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法医狂妃》-> 第1775章 全文终
第1775章 全文终 作者:谁家mm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2-11
  •     第1775章 全文终

        七月十七,柳蔚诞辰这天,能到的人都到齐了。

        一大早,明香惜香就来帮忙,因为定的是家宴,便没有大肆铺张,只宴请了一些关系好的亲朋好友。

        巳时不到,金南芸就来了,她刚与柳蔚没聊两句,于文太师家于文敏馨也到了,于文敏馨如今也正大着肚子,柳蔚不敢怠慢,赶紧铺了垫子让她坐下。

        接着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一些人,越国侯府的世子严裴与小公子严丘,于文府于文敏馨的哥哥于文尧,容溯,李君、秦俳……

        男客在外院由容棱招待,女眷则进内院,由柳蔚招待。

        午时二刻,客人们基本到齐了。

        上菜后,柳蔚作为寿星,一一敬酒。

        一中午,大家都闹闹腾腾,嘻嘻哈哈的,等午膳过后,下午,便是娱乐时间。

        男客们在外院讨论国事,对弈下棋,女眷们在内院研究脂粉,摆弄绣花,孩子们,则被丑丑带到了后院去玩耍。

        今日来了不少孩子,丑丑自封孩子王,将弟弟妹妹们照看得严严实实的,小黎年纪大了,已经开始跟在容棱身边学习待客交际了,倒是容倾明明跟小黎一般大,却还混在孩子堆里,吊儿郎当跟丑丑聊天。

        “父亲说年后就让我进京都驻兵营当差,当兵可累了,阿夜,你有没有办法劝劝我父亲,让他别要我进驻兵营?”

        丑丑正被于文敏馨六岁的女儿拉着在编花绳,听到容倾的话,忍不住嘲笑:“那你不想进驻兵营,你想做什么?当个游手好闲的大少爷?你文不成武不就,再不实练实练,长大就成社会蛀虫了。”

        容倾一弹指,敲了敲丑丑脑门:“怎么跟哥哥说话的,没大没小。”

        丑丑也不疼,就仰头道:“我哥哥可比你有出息多了,你放弃吧,我不会替你说好话的,就该让七王叔把你送到军营,让你吃苦头。”

        “你个臭丫头,哥哥白疼你了!”容倾控诉:“我哪里文不成武不就,我还能考科举呢,父亲偏要让我去当差,这是耽误我的前程!”

        “你念书那么差还考科举,容莫哥都比你强,对了,容莫哥哥跟七王叔下了军令状,来年会试能考上进士,就能娶小妞姐姐过门,他现在卯足了劲儿念书,你看你,你再不努力,你们家三个兄弟,你就是最没出息的一个了。”

        “那也不能让我去当兵啊。”容倾根本吃不了苦:“多累啊。”

        “那要不这样……”丑丑眼睛一转,对着容倾笑眯眯的:“我跟我爹说,让你进镇格门实练?镇格门不用练兵,不累的,就跟着办办案子,巡巡逻,很容易的。”

        “呸。”容倾瞪着丑丑:“坏丫头又诓我,你当我不知道,镇格门就是阎王殿,进去了就出不来,你以为谁都是你大哥那样,年纪不大,能力不小,我没那个本事,你别想坑我。”

        丑丑耸耸肩:“那随便你,我不管你了。”

        容倾又泄了气:“难道我明年真的要入兵营,你说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丑丑摇头:“不知道。”

        容倾杵着下巴,冥思苦想,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眼睛一亮,问道:“你娘诞辰,岳将军回来了吗?”

        岳将军说的是征东海军首将,岳单笙,也就是丑丑的表舅。

        自打容矜東登基后,朝廷便主张开辟远海,接通远贸,说是开通远航,实际上背地里做的,却是打通海域,连通仙燕国魔鬼海的大任务。

        岳单笙被派去东海主管一应事务,在那边已经呆了四年了,期间只回京过一次。

        “没回来。”这件事丑丑一早就知道了,她道:“表舅最快也得过年才能回来,听说爹派人去送帖子时,表舅根本不在东海衙门,他跟船进了深海了。”

        容倾满脸失望:“如果岳将军在就好了。”

        丑丑戳破他的幻想:“表舅也不会帮你的,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想自荐跟表舅去东海实练,别做梦了,七王叔不会同意的,而且你以为去东海是好玩啊,人家很忙的。”

        容倾脑袋都垂下地上了:“那怎么办啊,我不想进京都驻兵营。”

        丑丑不理他了,开始带着几个弟弟妹妹去荡秋千,跳皮绳了。

        玩到申时一刻,丑丑看孩子们都累了,就带他们回屋去吃茶,其中于文敏馨的女儿特别喜欢丑丑,走到哪里都跟着姐姐,丑丑下地她就下地,丑丑上塌她就上榻,丑丑吃萝卜糕她也吃萝卜糕,结果丑丑吃了一整盘萝卜糕,小妹妹吃不完这么多,最后一边咽,一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把丑丑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哄。

        丑丑把小妹妹还给于文姨姨,于文敏馨听到事情始末,笑得腰都直不起了,其他长辈听了也觉得可乐,就柳蔚一个人发愁,丑丑越吃越多,但是不长肉也不长个儿,不会肚子里有虫吧?

