,说什么也不肯搬家。她费尽力气只能渡给他些许,只是总量的九牛一毛,余下的硬是赖在她身体当中不走了。    所以,转送给长天这条路,行不通。她只能藉由施放神能,将乙木之力渲泻出去。这十几天来,巴蛇山脉核心地带的林木疯长,搅出一片鸡飞狗跳,就与她脱不了干系。    好可惜呀,若是能将她的星力都输送给他,这家伙想必能更加神通广大吧?    他哄着她:“尽量。”    好运气并不总站在她这一边,因为五个月后,东方七宿又迎来了一次空前绝后的星力大爆发,短短十五息内,天空亮逾白昼,偏偏东方射下来的每一丝光线都是青莹莹的,将整个世界染上了翡翠的颜色。    和前几回一样,星力的爆发毫无预兆。这时长天率军在外行动,都不必仰望星空就知道大事不妙。不过夜幕已然低垂,金乌独步天涯的神通只能在白天使用,这会儿爱莫能助。    等长天终于赶回巴蛇山脉,青鸾满面忧急前来禀报:“娘娘隐疾发作,这会儿难得得紧!”    以青鸾和宁小闲的关系,她自然知道女主人丹田里的麻烦,也和宁小闲一样以“隐疾”称之。    饶是长天心情沉重,降到逸仙居前也吃了一惊:    这处大殿原本盖在林中空地上,傍山面河,左右有琼林,近处有山汤,可谓人间福地。这也是他当初选址为她修建居所的原因。可是眼下此地哪还有什么花红柳绿,分明只有参天大树密不透风地疯长!    他久居林中,知道每株巨木之间都要保有恰当的距离,否则哪一株也长不好。可是逸仙居所在的福地,这会儿插冰棍似地挤满了大树,每一株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拔高、发枝、散叶、开花!    只有“雨后春笋”能形容眼前的景象,可是哪怕是竹子的生长也断断没有这样快法儿的。    如此迅猛的生长违反自然法则,当然不会有甚好下场。“喀吱”声不绝于耳,不断有大树被同类挤得无处容身,只得轰然倒塌。    可是它们刚刚折倒地面,躯干上就变作了绿色、杏色、红色,那是各式苔藓抢占地盘安家落户。再有几个呼吸的功夫,树干上开始长出大大小小、形色各异的蘑菇……    不到五十个呼吸的功夫,倒折的大树就已经老配腐烂得像是三百年前留下的烂木头,谁能想到它在几十次眨眼前还是林中奋发向上的一员?    向来平静的山脉深处,一片鸡飞狗跳。    大大小小的野兽仓惶逃命,而隐流的大妖们闻声赶到,见着这种情况也是惊得合不拢嘴。    萦绕在腹地的气息,他们都很熟悉了,那是日夜陪伴他们的乙木生长之力,也是巴蛇山脉在整个南赡部洲都如此独特的直接原因。    但是,乙木之力的浓度从未高得这样吓人。    在它覆盖范围内,所有生物都狂躁不安。青鸾眼睁睁看着一头山魈疯狂击打周围的树木。按理说它早该骨折筋断,可是在乙木之力的催化下,这家伙好似换成了铜皮铁骨,身形平空暴涨了一倍有余,指上的尖爪足足有三寸多长,连獠牙都变长一倍有余,超过了下颚。    这只是一头最普通的动物,却在乙木之力的催发下直接成精。不过这种揠苗助长的方式搅糊了它的脑袋,让它本能地只想发¥~泄和破坏。    至于逸仙居,早被疯长的巨木扯得支离破碎。在它原来的位置,一棵巨榕冲天而起,早就突破了百丈的极限,而后是三百丈、六百丈……    在长天赶到时,它已经高达一千六百丈,并且还在向上生长,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毫无疑问,她在那里了。    长天神念一扫,而后闪身飞了上去。    巨榕的树冠遮天蔽日,在森林腹地上洒下好大一片阴影,却阻不住他的视线。    但是,树上没人。    长天皱了皱眉,忽然执出南明离火剑,对准巨木砍了过去。    “哗啦”一声轰响,巨榕的主干被从中劈作两半。    他紧跟着跃了进去,在被劈开的一个小小树洞中找到了妻子。    宁小闲蜷作一团,面若金纸,满头冷汗,双眼却闭得很紧,嫩生生的柔荑捏成拳头,按在树干上,丰沛得惊人的乙木之力从此传了出去——这大概也就是巨榕生长得比其他树木更快的原因。    长天将她抱起,低声道:“小闲?”    她没有反应。他能觉察出她身上的力量混乱奔走,几近于失控。尤其丹田当中的乙木之力就像脱缰的野马,四处奔走。    这只是接引自天上星宿的力量,被封在妖丹当中的乙木之力才是重头戏。现在这些家伙蠢蠢欲动,显然妖丹已经承载不住它们的强度了。    长天从树上跃起,往外飞去,一边轻轻唤她:“丫头,醒醒。”    她的意识沉入识海的最深处了,必须被唤醒,否则她坚持不了太久。    可她仍然听若罔闻。    长天又换了好几个爱称,皆是夫妻情浓时才会唤出,可她还是没有反应。    最后他抚着她的面庞轻轻道:“小乖,速速醒来,否则大事不妙了。”    前两字说出来,她眉尖就微微一蹙,而后忽然睁了眼,一口咬在他手背上:“谁是小乖!”    她下了重口,毫不留情。长天却像觉不出疼痛,柔声安慰:“调息,再坚持半刻钟,我们要离开巴蛇山脉。”    她强行调理身体当中狐奔鼠蹿的恶客,一边吃力道:“去哪?”她快克制不住自己了,无论长天带她去哪里,乙木之地都会对当地造成巨大的冲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