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第2279章 也摔入了万丈悬崖
第2279章 也摔入了万丈悬崖 作者:爱尚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4-17
  •     一道长长的惨呼声划过这片天地,带起那恐怖阴森的气息。Ω Δ

        同时,萧宁枫带着紫若兮彻底地也摔入了万丈悬崖……

        兹--

        后面人猛地杀出一条血路,无数条黑影被打下了悬崖,冲了上来,但是终是晚了一步,周瞳眼睁睁地看着萧宁枫和紫若兮摔下了悬崖。

        “王爷……大小姐……”周瞳里颤抖着唇瓣,俊颜上一片苦楚,这一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一个翻转,血剑上闪动着噬血的芒光,那狠戾的眼瞳是全是阴冷和寒意。

        “杀!一定要替他们报仇!”周瞳血丝泛滥在眼底,手中双剑飞舞,朝着那些地狱门的人凶猛地残杀了过去。

        众狼庭的人也跟着奋力地拼搏着,士气不但不弱,反而像激怒的火焰,顿时席卷了那些地狱门的黑衣脸谱人。

        ……

        半崖下,崖风萧瑟。阵阵碎石滚落在山崖间带起阵阵恐怖的鸣响声。

        在崖壁处伸出来的一处突兀的斜长大树上,先后挂住了两人。正是那萧宁枫和紫若兮。不过就算是这会摔下来,萧宁枫也没有松开紫若兮的手腕,那只手就像是紧紧地连在了对主的手腕上,牢而生根。

        一阵冷风吹过,萧宁枫率先醒了过来,黑天暗夜降了下来,再感觉下,心跳声呼吸声都在,人还没挂。

        片刻,定了定神后,一抹笑微露在唇角。看来真应了那道士的一句话,他萧宁枫就是有那逆天的命,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想到这里,萧宁枫收回望天的眼,看向身边,以及迅速地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

        虽然没死,便也够惊险了,他们竟双双掉在了这突兀的壁沿大树上。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紫若兮!紫若兮!”萧宁枫叫了两声,对方均没有回应,这一刻,他不怀疑她是不是已挂掉了。

        眼神在片刻有些凝固,手快速一把搭上了她的腕部时,那抹搏动声音还在继续,这时,他才缓缓地吁了口气。

        “这小毒蝎八成是摔昏了。”萧宁枫淡淡地言道,看着那树的对面壁沿上有一个缺口,像是一个壁沿山洞,随即一手攀住那牢因的树枝,慢慢运用真气走遍全身,霍地,一手带着紫若兮腾跃而起,稳稳地落在了那山洞的入口处。

        然后,萧宁枫快速地回臂一个直接,将那小女人也接入了怀里,低头看了一眼,她仍然是睡得安祥,丝毫没有惊醒的样子。

        萧宁枫眼停留在她脸上好一会,这会才收住视线,走进那洞里。

        这壁沿山洞总共十来个平方,不算小也不算大。萧宁枫拣了一处干燥的地方,将她放了下来,但是那会突然发现她扎在后肩上的毒镖……

        一片血已经润染了那片衣裳,同时也染红了自己的衣袍。

        “……这小蝎子中镖了!”萧宁枫皱了皱眉头,这会再仔细看她的脸色,才发现她的额头上已布上了层阴云,明显是中毒的征兆。

        萧宁枫眼底掠过一丝暗沉,来不及再想什么,一手立即抚到她的腰际,快速地抽开她的腰封绸带,然后火速地连着外衣亵衣一同拉开,一片白皙晶莹的美肩露了出来,同时那里面穿着的火红色也隐隐约约地露了出来。

        萧宁枫吸了口气,刻意地忽略掉那里面的风光,迅速地继续拉开她衣裳,直到看到那露出的镖伤部分。

        被刺中的部分都已经开始发黑了。

        “不行,得立即给她拔镖!”萧宁枫支起大腿,让她的身体伏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按住她的肩,另一手握住那支镖,眼一狠,手一用劲,起!

        “啊……”一声惨叫伴随而来,紫若兮疼痛得额际冒汗,全身颤抖了起来,此时就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个劲地绻缩着小身子,像只被烧熟的蛇只想要将身体弓成一个球形。

        “哦哦,别怕别怕,不疼的,不疼的!”萧宁枫顺口而出的哄溺着,一手是快速地将这只受惊的小毒蝎抱在了怀里,一手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的情绪。

        紫若兮眼朦朦胧胧地睁了开来,感觉是被人搂在了怀里,立即想要动一下,可是这一动立即牵扯到肩后的镖伤,她再次疼得身一紧,瑟缩得更加厉害。

        “不疼的,别怕别怕,哥哥在这里,哥哥在这里,别怕别怕……”萧宁枫仍是哄着,这一刻眼底现出一片柔华色彩,说不清的情愫竟在这一会莫名其妙地涌了上来。

        这是何时便有的感觉……却已记不清楚了。

        一阵阵温暖的话语充溢在耳畔,让紫若兮也渐渐地心安了下来,模糊的视线再次闭了起来,直觉那肩上的隐痛又加了数分。

        萧宁枫看着她的状态,根本就不清醒,心底也微有些焦急。看着她后肩上的镖伤,染黑了皮肤一片,很显然这毒已深入,若是不挖了这皮肤,只怕无法根除。

        但是,他很担心,如果现在挖了她的肉,她会不会疼死啊!那还不如……不如……

        萧宁枫在心底运了一口气,力量盘在丹田,眼一紧,朝着她那裸背上的伤处狠狠吸了下去……

        萧宁枫一面不停吸,一面吐出毒汁,再换一口气,再吸,再吐毒汗,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这样下来,都不知疲惫不知那股毒已侵入了自己的身体里了。

        时间匆匆地在空间中划过,带起点点紧张又窒息的感觉,可是,竟丝毫没有那诱惑的味道。他想的,仅仅只是如何替她解毒,除此之外再无其它,甚至那心底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感觉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好久,直到萧宁枫觉得自己的脑子也变得重了起来,双眼呈现出一种双影感,他才稍稍停了下。

        萧宁枫眼一顿,视距下还是一片双影,不由得左右摆了摆头,再凝神,这才稍稍好一点,看着她那片肩伤,那润染处的皮肤渐渐已由黑转淡……

        萧宁枫笑了,小家伙终于活过来了,此时就差不多可以收手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