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第2191章 397 大结局:故事,才刚开始
第2191章 397 大结局:故事,才刚开始 作者:拈花惹笑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12-07
  •     我的名字叫梦千年,不过,从小到大,大家习惯性叫我宝儿。Ωヤ

        我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家族,父皇,母后,皇祖父,皇祖母。

        但其实皇祖父不是我的爷爷,而是我外公,皇祖母是我外婆,不是奶奶。

        关系有点复杂,待我慢慢说来。

        很久很久之前,我皇祖母是梦族的女皇陛下,在我还很小的时候,陛下的宝座落在我娘身上。

        那时候我还叫我娘为母皇,不过,亲爹好像不怎么喜欢父后这个称呼。

        我亲爹脾气不怎么好,很骄傲哒,叫他父后,他一记冷冰冰的眼神就可以将人冻死。

        所以,还是叫亲爹吧。

        后来有一次皇祖母受了很重的伤,住进了诛仙倒。

        我娘,也就是当时的女皇陛下梦七七,从现代救回了师父爹爹和医仙爹爹之后,我们所有人去了诛仙岛寻找皇祖父和皇祖母。

        为了救皇祖母,娘耗尽了毕生功力,但她有神功护体,只是功力散尽了,人倒没什么事。

        从此,亲爹更是把娘当成手心里的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在那之后,娘将皇位传给亲爹,梦族也从此一改惯例,陛下不再只有女子才能当,只要有能力,男女都可以。

        于是,亲爹成了父皇,娘就当起了母后。

        父皇后宫,只有母后一人,父皇的孩子,自然也就只有我和皇弟两个。

        十几年,就这么过来了。

        今天是我十六岁生日,刚刚从混元空间去了一趟现代,从夜澈伯伯那里拿了不少好东西,还去了北冥大总裁那边,要了可可阿姨不少礼物。

        话说回来,这个混元空间,原本是我娘专用的。

        自从小时候,偶尔一次被我误闯之后,就成了我的所有物了。

        闲来无事,还可以带着一家大小,去现代和北冥大总裁一家吃吃喝喝。

        父皇和北冥伯伯总喜欢斗气,下棋下不到三盘,一定会打起来。

        从十几年前开始,到现在,这个坏习惯就没有改过,年纪这么大了,还不如我这个十六岁的小女生成熟,唉!

        我的人生也算是完美了,有这么多这么多疼我爱我的人,还有从小陪我一起长大的沐凡哥哥。

        不过,我其实有一个遗憾,很大很大的遗憾。

        五年前,无殇哥哥走了,他师父也就是我父皇,让他改名楚无殇,去了遥远的楚国。

        那时候楚国国君暴毙,楚国内忧外患,岌岌可危,无殇哥哥就这样带着十万大军,赶了回去。

        以玄王养子的名义,收复了楚国。

        现在,楚无殇是楚国的国君,他在那里当起皇帝来了。

        五年了,我再没有见过他。

        思念,总是如潮水般,每夜每夜几乎将我淹没。

        所以在今晚,我决定行动起来。

        我只是想去看看他,看看他现在,究竟过得怎么样……

        ……

        “宝儿公主不见了!”

        “公主不见了!”

        “公主……”

        后院乱成了一团,宝儿公主留书出走了!

        梦苍云和七七还在后院嗑瓜子,听闻宝儿走了,两个人竟然都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

        “我就说她今晚会走。”七七丢下两掰瓜子壳,无奈。

        女大不中留,果然一满十六岁就跑了。

        “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给她的剑谱和心法口诀不知道拿了没有。”

        不过,她有七七真传的天地镯,好东西一定都带上了,反正拿着不费力。

        “别管她了,看看这期采集回来的鲜花,接下来先做哪一种精油?”

        “这气候做玫瑰的不好,将玫瑰做成花露算了,把薰衣草留下……”

        后院乱成一团,但,有人早就已经远离是非之地了。

        月黑风高的晚上,一道纤细的身影从高墙上跳了下去。

        落地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在枯枝上,脚一滑,啪的一声,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站在高枝上的白衣男子下意识想要下去扶她一把,却被另一个同样一身白衣的男子给阻止了。

        “你护了她十几年,是时候让她吃点苦头了。”

        沐凡回头看着阻止自己下去救人的师父,薄唇间荡开一抹微风拂过的浅笑。

        “下头摔倒的要换了是七七师娘,师父也能忍得住不出手吗?”

        “臭小子,连你师父的玩笑都敢开了。”沐初那张岁月不留痕的绝美俊脸上,一丝淡若的笑拂过。

        看着下头爬起来之后,迅速走远的那道身影,他眼底的笑意,渐渐淡了。

        “她要去找无殇,你真的决定默默守护?”

        “师父这些年过得如何?”沐凡不答反问。

        沐初却没有作答,摆摆手,看着这徒儿如风一般的身形,轻飘飘跟在宝儿的身后,离开。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这话,曾经他如此对旁人说,如今,却落在了自己的徒儿身上。

        默默守护,对他来说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与人生剥离不开了。

        可他们这几个小家伙,却都还年轻。

        宝儿习惯性思念无殇,可谁又知道,这种从小养成的习惯,到底是一份怎么样的情?

        毕竟,年纪这么小的宝儿,根本不懂什么叫爱。

        傻徒儿,还是有机会的,只是,他和自己一样,从不愿意将情感说出口。

        老的一辈,已经成了定局,小的一辈,才刚开始。

        何不放手一搏,看看终究是谁胜谁输?

        晚风掠过,拂起前方两人的身影。

        虽然两人一前一后,中间有很大一段距离,但,那衣袂飘飘,发丝轻舞的模样,分明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绝美画卷。

        前方路如何,不如,留给他们自己慢慢品尝。

        也许,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全文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