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给她留点空间 作者:一庭芳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11-15
  •     一见他们,祁妙然立即和叶云汐打招呼:“汐姐,好巧,在这里遇见。Δ』

        其实叶云汐和墨念琛出现在这里倒是正常,反倒是祁妙然出现在这里才叫做巧呢。

        大家都已经听说了,如今祁妙然已经出国了,原本当初签的电影也都辞演了,就此退出了娱乐圈,今日在这里遇见叶云汐倒是感觉意外。

        然而仔细一想,叶云汐又觉得其实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若是祁妙然真的和楚小河有过一段情,那么来她这里看看楚小河也是自然的。

        “嗯,是挺巧的,我听说你去国外了呢,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问。

        祁妙然看了墨念琛一眼,笑了笑,和叶云汐解释道:“我听李检查官说要墨先生要将他安葬了,所以特地从国外回来了,准备祭拜祭拜他,顺便也给他叔叔祭拜祭拜。”

        无疑祁妙然是善良的,尽管已经去世的这两个男人活该会有凄惨下场,因为他们曾经丧尽天良,但祁妙然依然会念在过去的情分上安葬时志杰祭拜楚小河,这点,倒是很让叶云汐感觉钦佩。    她瞥着一旁的墓碑,那是祁妙然为时志杰安葬的地方,黑色的大理石上面贴着时志杰的照片,大概照片是从哪个干部证上弄下来的吧,照片上的时志杰梳着大背头,那张伪善的脸上满是笑容,倒是跟

        生前一个模样。

        反正叶云汐是绝对不会去祭拜时志杰的,想当初时志杰把她害得那么惨,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忘了那些事情。

        简单寒暄过后,叶云汐问起了祁妙然最近的近况。    “汐姐,我这半年来都在加拿大呢,虽然拍戏很有意思,但我总觉得我还是应该去圆梦的,所以慎重考虑之后我决定离开娱乐圈到加拿大深造,若是什么时候毕业了,或许还是会重新复出的。”祁妙然

        谈及自己的近况,脸上挂着释然的笑容。

        异国他乡的生活忙碌辛苦,要适应新的环境很难,这些艰辛分散了她许多的精力,让她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纠结过去的伤痛了,所以她现在已经接受了现实,心中的伤痕也在慢慢痊愈。    说起自己的新生活,祁妙然完全不介意多分享分享,因为她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才是正确的,等什么时候心里彻底放下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了,什么时候才能做好准备接受下一段感情,终有一天她会彻

        底走出来的。    得知她过得不错,叶云汐笑道:“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多给我姐打打电话吧?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老是打听你的下落呢,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里了,说是过去跟你感情很不错,惦记你这个朋友,你也

        知道的,她这个人真心的朋友不多,若是你能跟她联系联系我想她会很开心的。”    “好的!”祁妙然立即答应了下来,眨眨眼,有些尴尬道:“其实我一直也都很想她呢,也想联系她,只是我怕小河的事情弄得她对我有什么意见,也就不敢贸然去打扰她了,既然她不在意这件事,还

        愿意跟我做朋友,那我也会联系她的!”

        “嗯,那就好。对了,我刚把小河的骨灰葬下了,我们已经祭拜完了准备离开了,那你忙吧,我们还有事儿,就先走一步了。”

        叶云汐拉着墨念琛要走,准备给祁妙然留些单独的空间。

        既然他们“有事儿”,祁妙然自然不可能拉着他们一直聊的,这就和他们告别。

        墨念琛撑着伞,和叶云汐走远。

        等走出一段距离后,墨念琛才回头望着一片墓碑中祁妙然的孤单身影,问叶云汐:“我们哪有什么事儿要走啊?难得遇见她,两个人多聊聊不好吗?”

        虽然叶云汐和祁妙然的关系说不上多亲密,但好歹也曾经一起合作过,也都跟楚小河相识,所以他觉得她们可以多聊聊的。    叶云汐敏捷回应:“我当然也想多跟她聊聊啊,不过,她和楚小河的关系比较敏感,她这次回来应该是很想好好祭拜一下他的,所以我想还是多给她留点儿时间吧,免得我们在她有什么话想说也不好

        意思。”

        她倒是很为祁妙然着想,觉得祁妙然大概会有很多话想跟楚小河说。

        墨念琛一想也对,完全不纠结了。

        “那刚好我们去新居了,今天金秘书也在家里呢,我让他安排了几个家政把新居好好的打扫了一遍,我们今天就可以搬进去了,刚好晚上留金秘书在家里吃个饭。”

        “嗯,好。”

        叶云汐挽住他的胳膊,巧笑倩兮。

        *

        祁妙然把花束摆在了时志杰的墓前,鞠躬过后,她又来到了楚小河的墓前。

        李检察官没有骗她,现在楚小河是真的下葬了,就葬在时志杰的边上。

        她蹲下来,把花束摆在了墓碑前,和叶云汐他们带来的花束并排放着。

        叶云汐带来的是一束白色马蹄莲,而她带来的,则是一束白百合,莹白的花朵很美,摆在黑色的大理石前格外显眼。

        盯着楚小河小时候的照片看了一会儿,祁妙然忍不住笑了,对着墓碑道:“没想到你小时候也挺帅的,真的。”

        对着墓碑说话,她并不觉得有哪里怪异,上面刻着的是楚小河的名字贴着的是楚小河的照片,她只当这就是他了。    祁妙然蹲得有些累了,她站起身来抬眼望去,发现墨念琛和叶云汐的身影已经隔着无数的墓碑渐行渐远,今天并不是什么祭扫的日子,所以墓园中只有寥寥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巡园,周遭一片宁静,只

        有偶尔传来的风声。

        她终于可以好好的跟楚小河说说话了,不用担心他会不会不耐烦的打断不想听,然而从前憋在心中不能说的话她居然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爱自己了,沉默地站了许久许久,一直凝视着照片上的天真笑脸,她来之前那些盘亘在心中不得不说的话终于百转千回全都彻底释怀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