        笑笑闹闹的一天过去,晚上送走了宾客,柳蔚躺在床上,跟容棱说要给丑丑驱虫的事,容棱听了觉得她杞人忧天:“丑丑每日卯时起身,晨练一个时辰,晌午前,武枪半个时辰,练剑一个时辰,下午习文课,晚上还要绕府慢跑半个时辰,如此大的运动量,又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也正常。”

        柳蔚听完更发愁了:“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丑丑怎么锻炼这么长时间,你还真想她大了去当兵啊?我跟你说容棱,没有哪个军营收女兵,她一个姑娘家,让她跟群大男人同吃同住,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容棱道:“不过她想练,让她练也无妨,便当强身健体,总归现在还小,大了再看也不迟。”

        柳蔚想着丑丑毕竟才十一岁,心智还不全面,便也不打算纠结,不过她还是决定从明天开始,继续教丑丑医书。

        当大夫可比当兵稳定多了,实在想去军营,当军医也可以,但上阵杀敌,太儿戏了,一不注意可是会掉脑袋的,她当母亲的,可不想成天为女儿的性命担惊受怕。

        丑丑的事告一段落,临到睡觉前,房门却又被人敲响了。

        敲门的是管家明叔,说是有东海军情。

        容棱披了衣服,开门拿信,将信看完后,他眼中露出喜色。

        柳蔚将信拿来一看,看完后也颇为震惊:“真的找到路了?”

        历时七年,耗费大量军力物力,东海远贸军竟真将青云国与仙燕国接通了,虽然现在海域开发仅才过半,但他们已经可以勉强看到仙燕国的海疆版块了。

        接下来就需要青云国先与仙燕国进行两陆接洽,而两陆是否友好共存,就取决于双方官方的态度是否一致。

        这方面,青云国是不需担忧的,青云国绝对没有霸凌意图,没有侵略意图,这是可以肯定的。

        至于仙燕国,柳蔚决定到时候亲自前往洽谈,届时容棱、外祖父自然也得一并前往,外祖父是帝师,是太傅,在仙燕国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他的话,对于仙燕国皇帝,也有着极大的参考性。

        现在岳单笙主持的远贸军只是开了一个头,后续开发修路,还需更长的时间,但无论怎么说,希望就在眼前,若两陆真能接通,到时无论是走亲访友,还是贸易互通,对双方都是极为有利的。

        这封军情信第二日就被容棱送到皇宫,交到了容矜東手上,容矜東雷厉风行,当即委派容棱为代表,携同家小,这就前往东海,助阵远贸军。

        容棱在八月初带着柳蔚、外祖父、外祖母一同离京,小黎还要继续在镇格门实习,纪夏秋参加完柳蔚诞辰后,决定不回定州,留在京都,帮柳蔚照顾丑丑和小黎。

        一家人兵分两路,容棱这边,历时一月,在正庆七年九月,顺利抵达东海,见到了黑了至少三个度的岳单笙。

        同年,也就是正庆七年十一月,众人商议完海航线路后,决定直接乘船,起航仙燕国。

        正庆八年四月,容棱等人抵达仙燕国疆域。

        正庆八年六月,容棱代表青云国朝廷,与仙燕国帝王进行了第一次两陆官方会谈。

        正庆八年十一月,在仙燕国呆了小半年,以容棱为首的青云使节们,返程归乡。

        正庆九年七月,容棱等人抵达青云国东海,随即马不停蹄回京,汇报外访结果。

        正庆十年八月,青云国与仙燕国正式签署“连海条款”,建立两陆和平邦交。

        正庆十三年一月,两陆海域航线修整完毕,第一艘由仙燕国抵达青云国的商船,正式起航。

        由此日起,两块由魔鬼海分割而成的不同大陆,正式意念统一,共同驶向未来商贸友谊发展的康庄大道。

        而现在的容棱,已过不惑之年,柳蔚也快四十了,本来两人都到了可以安享生活的年纪了,但,事情总有意外。

        小黎十九岁从镇格门实练结束,顺利退出官场,统管母亲名下连锁药铺清乐堂,这本是好事,小黎从小喜医,进入药铺,可谓正对专业。

        但小黎不喜欢按部就班的坐诊守铺,他在二十岁那年,见父母安康无虞,竟不管不顾,离开京都,出外游医去了。

        眼下他已二十三岁,不止一年到头回不了家两趟,还一点成家立业的打算都没有,把柳蔚愁得白头发都快出来了。

        小黎离家出走就算了,时年十八的丑丑,竟然也偷跑了,小丫头不爱学医,就爱练武,眼看着父母开始操心她的亲事,想把她嫁出去,她直接留书出走,跑到北山边疆,要去跟蛮人打仗去。

        容棱知道后,吓得赶紧调配兵马,去找她,结果找到的时候,小丫头竟然已经女扮男装进了军营,甚至已经参与过第一次两兵交戎,她还杀了十二个蛮人,被副官从大头新兵升官为了百夫长了,简直光耀门楣。

        容棱和柳蔚收到消息后,头都大了,儿女债,儿女债,生的儿女,果然都是债。

        现在柳蔚搂着在她怀里打瞌睡的珍珠,苦头婆心的跟珍珠唠叨:“你和咕咕可不能再走了,你们再走,那我也要走了。”

        容棱听了,直接道:“不如我告老还乡,跟你一起走?”

        柳蔚:“……”

        正庆十四年五月,容棱致仕归田,带着妻子周游各地,游戏人间。

        (全文终)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