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我的爷 作者:大周周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12-08
  •     老爷子轻拍着袁朵朵的后背,缓慢而平和。WwΔW.『ksnhuge『ge.La

        “爷爷这几天一直要想:对于豆豆和芽芽来说,是父爱重要,还是母爱更重要……”

        袁朵朵抬起头,泪眼婆娑的静静聆听着白老爷子的话。

        “如果两者不可兼得,爷爷觉得,还是让豆豆和芽芽跟着你一起生活比较好!”

        “爷爷……”袁朵朵诧异又欣喜的问,“您真想让豆豆和芽芽跟着我一起生活吗?”

        “目前还只是爷爷的一种构思!”

        白老爷子时而认真,时而诙谐,搞得袁朵朵还真弄不清楚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虽然说女儿要富养,但我觉得豆豆和芽芽更需要像你这样坚韧不拔的品质!”

        老爷子的这番话,却让袁朵朵缓缓的低垂下了头。她真心期盼自己能跟女儿们一起生活,但她更希望豆豆和芽芽能过富足的公主生活,不要像她这样活得这么累,这么苦。

        “可白默他……他应该不会放手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吧?”

        “他不放,我们可以抢回来的!”

        听老爷子这意思,他这是要跟自己的亲孙子抢夺亲曾孙女抚养权?

        而且还是帮着袁朵朵这个‘外人’一起抢!

        “爷爷,咱们就别刺激白默了吧……万一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豆豆和芽芽又要招罪了!”

        这也是袁朵朵的心结所在。感觉白默有时候着实的无理取闹。

        用封行朗的话说,就是心智不健全。

        “所以,我们一直在忍耐!忍耐白默时不时偏执和无理取闹!”

        白老爷子的这句总结,有一针见血的意味儿。

        微顿,白老爷子向

        袁朵朵愕住了……

        或许她的内心是想的;但似乎缺少了点胆识。

        又或者正如白老爷子所说的那样,在大是大非面前,袁朵朵已经习惯于迁就白默!

        关键也因为白默十分疼爱豆豆和芽芽!这是袁朵朵能够亲眼看到的。

        ……

        衡量利弊之后,封行朗还是让严邦把临行回东京的宫本文拓给约来了御龙城。

        这次见到宫本文拓,他看向严邦时,眼睛里似乎少了点儿东西。

        换句话说,就是正常了很多!

        这反而不是封行朗愿意看到的。

        据豹头回忆:当时的宫本文拓并没有立刻离开御龙城,又或者跟那帮人有过任何的交集;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严邦将昏迷不醒的封行朗背去了生活区。

        宫本文拓是何等敏锐之人,他不会看不出来严邦对封行朗异常的关心。

        所以宫本在临行离开申城时,连nina都没有告别。似乎也不太想跟gk风投合作共赢了。

        但他却接听了严邦打来的电话。而且应了严邦的邀请,再一次的返回御龙城。

        封行朗让严邦亲自恭候在了御龙城的门口。

        “宫本先生离开申城,也不事先给我打个招呼?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怠慢了宫本先生,又或者是宫本先生在怪罪严某照顾不周呢!”

        这些话,都是封行朗吩咐的。严邦能记个大概并说出来,已经不容易了。

        “严先生客气了!不知道严先生找我有何要事商量?”

        宫本已经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商人口吻。

        “封总要见您。请里面详谈。”

        严邦也没跟宫本文拓啰嗦,便直接将他朝生活区带去。

        “封总有您这样生死之交的挚友……真是好福气!”宫本文拓意味深长的感叹一声。

        “好福气?未必呢!”

        严邦感叹一声,“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只会觉得厌烦!”

        很显然,严邦并没有领悟宫本文拓的意思,但宫本文拓却读懂了严邦跟封行朗之前的密切。

        宫本文拓只是淡淡的浅笑了一下,并没有接过严邦的话。

        封行朗已经恢复了部分的体力。自行走去洗手间解决一下个人卫生还可以,但还不能长时间的行走。还处于别人一推就会倒地的重度乏力阶段。

        恢复得如此巨慢的封行朗,已经暗自把丛刚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早点儿来会死么?

        “宫本先生,有失远迎,实在抱歉。”

        封行朗的身体还是颤巍巍的。伸手过来时,有着明显的疲软乏力。

        “朗,你怎么起来了?”

        看着封行朗一步三晃的,严邦立刻抢上前来,揽住了封行朗的腰际。

        “我的爷,你别又摔着了!”

        封行朗使过来的眼色,严邦直接忽视了。或许在严邦的眼里,没什么要比封行朗的身体更重要。

        宫本文拓只是默默的看着。

        “宫本先生,让您来这一趟,实属抱歉……我儿子被山口组的人给带走了,我真的很担心他的安危。想请宫本先生帮个忙……把我儿子弄出来,要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封行朗没有跟宫本文拓拐弯抹角。便直接开门见山的跟他说明让他此行来的目的。

        “这个,恐怕本人也无能为力!”

        宫本惋叹一声,“十五的确是个很可爱很有个性的孩子!”

        “宫本先生,就当我跟封总一起求您帮这个忙!有什么要求或是费用,我们很愿意出!”严邦跟言。

        “我并不认识山口组的人。”

        “宫本先生要是这么说,那就太谦虚了!”

        严邦索性接过话来,“那天晚上,你吼的那句‘ya!me!ro!’那叫一个有效!宫本选择不会忘记了吧?!”

        宫本的眉宇微微浅蹙,他看了看严邦后,又看向了封行朗。似乎有些难以开口作答。

        “还得谢谢宫本先生上次的鼎力相助!”封行朗缓和着气氛。

        宫本轻蠕了一下唇角,不答反问:“不知道封先生跟山口组的人究竟有什么过节呢?方不方便让本人知道一下?”

        “我跟山口组的人并没有任何的过节。但我儿子的爷爷,跟墨西哥城的一个军混塞雷斯托结了仇。而那个塞雷斯托请了山口组的人来对付河屯,我跟我的儿子都是被牵连的!”

        封行朗直言不讳的告诉了宫本文拓真相。已经不在乎宫本是敌是友,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想把自己送去给塞雷斯托当人质!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